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2章 离开酒店!
    当李元亮走过来的时候,陆鸣就做好了应付李元亮发难的准备,但他没想到李元亮就这么走了,这就让他有点看不懂了。

    “既然他不是想找茬,那他过来干什么?”

    望着李元亮离去的背影,陆鸣很是不解,不过也没有太在意,区区一个李家的小辈,就算是隆城四少之一又如何,如果真惹了他,照揍不误。

    这时白笑笑在一旁好奇问道:“你跟李元亮有过节?”

    陆鸣敷衍道:“算是吧!”

    白笑笑认真提醒道:“那你可得小心些,李元亮这个人很阴狠,也很记仇,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而且他是李家这一代的第一人,李家十分看重他,你得罪了他,如果他阴你,就算是陈毅大哥,也不一定保得了你!”

    陆鸣诧异地看向她,打趣道:“有进步嘛,知道关心人了!”

    瞧见他还有闲心开玩笑,白笑笑不由剜了他一眼,“我跟你说真的呢,你能不能认真点!”

    陆鸣不在意地笑道:“知道啦!”

    “不理你了!”白笑笑俏脸一黑,气呼呼地离开了。

    陆鸣没想到这妞刚才死赖着不走,现在却走了,苦笑着摇了摇头,旋即又看了李元亮一眼,双眸微眯,若有所思。

    过了片刻,意料之中的人走了过来,正是一脸斯文的闫不语。

    “陆兄,多次听二叔说起你,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小弟闫不语,敬你一杯!”闫不语举起酒杯,儒雅一笑。

    “我也听闫守宽说起你们闫家出了一个俊杰,不得不说,你可比闫守宽帅多了!”打量了一眼这位闫家后起之秀,陆鸣举杯,笑着回道。

    碰杯,简单寒暄了几句,闫不语便没再久留,不过离开前提醒了一句:“小心李元亮!”

    陆鸣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闫不语看似好心,但他总觉得闫不语这个人有些不对劲,这是一种直觉,具体哪里不对劲说不上来。

    他知道闫不语是闫守宽的大哥,也就是闫家代理家主闫守道的儿子,回想起闫守宽对闫守道的评价,再联想到闫不语……

    “这对父子还真挺像啊!”

    陆鸣隐隐有了猜测。

    这时,他似感觉到了什么,看见那个像铁塔似的壮汉举着酒杯朝自己咧嘴笑,他也是笑着举杯示意。

    相比隆城四少的其余两位,陆鸣倒是看风南笙挺顺眼的。

    又过了片刻,陈毅和叶青岚跟一些朋友寒暄一遍,方才走到陆鸣那里坐下,紧跟着钟萧也凑了过来。

    钟萧想要邀请陈毅和叶青岚晚上一起聚聚,但这场活动的后续还需要处理,陈毅就推脱了,反正舞会也接近尾声,陆鸣就和钟萧提前离开了这里。

    望着陆鸣和那个沪市来的小胖子一起离开,李元亮微微蹙眉,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和身边的朋友把酒言欢,笑得很开心。

    陆鸣和钟萧二人刚刚走出宴会大厅,一道人影就追了出来,不是白笑笑还能是谁。

    白笑笑很直白地说道:“你们去哪,我跟你们一起!”

    陆鸣无语了,“拜托,你能不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粘着我吗?”

    陆鸣坚定道:“我就要跟着你,就要!”

    看了两人一眼,钟萧咧嘴一笑,连白大小姐都死缠着陆鸣,陆鸣这魅力,真是越来越像自己了!

    “陆兄弟,既然白小姐这么想和你在一起,那就一起吧!”钟萧朝陆鸣眨了眨眼。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陆鸣只好答应下来,然后和白笑笑一起坐进了钟萧的加长版林肯轿车。

    不过刚一进去,陆鸣便看到有一位穿着布衣,面容冷峻的老者闭目坐在车里,微微发愣。

    钟萧见状解释道:“你们不用管他,这老头是我老爹硬塞给我的保镖,你们当他不存在就行!”

    听钟萧的语气似乎对这位老者有些不爽,陆鸣暗暗咋舌,这老头可是货真价实的化劲武者,而且给他的危险感觉跟顾老不相上下,必定是化劲大师中的高手,钟萧居然还嫌弃,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陆鸣也从这方面知道钟家比他想象得还要厉害,同时他也明白了陈毅为什么让他结交钟萧的原因。

    钟家,相当不简单!

    那位冷峻老者缓缓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坐进来的陆鸣和白笑笑,视线在陆鸣身上停留了几秒,这才重新闭上眼,假寐了。

    看见老头当着自己的客人还是一副拽拽的样子,钟萧就一肚子怨气,发起牢骚道:“整天像个木头似的不言不语,我就纳闷了,我老爹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派个老头保护我,就他这小身板,我看是我保护他才对。”

    一个化劲大师居然被钟萧当面这么损,陆鸣神色古怪,悄悄瞅了眼冷峻老者,见他只是脸皮抽动了下,并没有说什么,不由佩服钟萧的勇气,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瞧见钟萧还有说什么过份的话,陆鸣真怕那位老者忍不住发飙,急忙岔开话题问道:“钟兄,咱们去哪?”

    钟萧得意回道:“你别看我刚来隆城没多久,但早就把隆城的好地方摸遍了,今儿本少爷就领你去个好地方,保证你没去过!”

    一边说着,钟萧还一边大有深意地笑了笑。

    陆鸣还真就看懂了这货笑得意思,看了眼身旁不明所以的白笑笑,苦笑道:“不好吧?”

    白笑笑不解道:“你看我干嘛?”

    陆鸣无语道:“瞅你好看!”

    钟萧悄悄向陆鸣使了个眼色,“放心,我懂!”

    “……”

    陆鸣真想回他一句:你懂个毛。

    紧接着,钟萧开启了装逼模式,吐沫横飞地说着他在沪市怎么怎么厉害,再加上有黎虎这个狗腿子在旁附和,这一路真就一点都不无聊。

    不过半小时后,车突然停了下来,而且还停了能有好几分钟。

    “怎么停了?到地方了?”黎虎拍了拍车窗,不耐烦地问司机。

    “不是,是前面有车挡着!”

    “那你还不叫前面的车挪开,敢耽误钟少的时间,你活腻歪了?”黎虎喊道。

    “不……不是,我感觉前面几辆车是故意拦住咱们的,有人,朝……朝咱们走过来了!”司机说话的语气有些抖了。

    也就在这时,一直假寐的冷峻老者陡然睁开双眼,嗓音干涩地说了句“有危险,留在车里”,便拉开车门,闪身跳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