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4章 慈善拍卖会 六 !
    瞧见陆鸣突然站了起来,闫守宽并没有感到奇怪,年轻人嘛,冷不丁看到未知神秘的事物都会产生浓烈的好奇心,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样。

    不过林少商可不这么想。

    林少商非常了解陆鸣,知道他不是那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冒头的人,尤其瞅见他眼中即使克制却还是流露出来的激动之色,林少商似想到了什么,拽住陆鸣的袖子,低声提醒道:“小陆,你最好现在不要上去!”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一下子让陆鸣清醒过来,可是……

    陆鸣没有隐瞒,如实说道:“老八,那个东西对我有大用,我必须得到它!”

    闫守宽双眼一震,没想到陆鸣不是好奇,而是真的知道那瓶未知液体是什么,诧异道:“小陆,你认识它?”

    陆鸣郑重地点了点头。

    闫守宽倒吸一口气,小陆还真认识,那么这件事就值得商榷了。

    能够出席这场拍卖会的人物,哪一个不是人精,岂能猜不到白步生的用意,一旦小陆拍下那瓶火红液体,白步生打的什么主意先不说,就说小陆,那肯定引人瞩目,成为众矢之的了。

    就在闫守宽思忖之时,林少商突然问道:“守宽,白步生这个人怎么样?”

    闫守宽明白林少商问什么,迟疑道:“白步生这个人我没怎么接触过,不过他来隆城这十多年,并没有什么劣迹,听说为人还算正直,并不是阴险狡诈之徒。”

    听见守宽这么说,林少商转头对陆鸣说:“你是聪明人,知道一旦拍下它会面对什么,我也不多劝,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

    闫守宽也分析道:“其实你也可以暗地里找白步生谈这事儿,不用非得现在,但那时候白步生会提什么条件就不清楚了,如果那个东西对你的价值确实极大,我建议你现在就拍下,东西拿到手,到时候你就占据了主动,你就可以等着白步生上门找你了,价值大过风险,这个险,可以一试!”

    听完,陆鸣同样在心里思考了利弊,最后点了点头,迈步走上拍卖台。

    瞧见那个陌生的年轻人也上去了,在场众人有些惊讶,但并没有放在心上,跟闫守宽刚开始一样,也是觉得他年少好奇心重而已,但有几个人却眼露精芒。

    陈太丘低声问道:“小毅,你朋友怎么上去了?”

    “可能也是好奇吧!”陈毅随口回了一句,不过望向陆鸣的眼神中带着疑惑,与一点凝重。

    “哼,那个小畜生也敢上台,真是想出名想疯了!”邱玉芬一脸怨毒地看着走上台的陆鸣,冷哼一声。

    季兰华没有接妻子的话,双眼微眯,若有所思。

    同样眼神阴毒盯着陆鸣的,还有李家的李旭仁。

    顾小刚则是满脸惊奇,期待着什么。

    陆鸣上台后,只是瞥了一眼那瓶火红液体,便直接走到白步生的身前,直截了当地说道:“白总,我想拍下它!”

    “这位小兄弟,你可能没听见我说的要求,如果你不知道它是什么,是不可以拍的……”

    白步生打量了一眼站在身前的这个年轻人,以为他是没听见自己之前的要求,或者说是想抱着引人注意的目的才上台,准备客客气气地撵他下去,但话没说完,陆鸣便打断道:“我知道它是什么!”

    “哦?你真知道?”白步生闻言双眼大睁,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个年轻人居然知道!

    陆鸣肯定地点了点头,轻笑道:“白总,它应该是一块火红晶石液化形成的吧?”

    白步生心头大震,下意识就想回一句“你怎么知道”,但多年养成的城府让他没有说出口,而是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既然你说你知道,你能告诉我它是什么吗?”

    陆鸣不答反问道:“如果我告诉您,您能告诉我它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吗?或者,您将您手上其余的卖给我?”

    白步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口风这么紧,犹豫了下,方才淡笑道:“这个……我现在坐不了主,说实话,这瓶液体,也是别人委托我展示的,不过只要你告诉我它是什么,一切都好商量!”

    陆鸣一眼便看出这个白步生在撒谎,不过没有点破,低声说道:“其实我也没有真正见过它,不过我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上面说它名为灵液,是传说中灵武者需要的修炼物品!”

    “此话当真?”白步生满脸激动,而后急声道:“不知小兄弟能否将那本古籍让我看看?”

    “你刚才提的要求我已经办到了,我相信在场的人没人有资格拍这件拍品,五千万回头我会打到你的账上,我现在可以将它拿走了吗?”陆鸣笑吟吟地问道。

    他说的当然是真的,并没有欺瞒白步生,但想要让他拿出那本古籍,他真就办不到,因为有关灵液的信息是在修仙传承记忆中,他如何拿出来?

    而且他也不想告诉白步生太多,一是白步生的要求他达到了,二则是变相告诉白步生,想要了解更多,那就得拿出等价的诚意了。

    白步生久经世故,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好,我相信小兄弟不会骗我,这瓶……灵液,是你的了,那五千万我也不要了,哈哈,权当交你这个朋友,就是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无功不受禄,钱必须得给,我叫陆鸣,我相信以白总的能量,定会知道我是谁,也会查到我住在哪,至于能否成为朋友,我倒是挺期待的,但真不敢奢望白总能看上我这么个小人物。”

    “陆小兄弟真是过谦了,就凭你这份见识,就足以当任何人的朋友了,以后咱们可得多亲近亲近,我还有很多事情得请教小兄弟你呢!”

    “白总谬赞了,若有所求,小子定当尽力!”

    陆鸣客气说完,拿起那瓶灵液,走下了拍卖台。

    白步生望着陆鸣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眸中有精芒一闪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