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7章 醉一场!
    孙晓冉死了!

    割腕自杀!

    她赤身躺在浴缸里,躺在殷红的血水里,美丽而惨白的脸颊上蕴着解脱之色。

    或许她认为这是唯一能走的路,但陆鸣并不认同。

    死,确实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死了,就一了百了,悲惨的遭遇会随着死亡烟消云散,但她的亲人呢?朋友呢?

    死,很简单,但活着,才是对命运不公最好的抗争!

    可是她已经死了,已经做了选择。

    陆鸣很自责,当看见孙晓冉那凄美的一笑时,他就应该有所察觉的,当孙晓冉半个小时还没从里面出来时,他就应该意识到了……

    但现在后悔已经没有任何用了,即使他实力强劲,即使他拥有九命花这等圣药,也无法将孙晓冉救活,因为她死了,心也死了。

    片刻后,陆鸣才从悲痛中缓过劲儿来。

    眼神复杂地看了孙晓冉最后一眼,陆鸣走出卫生间,清除掉自己在这里的一切痕迹,然后拿起座机,报了警。

    虽然孙晓冉祈求他不要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别人,但前提是她还活着。

    如今她死了,陆鸣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她的父母知道她的死讯。

    会悲痛,但总比整日漫无目标地寻找,整日提心吊胆、以泪洗面的强!

    会伤心,但起码知道女儿的结局!

    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答案,但总比没有答案强!

    离开二层小楼,陆鸣又检查了一遍周围有没有摄像头,确认安全后,这才离去,脸上已然没了之前的种种情绪,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淡然。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有的,他可以决定,有的,他却无能为力,只能试着看淡,因为他别无选择……

    陆鸣没有回郊区别墅,而是给老八林少商打了一个电话,去了老八的住处,他想喝酒,他想醉一场。

    看见他进来,林少商诧异道:“你怎么突然跑我这来了?”

    陆鸣答非所问道:“你这儿有酒吗?烈的那种?”

    虽然他看起来很平静,但林少商还是看出了他心情不好,皱眉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陆鸣没有隐瞒,将今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林少商先是一惊,然后也是异常愤慨地骂道:“这个畜生,真是死不足惜!”

    从酒柜里拿出两瓶高浓度的伏特加,一边给陆鸣倒酒,一边问道:“没留下什么尾巴吧?”

    陆鸣摇了摇头,拿过酒杯仰头喝净,一股火辣的感觉顿时从喉咙一直烧到胃部,不由咳嗽了起来。

    他很少喝酒,更没喝过这么烈的外国酒,他以前一直对酒没什么兴趣,但此刻,他突然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酒了。

    看见他这个模样,林少商没有多劝,再次给他倒了一杯,然后将自己杯中的酒也一饮而尽。

    林少商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废话,陆鸣要的,就是有一个人陪他喝酒。

    一杯接着一杯,不到半个小时,四瓶伏特加便被他俩消灭掉了。

    又喝了两瓶,陆鸣终于醉了,醉得一塌糊涂。

    林少商虽然也喝了不少,但相比陆鸣来说没喝那么多,而且酒量大,也醉了,不过没到陆鸣那种程度。

    看着陆鸣躺在沙发上,流着泪,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嘀咕着什么,林少商叹了口气,喃喃道:“无论你多么厉害,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这时林少商不由想起跟陆鸣从认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然后自嘲地笑了笑,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着隆城市的万家灯火,双眼微眯,抿了一口酒,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李家。

    “旭飞还没回来吗?”

    李振天闭目坐在沙发上,淡淡问道。

    “没……没有!”

    王海恭谨地站在一边,连忙回道。

    李振天又问道:“联系不上?”

    王海顿时脸色一白,低声答道:“嗯!”

    “不用等了!”李振天缓缓睁开双眼,不怒自威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疲惫之色。

    “家主,旭飞少爷不会有事的,咱们……”

    未等王海说完,一道人影急匆匆走了进来,惊慌喊道:“家主,出事了!”

    王海当即喝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这个跑进来的人,正是他的堂弟,王博。

    王博是他带出来的,他平时一直告诫王博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得沉稳,更不能在家主面前失态,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全忘了,这让家主怎么看他。

    “哥,我……我是真有急事!”

    看见表哥一脸不悦,王博连忙解释道。

    这时李振天摆了摆手,道:“无妨,小博,有什么事说吧!”

    “是,家主!”王博躬身一拜,而后说道:“禀家主,旭飞少爷的住处出事了!”

    闻言王海神色大惊,这刚说着旭飞少爷的事情,旭飞少爷的住处就出事了,要不要这么巧?

    “还不赶快说!”王海急声道。

    “有人报警,说旭飞少爷的住处出命案了,好事是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女人的尸体,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知道,我一听到消息就跑回来了!”王博不敢怠慢,如实说道。

    一具女尸?

    王海耸然一惊,他可是知道旭飞少爷有点不正常,而且极为喜欢做一些残忍的事情,他就曾经帮旭飞少爷处理过几具女尸,但碍于身份,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敢跟家主说,没想到竟然是那里出事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

    先不说那里挺隐秘的,那里可是李家的财产,在隆城,谁有那个胆子敢报警?

    “没打听明白就敢胡言乱语,我平时怎么教育你的?还不给我去查明白!”王海喝道。

    瞧见表哥朝自己使眼色,王博心领神会,但家主没开口,王博可不敢就这么走。

    “去吧!”李振天摆了摆手。

    “是!”王博如释重负,躬身而退。

    王博离开后,李振天看向王海,淡淡道:“知道什么就说吧!”

    王海本想撒谎,将自己与那里的关系撇干净,但看见家主那仿佛能洞察人心的漠然眼神,他心思急转,最后一咬牙,将那里是旭飞少爷享乐的地方如实说了出来,还包括他帮旭飞少爷做的见不得人的勾当。

    随后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叩首道:“请家主责罚!”

    但李振天好似没有看见一般,目光幽幽地望向外面的夜空,叹道:“旭飞,也完了!”

    王海身体陡然一僵。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