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8章 毒舌陆鸣上线,前方高能!
    此时出现在陆鸣身前的人,是一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美女,白笑笑。

    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不过第一次见面彼此都没留下什么好印象,陆鸣很好奇她为什么过来。

    但他没有率先开口,而是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穿着华美礼服,身姿高挑,臀围挺翘,就是胸部有点不太惊人的白笑笑。

    瞧见陆鸣肆无忌惮的目光,白笑笑本能的心生厌恶,她真有些后悔过来找这个混蛋了,其实直到现在她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

    白笑笑忍不住撇嘴道:“臭流氓,大美女站在你面前,难道不邀请我坐下吗?”

    陆鸣感觉好笑,这个刁蛮女还是一如既往的刁蛮、自傲啊!

    “咱们不是朋友,你又叫我臭流氓,你觉得我还会邀请你坐在我身边吗?而且我咋没瞅出你是什么大美女?貌似在我的印象里,你只是一个不顾他人死活、刁蛮任性、仗势欺人的富家女而已!”陆鸣讥笑一声,语气相当的不客气。

    他也不想客气,对这种一身公主病的女人,他一点兴趣也没有,除了避而远之,就只能冷眼相向了。

    白笑笑顿时气急,没想到这个混蛋说话还是那么尖酸刻薄,一点男士风度都没有,真想将杯中的软饮泼他一脸,然后潇洒而去,不过转瞬间,她压下暴走的冲动,一屁股坐了下来,傲娇道:“我就不顾他人死活,我就刁蛮任性、仗势欺人,怎么了?你管我?”

    这妞脑袋有病吧?

    我都这么说了,你还舔着脸不走,难道你非自找不痛快吗?

    陆鸣惊愕地看着她,真心被她的态度折服了。

    他还真没见过这么让他讨厌、佩服的奇葩女!

    “你是死是活,我真管不着,但如果你危害社会,让我见到了,呵呵,上次的教训你应该记得吧?”陆鸣旧事重提,冷声反击道。

    听见他提起那天的事情,白笑笑就杀气腾腾地看向陆鸣,俏脸羞怒不已。

    那几天屁股不敢沾地的痛苦她毕生难忘,现在都觉得翘臀火辣辣的。

    “我没没找你算账呢,你竟然还敢威胁我,我长这么大都没那么丢过人,也没被人那么欺负过,除了你!”白笑笑恼怒道。

    “那我应该感到荣幸了?”陆鸣嘴角一扬,笑看向她。

    “你……你无耻、下流、卑鄙!”白笑笑气得骂道。

    “原形毕露了吧,还说自己是大美女,活脱脱的一个只会骂街的泼妇!”陆鸣鄙夷道:“活该被我砸车、打屁屁!”

    瞧见她还要发飙,陆鸣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话不投机半句多,你要没事赶快离开,我看见你就手痒痒,要是我忍不住干点什么,你可别后悔!”

    虽然心里对陆鸣恨得不要不要的,但白笑笑就是赖着不走。

    她性格就是这样,你越不让她干什么,她偏要干什么,可以说是任性,但更准确地说是叛逆。

    白笑笑似想到了什么,怒气尽消,笑吟吟地说道:“我听我爸说你拍下了我爸的宝贝,还要跟我爸合作。”

    陆鸣早就猜到这刁蛮女跟白步生可能是父女关系,果然不出所料。

    他拿起一块精致甜点,一边吃着,一边欣赏别人跳舞,压根就没搭理白笑笑的意思。

    见状,白笑笑不气反笑,道:“你是不是很需要那种灵液?我可以帮你弄到。”

    陆鸣心头一震,但面色不显,依旧没有回话,他可不认为这个刁蛮女会那么好心,尤其是在刚刚喷完她的情况下。

    “咳,原本我还想帮帮你,既然你不感兴趣,那就算了!”白笑笑佯装可惜地说完,就要站起来离开。

    这回陆鸣坐不住了,他是真需要火灵液。

    “我确实对那种灵液挺感兴趣的,但你会那么好心?”陆鸣一脸不信地说道。

    “我确实不安好心,也确实能帮你弄到!”白笑笑看了看自己新弄的美甲。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看见她做作的姿态,陆鸣翻了个白眼,直接问道。

    “你求我啊!”白笑笑傲娇道。

    “我求你!”陆鸣看了她一眼,不假思索地回道。

    白笑笑美目大睁,不敢相信陆鸣想都不想就说出口了,这跟她想象的情节完全不一样啊!

    她原本以为以陆鸣的性格,肯定会挣扎一番,肯定不会那么轻易服软呢!

    真是有点触不及防啊!

    也太没成就感了!

    这时陆鸣轻笑道:“你的条件我已经满足你了,我这人最终诺言,如果你弄不到那种灵液给我,那就真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笑笑反应过来,连忙瞪眼道:“我还没说完呢,而且你求人就这么求啊,有点诚意好吗?刚才的不算,你重求!”

    陆鸣就知道这妞会反悔,戏虐道:“那你想怎么求?”

    白笑笑想了想,回道:“起码得先忏悔上次的事情,然后单膝跪地,心甘情愿地请求我的原谅,最后再说些我爱听的话,那样才行!”

    陆鸣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陡然发现这妞真是脑袋秀逗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异想天开。

    “我承认我之前错看你了!”

    听见陆鸣这么说,白笑笑得意一笑,就在她以为陆鸣真会按她设想的说时,陆鸣接下来的话顿时让她笑容一僵,火冒三丈。

    “你不是刁蛮任性,你是白痴,货真价实的白痴女!”

    陆鸣嗤之以鼻地损哒道:“还让我单膝跪地,还让我请求你的原谅,你以为你是谁?我真纳闷白步生那么精明的人,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傻瓜蛋,明明自己做错了事情,不但不知道悔改,还反过头来让别人给你道歉,你真以为全世界都得围着你转啊,你以为你是太阳啊?我看你就是一根杂草,等着被人践踏!”

    “你……你竟敢这么说我?”白笑笑眼眶顿时红了,还从没有人用这么恶毒的话说过她。

    “我说你怎么了?你还不能说了?你以为你是金子,人人都爱啊?我告诉你,要不是你有个好爹,有个好出身,就凭你这种性格,不出三天,要么被人玩死,要么被人骂死,要么就是饿死,而且就算你死了,也没有任何人会在乎你……”

    陆鸣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口,因为白笑笑已经嚎啕大哭起来了。

    不过陆鸣一点也没觉得难受,这种女人,就是欠骂,而且除了把她骂醒,没别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