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8章 火灵液!
    林少商和闫守宽不知道陆鸣和白步生说了什么,他俩只看到白步生既高兴,但又一脸肉疼地离开了。

    陆鸣回来后,他俩也没有多问,他俩清楚陆鸣的性格,如果他想说,他会主动告诉。

    看见他俩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陆鸣便猜到他俩想问什么,但说实话,他还真就没法如实告诉他俩,只能委婉地说那瓶灵液对别人一文不值,对他却十分有用。

    晚上的慈善拍卖会,也就是慈善舞会,林少商和闫守宽是不准备参加的,那是年轻一代的聚会,他俩都是年到中旬的人,没兴趣也没时间参加。

    但现在才四点多,而慈善舞会定在八点,陆鸣只能朝老八要钥匙,到离美莱酒店比较近的老八家呆几个小时了!

    而林少商和闫守宽则直接离开,忙各自手头上的事情去了。

    来到老八的住处,陆鸣便随便找个理由将保姆支走,这才急不可耐地拿出那瓶灵液。

    看着手中鲜红如血,足有一升的灵液,陆鸣脸上难掩激动之色。

    他告诉白步生那是灵液,没错,但不够准确,其实这瓶灵液是火灵液,是火灵根修士修炼的最佳灵液。

    灵根分很多种,但在,最主要的灵根为五行灵根:金、木、水、火、土,像异变灵根:风、雷、冰等极为稀少,一百万个修士当中能有一个异变灵根就不错了,这也是为什么异灵根修士那么抢手的原因之一。

    相对应的,修士修炼用的灵石,其实也有不同,只不过绝大多数灵石都是纯净的,或者说是混杂的,什么灵气都包含,然而就有一些灵石,由于环境不同,所含灵气的成分就偏向于某一种灵气,故而不同。

    譬如风灵气浓郁之地的灵石,所含风灵气的成分偏多,生长到一定程度,就会形成风灵石。

    譬如冰天雪地的环境,就有可能形成水灵石,或者冰灵石。

    譬如火山口这样火灵气充沛的地方……

    而他拍到的这瓶火灵液,就是在火灵气充沛之地形成的火灵石液化而成。

    而他正好是火灵根修士,还是灵石匮乏的穷修士,面对如此诱人的宝物,他岂能放过,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他都要把它拿到手。

    用灵气将水晶瓶包裹住,陆鸣小心翼翼地拧开盖子。

    下一瞬,一股浓郁之极的灵气扑面而来,让他双眼大睁,差点喜极而泣。

    居然是高阶灵气,居然是高阶!

    当初那个女明星将瓶盖打开的时候,陆鸣就觉察到灵液的品阶不低,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高阶灵液。

    灵气一旦固化,就很难再液化,除非是在灵气浓郁之地,固化的灵石本就没彻底定型才有可能,这也就是说发现这瓶火灵液的地方,绝对是在一条火灵液充沛的灵脉上,而且还是灵脉的核心之处。

    一想到白步生要他帮的忙,陆鸣就恨不得现在就去帮白步生的忙,这特么太诱惑人了!

    这一瓶火灵液,对他来说,足以顶得上上百枚高阶普通灵石了,如果得到更多,那么筑基境,指日可待!

    压下激动的心情,陆鸣直接将一瓶火灵液倒入口中。

    现在可不是心疼的时候,多提升一分实力,就多一分保障。

    如果让白步生知道他竟然用嘴吞食那瓶灵液,绝对会震惊莫名,那可是连钢铁都能轻易融化的液体啊!

    但陆鸣丝毫没觉得烫,反而感觉十分舒服,前所未有的舒服。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灵液修炼,而且还是更为珍稀的火灵液,只一瞬间,他便感觉修为精进了一丝。

    不再去想那些,陆鸣双眸紧闭,认真修炼起来。

    然而就在他修炼之时,外界却因为他动荡莫名。

    隆城季家!

    啪!

    刚走进客厅,季兰华甩手给了邱玉芬一巴掌,脸色阴沉得快挤出水来。

    邱玉芬一下子被打懵了,她捂着通红的脸颊,目瞪口呆地看着丈夫,不可置信地喊道:“你……你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臭娘们!”季兰华怒声吼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是我季兰华的女人,你是季家的家母,你瞅瞅你今天干了什么,你自己丢脸不要紧,但你特么丢的是我季兰华的脸,是我季家的脸,你知、不、知、道?”

    看着季兰华动手打邱玉芬,站在一旁的福伯丝毫没有劝的意思,某种更是有遗憾之色一闪而逝。

    当年季兰华执意要娶邱玉芬,福伯就是持反对意见的,他不明白,季兰华为什么要娶这个看上去端庄大方其实心眼极小,而且很有心计的女人,现在好了,原形毕露,直接把季家的脸丢尽了。

    但邱玉芬直到现在也没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红着眼眶嚷道:“我丢季家什么人了,都是那个小畜生,他不但拐走了咱们的女儿,还三番两次大闹咱们家,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不去教训他,反而打我,凭什么?”

    瞧见它仍旧执迷不悟,季兰华懒得跟她解释什么,喝了一句“把她关在家,哪都不许去”,便冷着脸上楼了。

    隆城李家!

    听完儿子李旭仁的述说,李振天面色平静,淡声问道:“你觉得该怎么办?”

    “杀了他,不惜代价杀了他,越早动手越好!”李旭仁双眼一狠,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今晚他会参加慈善舞会,就是动手的好时候!”

    李振天思忖片刻,眸中也是浮现一抹杀机,“你去安排吧,家里的力量,随便你调遣!”

    李旭仁一惊,“那武老?”

    李振天摇了摇头,“他远游了,不过薛河和雷洪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李旭仁大喜,“有薛大师和雷大师相助,今晚我定当让陆鸣人头落地!”

    李振天叮嘱道:“切不可大意,如果见事情不对,立马撤回来,咱们有都是时间陪他慢慢玩,老三和老五已经没了,余淮也不知失踪,咱们李家不能再有损失了!”

    说到最后,李振天的语气难掩悲痛。

    李旭仁一抱拳,“爹,你放心,儿子明白!”

    与此同时,另外几大家族,乃至其它家族和势力,皆是因陆鸣而热议。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