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3章 讲义气的钟胖子!
    “你们留在车里!”

    陆鸣也是心有所感,沉声说完,跟着跳了下去,然后将车门拉上。

    抬眼望去,前方十米处停着两辆面包车和一辆黑色轿车,都没有牌照,十多个手持砍刀的黑衣蒙面人正朝他这边慢慢走来。

    而这里十分偏僻,道路两旁都是厂房,除了昏黄的路灯,一片漆黑,正是杀人行凶的绝佳之地。

    查探完周遭情况,陆鸣凤目一凝,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啊,就是不知道是冲着他来,还是钟萧。

    冷峻老者没想到他会跟着出来,看了他一眼便将目光投向气势汹汹走来的十多名黑衣蒙面人,沙哑道:“我们初来乍到,不知得罪了哪路朋友,还请出来见一面吧!”

    随着话音传出,一股绝强的气势从冷峻老者身上散出,令那十多个黑衣蒙面人瞳孔骤然一缩。

    感受到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雄浑气势,陆鸣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冷峻老者,至少是化劲大成武者!

    也就在这时,一个同样身着黑衣,头戴面具的男子从黑色轿车上下来,陡然散发出不属于冷峻老者的气势,让一众手下轻松不少,这才淡漠道:“你是何人?”

    冷峻老者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旋即微微拱手,道:“沪市钟家,祁连山!”

    头戴面具的男子也是拱了拱手,沉声道:“我们今日是来找他,不想与你们钟家为敌,你们可以离开!”

    语毕,头戴面具的男子指向陆鸣。

    祁连山原本以为这群黑衣人是钟家敌对势力派来的,万万没想到他们是来找身边这个青年的麻烦,微有些惊讶。

    这时陆鸣冷冷一笑:“呵呵,你们李家的人难道都这么喜欢藏头露尾,连面都不敢露?”

    “无论你怎么牙尖嘴利,今夜都必死无疑!”面具男子冷酷喝道。

    虽然对方没有承认什么,但陆鸣岂能猜不到他们就是李家派来的杀手。

    没再理会他,陆鸣转头对祁连山说道:“祁老,您先带钟萧他们离开吧,他们是来杀我的,跟你们没关系!”

    瞧见如此境地这个年轻人仍旧一脸平静,还让自己这个高手离开,祁连山很是欣赏,不过欣赏归欣赏,他的职责是保护钟萧,一旦他插手这件事,那么钟萧的安全就没了保障,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那个人是化劲大师,至少化劲大成修为,你多小心!”

    祁连山犹豫几秒,最终还是决定不插手,提醒完,转身走向加长林肯。

    对于祁连山的选择,陆鸣并没感到奇怪,他和自己无亲无故,不帮自己是应该的,而且陆鸣也不需要别人帮忙。

    不过祁连山还没走进车,一个胖乎乎的身影从车里冲了下来,大声喝道:“陆鸣是我钟大少的朋友,我看谁敢动他!”

    不是钟萧还能是谁!

    见状祁连山喝道:“给我回去!”

    “你是我的保镖,你得听我的,懂?”钟萧鄙夷说完,走到陆鸣身边看向对面的一群黑衣人,虽然心里有点害怕,但还是抻着脖子喊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乃沪市钟家的大少爷,沪市钟家知道吗?算了,谅你们这些土包子也不知道,本少爷这么跟你们说吧,如果你敢动我朋友一下,我不但让你们全都人间蒸发,还会让你们背后的人也完蛋,别以为本少爷在吓唬你们,我说到做到。现在你们就一个选择,趁我生气之前赶紧给我滚蛋,否则,哼,后果已经说了!”

    狗腿子黎虎也走了过来,一脸紧张地附和道:“没听见钟少的话嘛,还不跟我滚蛋,要不然钟少分分钟搞死你们!”

    陆鸣是真没想到钟萧会站出来帮他,会这么讲义气,心里甚是感动,但李家既然敢在这里设埋伏,肯定下定了必杀他的决心,做了万全的准备,也就是说处境十分凶险,而钟萧和黎虎根本就是普通人,除了拖他后腿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如果光凭钟萧几句话就能吓退这帮杀手,那么他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钟胖子,你这个朋友,我陆鸣交了,但他们不会放过我的,你们还是跟着祁老离开吧!”陆鸣感激道。

    这回祁连山倒是没有劝说什么,看向钟萧的目光终于多了一丝欣慰。

    果不其然,那个面具男冷声道:“小胖子,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如果你们要插手这件事,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应该是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才对,趁早滚蛋,否则你们就会跟陆鸣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哎呦喂,还从来没人敢这么跟本少说话,你是独一份,很好,本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弄死我!”钟萧当即不乐意了,挥手道:“保镖老头,到你大显神威的时候了,给我干死他们!”

    瞧见钟萧颐指气使的模样,祁连山眼中的那抹欣慰顿时消散。

    要不是受老爷所托,要不是钟萧是钟家的独子,祁连山早就弄死他了。

    堂堂化劲大师,谁敢如此呵斥?

    陆鸣算是看出来了,钟萧这货就是平时嘚瑟惯了,根本不知道现在什么处境,只好对祁连山说道:“祁老,带他们走!”

    钟萧霸气道:“陆兄弟,别害怕,有我在,他们不敢真上!”

    他们不是不敢,是真敢上包括你!

    陆鸣内心苦笑,他是真不想连累钟胖子,随即闪电般出手。

    啪啪两记手刀,钟萧和黎虎便软绵绵倒了下去。

    “送他们走!”

    陆鸣将昏迷过去的钟萧二人交给祁连山,严肃道。

    这时白笑笑从车里伸出头,焦急喊道:“陆鸣,我已经告诉我爸了,他正派人过来,你不会有事的!”

    听见她这么一喊,陆鸣暗道坏了。

    果然,面具男闻言猛地一挥手,喝道:“给我上!”

    “快走!”

    陆鸣急声吼完,身影骤然窜出,直奔袭来的那群黑衣人杀去。

    祁连山阅历深厚,自然知道那个女娃这么一嚷,那群人恐怕连自己等人也不会放过了,不敢怠慢,一手夹着一人,猛地窜进车里,对司机喝道:“冲出去!”

    “你要干什么,你怎么能撇下陆鸣一个人,我不走,你让我下去!”白笑笑气愤喊道。

    祁连山哪里会给她胡闹的机会,手掌刹那切在白笑笑的勃颈处,直接把她弄昏。

    随着轿车加速倒退,祁连山望向冲进人群中的陆鸣,凝重喃喃道:“不死,既为人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