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2章 慈善拍卖会 四 !
    陈毅三人所在房间的玻璃窗是由特殊材质制成,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其实陆鸣也只是本能地感觉有人在注视自己,这才朝那个方向瞅了一眼,没多想。

    这时闫守宽凑过来,眼神凝重地提醒道:“看来李家已经发现什么了!”

    林少商也是担忧道:“小陆,你以后可得注意点了!”

    陆鸣点了点头,他当然也看出来了,要不然那个李旭仁也不会特意跑过来扔下那么一句话。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李旭仁并没有把他的身份曝光,将他与李家的恩怨公布于众的意思。

    “看来李旭飞的身死,让李家挺忌惮我的!”

    陆鸣若有所思。

    但话说回来,既然他敢出现在这里,出现在鸣天公司这张桌子上,他就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更何况今天,他本就是要站到台面上来的。

    “闫大哥,你和你大哥关系很好吗?”陆鸣突然问道。

    “在外人面前看起来不错,其实他巴不得我早点嗝屁呢!”闫守宽嗤笑一声,道:“你别看他一脸和善的模样,其实心肠十分狠毒狡诈,他刚才是故意过来的,现在咱们鸣天公司一鸣惊人,如日中天,他过来一趟,就会给别人一种错觉,鸣天公司其实是他在背后撑腰,变相给他自己添光呢!”

    “那不是正好合你的意!”林少商轻笑道。

    “话是这么说,但我总觉得他不止这个目的,很有可能在打咱们公司的主意!”闫守宽警觉道:“咱们以后也得小心些我这个好大哥了!”

    最了解你的人,可能不是你的亲人、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听见闫守宽这么一说,陆鸣便知道这两个亲兄弟,在某种层面上就是敌人,不由感慨豪门的无情啊!

    过了片刻,随着陈毅和一位年约六旬的老者登上拍卖台,宴会大厅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这场拍卖会即将正式开始了。

    今天陈毅穿着一身藏蓝色西装,配上他那修长的身姿,俊朗的容貌,怎一个帅字了得。

    “大家都知道,这一届吉省慈善拍卖会是由我主办的,能有这么多长辈、嘉宾到来,我深感荣幸,我陈毅在此,谢谢诸位的捧场!”朗声说完,陈毅向四个方向挨个鞠了一躬,尽显绅士风采。

    台下掌声雷动,一些大家小姐和女明星两眼泛起小星星,满脸的爱慕之色,更有一些年岁小的女孩儿激动得喊出声来,活脱脱的小迷妹模样。

    “长得帅就是好啊!”闫守宽羡慕嫉妒恨地感叹道。

    “其实闫大哥也蛮帅的!”陆鸣好笑道。

    等到掌声渐没,陈毅朗声道:“我知道诸位的时间宝贵,就不在这里说些没营养的话了,今天很荣幸,请来古老主持本次拍卖会,古老想必大家都认识,我就不过多介绍了,下面我就将本次拍卖会交托给古老了!”

    陈毅将古老让到主位:“古老,请!”

    “你太客气了!”古老嘴上这般说着,但并没有谦让,因为身为古董、鉴宝专家,干拍卖主持这个行当足有三十年的他完全有资格当仁不让。

    “今日有幸被陈毅邀请作为本次吉省慈善拍卖会的主持,老朽也是深感荣幸!”古万鹏笑了笑,随后示意助手将第一件拍品放到展台上,嗓音洪亮地说道:“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拍卖会正式开始,这第一件拍品是明朝的一套瓷碗……”

    随着顾万鹏的讲解,挂在拍卖台中央的超大显示屏将那套明代瓷碗展示给众人,而陈毅则直接走下台,坐在了陈家的桌子旁,然后似无意地朝陆鸣的方向看了一眼。

    陆鸣自然注意到了,微不可查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随着第一件拍品拿出来,整个会场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拍品上面,但陆鸣却有些无聊,一是他压根不懂古玩,二则是他很不理解拿那么多钱买一件摆设有什么意义,完全的吊丝心态。

    他不感兴趣,但那些穷的只剩下钱的人却相当感兴趣,即使不懂,也嗷嗷叫价,在他们看来,那不是简单的物件儿,而是脸面,有钱人的脸面。

    顾老三声落槌,那套明代瓷碗以两百万的成交价被坐在后排的一个胖子买下了。

    那个胖子站起身,朝四周抱了抱拳,满脸红光地笑道:“多谢,各位承认!”

    瞧见陆鸣一脸错愕地看向那个胖子,闫守宽玩味道:“你不是觉得那个胖子很傻比?”

    陆鸣承认道:“确实很傻比,花那么多钱买一套破碗,还傻乎乎站起来谢这个谢那个,怎么看怎么蠢!”

    闫守宽摇了摇头,“这你就错了,他不是傻,而是相当聪明!”

    陆鸣没有接话,知道闫大哥会解释,果然,闫守宽继续说道:“我对古董略有研究,那套明代瓷碗,市场价也就一百多万,但他用两百万拍下,其实是在变相向陈家示好,而且他拍下第一个拍品,自然会吸引全场的注意力,我记得他只是一家中型公司的老总,没什么太深的背景,但这么一傻,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陆鸣诧异道:“你是说陈家会照顾他?”

    闫守宽点了点头,“即使不照顾,也不会为难,而且他这么会做人,别人也愿意跟他做生意。”

    陆鸣恍然大悟,没想到一个拍卖会竟然这么多道道,一副受教了的模样说道:“你们有钱人,真会玩!”

    闫守宽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你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这时林少商开口道:“小陆,你有什么看中的就买,咱们现在不差钱!”

    陆鸣现在是不差钱,但让他花那么多钱在这上面,他会心疼死,连忙摇头,苦笑道:“我可没你们那么花钱的追求,还是你们自己买吧!”

    瞧见他一副心疼钱的模样,闫守宽和林少商相视一笑,也就没再管他,一边品鉴着,一边看着拍品。

    一个小时后,十多件拍品陆续被拍出,七大家每家都拍了一件,而且成交价均在五百万以上,林少商也拍中了一件,是一幅字画,上面写着“鹏程万里”四个古字,清代名画家所写,花了一百五十万。

    就在陆鸣觉得老八很败家的时候,一件拍品送到展台上,一下子吸引了陆鸣的目光,再难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