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9章 慈善拍卖会 一 !
    “可是这就是一场拍卖会啊,走一遭红地毯,就这么多好处?”

    陆鸣还是有些不信,虽然这场慈善拍卖会是吉省最大盛况之一,但终究也只是一场拍卖会,又不是什么电影节,颁奖典礼,走完红地毯就进里面搞拍卖了,哪有时间结交人脉啊!

    闫守宽知道自己这个小兄弟从没参加过这种活动,耐心解释道:“其实这场慈善拍卖会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它分两个阶段,下午是正常的拍卖,而晚上则是慈善拍卖舞会,晚上那场才是广交人脉,结识权贵的重头戏!”

    林少商适时补充道:“不过这第一场拍卖也不会差,听说有许多好东西拿出来拍卖呢!”

    听完他俩的解释,陆鸣这才释然,没想到一次活动,还有这么多道道,果真是层次不够见识就少啊!

    不过他旋即对陈毅这个刚刚结交的好朋友佩服不已,能够主持如此盛况,这等能力,啧啧……

    又欣赏了一会儿,陆鸣三人这才乘车直接进入美莱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除了那些需要露脸增加曝光率和知名度的明星名流,大多数参加活动的人都会选择低调进入会场,陆鸣三人自然不例外。

    刚一下车,陆鸣便看到这一层的停车场几乎停满了车,而且都是豪车,不由感叹有钱的人真多。

    就在陆鸣像个土包子一样打量着那些价格昂贵的豪车时,迎面走来两拨人。

    “守宽,林兄弟,我一猜你俩就得来,哈哈!”

    一个身宽体胖,长得像个弥勒佛似的中年男子笑呵呵地说道,正是季兰庭。

    “风胖子,你这不是废话嘛,守宽兄和林兄弟现在可是隆城的大红人,如果他俩都不被邀请,那咱们俩还有资格过来嘛!”

    这个说话的中年帅哥,正是风无量,不过话里就有几分狭促之意。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一见面就开启嘲讽模式,再这么阴阳怪调的,我以后可就没你们这两个朋友了!”闫守宽笑骂一声,跟两人抱了抱。

    “我哪是什么大红人,以后还得仰仗两位哥哥的帮助!”林少商儒雅一笑,同他俩握了握手。

    “林老弟,你太谦虚了,现在隆城的人谁不知道你们公司如今大红大紫,赚得钱数以亿计,以后是我们仰仗你才对!”风无量感慨着说道。

    “你们大赚特赚,也不说带着我俩,嘲讽你两句你还不乐意了?”季兰庭没好气地说完,瞅向陆鸣,好奇道:“老闫,这位小兄弟瞅着面生啊?”

    风无量此刻也注意到了陆鸣,笑眯眯问道:“老闫,这是你家晚辈?”

    闫守宽笑而不语。

    林少商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我的义弟,没来过这么大的场合,带他过来见见世面,小陆,这两位是季兰庭季总,风无量风总!”

    陆鸣自然知道这两位是谁,礼貌地说:“季总好,风总好!”

    听见林少商如此介绍,季兰庭和风无量便没把陆鸣当个菜,寒暄了两句,便同林少商和闫守宽一起随着迎宾人员朝升降机走去。

    没被人家重视,陆鸣并未生气,这本就是他愿意看到的,要不然林少商也不会那么介绍他。

    风无量笑道:“怎么可能不过来,你也不是不知道这次慈善拍卖会是谁主持的,只不过咱们是上半场,下半场就叫小辈儿自己去折腾吧!”

    季兰庭则苦笑道:“你们四家年轻一代都有领军人物,不像我们季家,这一代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青黄不接啊!”

    闫守宽撇嘴道:“兰庭,你可拉倒吧,外人不知道,我还能不清楚,你季兰庭可有一个宝贝儿子,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没回来?”

    季兰庭笑了笑,“我那儿子就是瞎折腾,哪能跟龙城四少相比,能接我的班,就谢天谢地了!”

    风无量打趣道:“你就装吧,不止是接你的班,而是接你们季家的班吧?”

    季兰庭连忙道:“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

    三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这时闫守宽瞅了一眼站在林少商身后仿若透明人的陆鸣,然后笑着开口道:“等晚上舞会,可得让小辈们互相认识认识。”

    林少商瞬间明白闫守宽的意思,微微一笑,道:“是啊,我这义弟刚来隆城,人生地不熟,两位哥哥可得多介绍几个看好的晚辈,让他们多亲近亲近!”

    季兰庭和风无量都是人精,一听他俩这么说,就明白了他俩的意思,这是让自己提携身旁这个青年的意思啊!

    “那是一定,这还用你俩说!”季兰庭和风无量笑着开口,这回看向陆鸣的目光有点不一样了,看来闫守宽和林少商挺看好这个年轻人啊,要不然也不会轻易这么说。

    陆鸣腼腆笑了笑,随即看了一眼闫守宽和林少商,也就只有他们三个知道,究竟是谁提携谁,谁照顾谁。

    拍卖会举行的会场是在美莱酒店的八楼宴会大厅。

    宴会大厅非常大,起码能有两千多平米,里面摆放着不下百张桌子,将大厅中央的拍卖台围住,有点类似演奏大厅的感觉。

    当他们一行人走进来时,宴会大厅已经坐了超过一半的人。

    三行人就此分道扬镳,跟着迎宾人员来到早就安排好的位置坐下。

    看见自己桌子上写着“鸣天公司”四个字的提示牌,再看了看四周,陆鸣明白每一张桌子就代表一方势力,而离拍卖台越近的桌子,势力越强,因为季兰庭和风无量坐的位置,就是最靠前的七个桌子之二。

    而且不出他所料,另外空着的五张桌子上面,提示牌上分别写着李家、陈家、闫家、顾家和白家。

    倒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自己所在的位置,也比较靠前,算是第二排,想来是陈毅的意思。

    刚刚落座,陆鸣就好奇道:“闫大哥,你怎么没去闫家那里?”

    闫守宽小声说道:“今天我过来,仅代表咱们公司,闫家有我大哥的人出面。”

    陆鸣知道闫守宽口中的大哥,就是闫家的继承人,现任代理家主,闫守道,随即苦笑道:“你坐我们这儿,有点太招风了吧?”

    因为不单单是他好奇,在场大多人也都好奇,闫家的二号人物,怎么坐在了鸣天公司那里,大多数人心里同时响起了一道声音,看来传言不虚啊,鸣天公司的背后,站着闫家!

    可以说,闫守宽直接把所有的目光集中过来了。

    闫守宽对那些目光置若罔闻,咧嘴一笑:“我坐在这里,对你,对咱们公司,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