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6章 一个疯子的独白!
    李旭飞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么锋利的短刀,怎么可能切不开陆鸣的皮肤,但他此刻已经无暇去想那些了,因为他从陆鸣眼中看到了无尽的杀意。

    他本就负伤,刚才又挨了陆鸣一记重拳,伤上加伤,十成功力仅剩下三成不到,可以说是成了强弩之末,但他没有绝望,也没有畏惧,反而笑了起来,笑得越来越癫狂。

    “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我尽量高估了你,没想到最后还是低估了你,不过你别得意,你以为我怕死吗?我不怕,我恨不得早点离开这个让人恶心的世界,我杀人,是在帮他们解除痛苦,你懂那种帮人去死的乐趣吗?你不懂,哈哈,你永远不懂!”

    听见他的疯言疯语,陆鸣漠然道:“那我今天就成全你这个疯子!”

    “疯子?没错,我就是个疯子,如果不疯,我怎么在这个世界活着?像你一样,为了这个,为了那个,窝窝囊囊地活着吗?”李旭飞癫狂的笑着,看向陆鸣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可怜人,充满了怜悯和同情,但更多的,却是鄙视与不屑。

    随后,李旭飞似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衫,嘴角的笑容不再那么邪异,带着高贵的味道,肃穆地看向陆鸣,用恩赐的语气说道:“你能与我一起离开这个污浊之地,是你的荣幸!”

    瞧见他那怪异的行为,一股不好的感觉突然在陆鸣心头浮现,此时听见他的话,陆鸣立马意识到他想干什么,身影刹那窜出,想要阻止,但为时已晚。

    李旭飞似嘲弄地看了陆鸣一眼,随即一脸虔诚地喃喃道:“影分身、灭!”

    语气中,带着解脱与亢奋。

    下一瞬,李旭飞的身影陡然模糊,好似由无数个李旭飞从他的体内分裂出来,然后又重新汇聚到一起,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弥漫开来。

    不好!

    陆鸣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本能地变进为退,同时修为轰然运转,化龙诀更是急急施展。

    也就在这时,轰的一声巨响,李旭飞整个人爆裂开来,掀起一股气浪横扫地下室,宛若一枚炸弹爆炸,威不可挡。

    紧接着,灯光暗灭,无数破碎声、倒塌声此起彼伏响起。

    不过也就在刹那间,万籁俱寂,只有滚滚浓烟飘荡在空气中,证明着什么……

    过了片刻,烟尘散尽,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从一个铁板后头站了起来,正是陆鸣。

    用灵念感知了下四周,陆鸣瞳孔骤然一缩。

    此刻的地下室,哪还有刚才的模样,不但墙壁坍塌,房间内的一切也尽数毁灭,那三具女尸更是同李旭飞一样化为了飞灰,不复存在。

    “他这是什么忍术,居然威力如此大,完全不亚于小型炸弹,跟修士的自爆有得一拼了!”

    陆鸣感慨的同时,也暗暗庆幸自己躲得够快,要不然即使他将化龙诀练至第二层,拥有刀枪不入之身,也丝毫没底气在爆炸中心毫发无损。

    不过他也在心底告诫自己,无论敌人多么虚弱,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要谨记这次的教训。

    突然,他似想到了什么,连忙一脚踹开铁门,闪身而出,当看见那个貌美女子依旧坐在门口痴痴傻笑着,虽然灰头土脸,但并没有被李旭飞的自爆伤到,不由暗松了口气。

    陆鸣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件外套披在她的身上,随后抱着她离开了地下室。

    看着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痴痴笑着,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的她,陆鸣十分同情。

    好好的一个姑娘,不但被李旭飞那个变态囚禁、虐待,现在还被刺激成这样,真是命运不公啊!

    陆鸣叹了口气,随即手指点在她的太阳穴上,输入一道灵气,安抚她的神经。

    十几秒后,她的双眼渐渐有了焦距,终于从魔怔状态清醒过来。

    当看见一个脏兮兮的男人坐在自己面前,孙晓冉本能地尖叫一声,惊恐地向后躲去。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陆鸣当即意识到她为什么这么害怕,连忙抹了把脸,尽量用轻柔的语气安抚道:“别害怕,是我!”

    看清陆鸣的脸,孙晓冉这才停了下来,然后蜷缩着身体,畏畏缩缩地看着四周,眼中的警惕之意煞是明显。

    陆鸣知道她在找什么,轻声说道:“李旭飞已经死了,他不会再折磨你了!”

    闻言,孙晓冉弱弱道:“真的?”

    陆鸣认真点了点头,心里越发同情她了。

    “他真的死了,我终于得救了,得救了!”孙晓冉嘴里喃喃着,突然一下子哭了起来。

    陆鸣没有劝阻,哭一哭,或许对她很有帮助。

    等她哭累了,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后,陆鸣这才试探性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怎么被他抓到这里来了?”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孙晓冉,是吉省医科大学的大二学生。”孙晓冉感激地看向陆鸣,嗓音柔弱地说道,但并没有说自己怎么到这儿的。

    陆鸣猜到她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也就没有多问,岔开话题问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用不用我联系你的家人,或者,送你回家?”

    “不用不用,你别告诉我家里人!”孙晓冉惊慌说完,看了眼自己这副已经肮脏不堪的身体,又默默流起泪来。

    瞧见她这副伤心模样,陆鸣有心想要劝说两句,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因为事已至此,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劝。

    发生这种事,别人帮不了,只能靠自己!

    过了片刻,孙晓冉看着陆鸣说道:“你能不能别把我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别人?”

    陆鸣保证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谢谢你,我去洗洗身子!”孙晓冉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凄美一笑,这才走进了一楼的卫生间。

    听见哗哗哗的冲水声,陆鸣收回目光,想着自己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孙晓冉没有出来,陆鸣猜测她估计想着以后该怎么办,正在里面发呆呢,也就没多想。

    不过又过了半个小时,孙晓冉还没有出来,陆鸣有些急了,这里是李旭飞的住处,随时会有李家的人过来,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他自己倒是不怕,但有孙晓冉在,就……

    犹豫了下,陆鸣喊道:“孙晓冉,你洗完了吗?”

    没有回音。

    又喊了一遍,仍是没有回音。

    陆鸣心中突然隐隐有些不安了,他连忙走到卫生间门口,赫然发现有水从门外溢出,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哪里还顾得了太多,一脚将门踹开。

    但下一刻,他的身体骤然一僵,目光中满是悔恨与惋惜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