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0章 勾人的妖精!
    “嫂子,你是哪里人啊?”

    叶青岚接受了自己的礼物,陆鸣很高兴,坐下来后就很自来熟地问道。

    他性格就是这样,跟亲近的人或认可的人聊天就喜欢开开玩笑,嘻嘻哈哈,跟外人就不会。

    叶青岚能够感受到他的亲近之意,如实回道:“我是沪市人!”

    陆鸣哈哈一笑:“我就说嘛,也就像沪市这种大城市才能养出嫂子这么美的姑娘!”

    陈毅倒是有些意外叶青岚的坦诚。

    作为叶青岚的男朋友,陈毅很了解她的性子,知道她不是那种第一次见面就会说出自己**的人,可见她对自己的这个小兄弟很满意,其实这也是陈毅愿意看到的结果。

    “小陆,你这夸赞的次数有点多啊,我都有点危机感了!”陈毅佯装担心地说道。

    “你是该有危机感,谁让嫂子长得那么美,气质那么好!”陆鸣知道陈毅是在开玩笑,顺着调侃道。

    “也是,这么美的一朵鲜花,看来我这坨牛粪也得努努力了,争取早日将这朵鲜花彻底插在我这坨牛粪上!”陈毅握住叶青岚的洁白玉手,一脸深情地说道。

    叶青岚脸颊微红,任由陈毅握着自己的手,内心说不出的甜蜜。

    瞧见这俩人在自己面前眉目传情,大秀恩爱,陆鸣十分羡慕,同时也替陈毅感到开心,能找到真爱,在如今这个社会,真的很难,希望他俩能一直幸福下去。

    他想起了远在白山村的香嫂子,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可是不由得,冷雪的冷艳面孔和颜紫衣的甜美容颜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你已经有了香嫂子,怎么还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

    陆鸣急忙将自己的那点歪心思抛掉。

    就在这时,陈毅似随意地问道:“小陆,你今天拍下的那瓶液体,究竟是什么啊?”

    陆鸣早就猜到陈毅会问起这茬,但又不想撒谎,只能尴尬回道:“那是灵液,至于灵液是什么,你就甭问了,你只要知道它对我有大用就好了,算是我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吧!”

    见他这么说,陈毅和叶青岚彼此看了一眼,随后提醒道:“小陆,白步生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你跟他接触,得多留个心眼!”

    以陈毅的头脑能猜到白步生会与自己联系,陆鸣并没感到意外,认真地点了点头。

    又闲聊了几句,眼瞅着快八点了,陈毅就和叶青岚一起离开了房间,陆鸣没有跟他们一起,晚了几分钟,才从正门进去。

    宴会大厅灯光很昏暗,但却很霓虹,劲爆的乐曲充斥其间,年轻男女们在会场中央随着音乐尽情嗨着,跟下午的拍卖会气氛大相径庭,完全像走进了一家夜店或者迪厅,荷尔蒙弥漫,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与活力,这才是年轻人的天堂!

    就连陆鸣这个从没真正来过这种环境的人都热血上涌,当然,还有肾上腺素。

    但很可惜,他不会跳舞,也没什么认识人,只能走到一处角落座下,一脸羡慕地看着他们尽情摇摆,释放躁动的青春。

    不过没过一会儿,正当他好奇陈毅怎么还不现身时,一股幽香扑面而来。

    “小帅哥,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

    陆鸣偏过头,便看见一个穿着紫色低胸长裙,身材极其劲爆,脸蛋也是漂亮极了的美女坐在自己身边,着实又被惊艳到了。

    场合是不一样,这才多久,就遇到两个堪称女神级的美女,真特么养眼啊!

    而且这位可跟叶青岚不同,先不说叶青岚名花有主,就说气质,就跟叶青岚成两个极端。

    叶青岚是仙儿,这位则是媚儿,那一瞥一笑,简直能把人媚到骨头都酥了,再加上她胸前壮观的事业线,陆鸣真有一种要流鼻血的冲动。

    这活脱脱一个勾人的妖精啊!

    “你……你在跟我说话?”陆鸣喉咙不自觉地动了动,说话都有点磕巴了。

    不是他不争气,实在是对手太强大!

    美女妩媚一笑,“咯咯,这里就咱们两个,我不跟你说话,难道跟鬼啊?”

    陆鸣此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句多么傻逼的话,强行压下心中的躁动,故作淡定地回道:“我不会跳舞,也不适应这种场合,就只能坐在这里了!”

    “看出来了!”美女说完,端起一杯香槟,一边喝着,一边望向舞池,没有继续跟陆鸣说话的意思了。

    陆鸣在心里念了好几遍清心咒,终于降服了躁动不安的小兄弟,旋即也抿了一口香槟,佯装随意地问道:“那你为什么坐在这儿?你应该很喜欢这种氛围吧?”

    “我为什么要喜欢?就因为我身材太好,长相美艳?”美女随口回了一句。

    听见她这么说,陆鸣差点没把入口的香槟喷出来。

    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这也太自恋了吧!

    虽然她说得是事实……

    陆鸣还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美女好似看出了他的窘迫一样,指着在舞池里扭动身体的那些富家小姐公子,嗤笑道:“一群乳臭未干,仗着父辈的荫泽,只知道玩乐的小屁孩,借着酒精的刺激占便宜,寻求慰藉,而那些小明星则为了各种目的心甘情愿被人占便宜,这种肮脏不堪的场合,呵呵,你会喜欢吗?”

    陆鸣没想到让自己艳羡的生活方式竟然在她眼里那么不堪,内心有些无语,说的像她多老似的,而且既然这种场合这么肮脏,那你怎么还来了?

    不过这种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陆鸣随即说道:“人家有玩乐的资本,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说的那样!”

    美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还会为那群纨绔子弟说话。

    似想到了什么,美女指了指另外几处比较暗的地方,红唇轻启,道:“你说的那些人都在那里,那边是以李家李元亮为首的小团体,那边是以闫家闫不语为首的,那边则是以风家风南笙为首的,这些人,还算是隆城比较上进的公子哥们,不过也就那么回事,在吉省可能还行,但放眼全国……”

    虽没说完,但意思不言而喻,而且陆鸣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浓浓的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