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3章 慈善拍卖会 五 !
    两名工作人员异常小心地将一个由高科技材料制成的透明水晶瓶放在展示台上,里面盛满了鲜红如血的液体。

    虽然看着像血,但陆鸣一眼便看出那不是血,而是其它的液体,但是不是如他猜测的那个东西,陆鸣就不敢肯定了,因为水晶瓶隔绝了它的气息,他无法感知到,灵念也不行。

    但这并不妨碍他既紧张又激动!

    就在众人十分好奇瓶子里装的是什么东东时,负责拍卖的古老哑然失笑道:“跟诸位说句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众所周知,本次拍卖会一半以上的珍宝,都是白氏集团提供的,这个……”

    古老随后指了指那个容量也就一升的水晶瓶,“就是白氏集团的众多拍品之一,其实我也很好奇,白氏集团为什么把它拿出来,它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下面,就有请白氏集团的董事长白步生先生,为咱们解惑吧!”

    白步生站起身,走上拍卖台,向顾老点了点头,而后朗声说道:“其实没顾老说的那么玄乎,这个水晶瓶中的液体,是我们集团偶然在一个地方发现的,它不是血,而是一种温度极高,类似熔浆的液体,但经过研究人员的检测,发现它不但浓度近乎百分之百,其中所含的成分也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元素,所以为了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我这才将它拿出来拍卖。”

    说到这儿,白步生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虽然它不是古董,或许一文不值,但在我心中,它却是非常珍贵的,是独一无二的,换句话说,它不是谁都可以拍的,唯有知道它的人才行,而且白某也有一个小小的私心,希望拍下它的人能够告知白某它为何物,因为我这里不止拥有这一瓶,这次我就喧宾夺主了,这件拍卖就由我来主持,起拍价五千万,现在……开始!”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众人万万没想到白步生直接将起拍价定为五千万,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那瓶子里装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必须认识它的人才能拍,这本身就局限住大部分人,现在又定这么匪夷所思的价格,即使知道它的人又怎么可能愿意花那么离谱的价钱买下它呢?

    会不会拍卖吗?

    就算白步生只想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也不是这么个问法啊?

    在场绝大部分一下子便对那瓶火红液体失去了兴趣,但有几个人眼神却明暗不定。

    看见台下没有一人出价,古老低声对白步生说:“白总,你这么个拍卖法,恐怕卖不出去啊!”

    白步生不在意地回道:“无妨,我其实压根就没想卖出去!”

    听见他这么说,古老便没再多劝。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一个人出价,白步生虽然做好了准备,但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失望。

    看来真就没人知道它啊!

    其实这瓶未知液体,他已经在别的省份的高端拍卖会拍卖过,但无一例外没人竞标,一是被他的价格吓住了,但最主要的还是没人知道它是什么。

    虽然他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弄到它的地方十分古怪,而且还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世代研究古董珍宝的他本能地察觉出它不是凡物,而且经过多方研究,隐隐猜到它可能跟某些隐秘有关,但也只是主观猜测,无法证实,所以他这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它展出,只是很可惜……

    就在他准备放弃时,一道轻笑声传入他的耳畔。

    “白叔,光听您说,即使有人知道它是什么,也不敢确定啊,不知您可否让感兴趣的人上台,近距离,仔细看看它?”

    瞧见说话的人是陈毅,白步生心头一震,而后讶然道:“哈哈,是白某疏忽了,有感兴趣的人,可以上台观察。”

    “被白叔这么一说,我都感兴趣了,我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让白叔如此好奇!”

    陈毅站起身,洒然一笑,迈步走上拍卖台。

    看见陈毅上去了,也有一些好奇心很重的人起身走了过去,不过其中不乏一些女人是奔陈毅去的……

    陆鸣瞅了一眼白步生和陈毅,心中有惊讶,也有不解。

    惊讶的是陈毅居然对那瓶火红液体感兴趣,不解的是白步生把它拿出来拍卖,还定那么高的价格是什么意思。

    如果那瓶未知液体真如他所想,他可不相信白步生对它一无所知,要不然也不会定那么高的价格,并且让拍到的人告诉白步生它是什么。

    既舍不得卖,又说自己只想知道它为何物,这本身就很矛盾,陆鸣相信白步生一定别有所图。

    而让他意外的是以陈毅的头脑,不可能不知道白步生的用意,但还是上去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陡然在他心中浮现。

    即使心里百抓挠肝,陆鸣却还是沉得住气,因为他必须沉得住气,因为他不知道白步生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

    “贤侄,你认识吗?”

    看着陈毅十分认真地观察,白步生一脸期待地问道。

    将水晶瓶放下,陈毅可惜地说道:“白叔,很抱歉,我也没认出来,不过我可以找人帮忙。”

    白步生客气道:“那就有劳贤侄费心了!”

    “其实我对这东西真的很好奇,等我回去问问朋友,再叨扰白叔!”

    陈毅说完,便走下了拍卖台。

    白步生有些意外地看了陈毅一眼,若有所思。

    陈毅一走,那些想跟陈毅近距离接触的女人们就跟着下去了,还有一些真感兴趣的人搞不明白那瓶液体到底是什么,最后也只能摇头一叹,无奈下台。

    不过还有几人不死心,其中一个年轻的女明星胆子很大,直接打开盖子,想要闻一闻,白步生见状,手疾眼快,一把将盖子盖上,急忙解释道:“这种液体很容易挥发的!”

    “抱歉,我不知道!”那个女明星歉意说完,连忙走了下去。

    虽然那个女明星只是打开了一个缝隙,但一股炙热的气息还是逸散而出,很淡,很微弱,不离得很近,基本察觉不到,不过还是有人觉察到了。

    刚刚走回座位的陈毅身形一僵,方才像没事人一样安然坐下。

    “是它,就是它!”

    陆鸣双眼死死盯着那瓶液体,心中的激动亢奋简直无以复加。

    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陡然站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