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4章 追踪、震撼!
    “陆鸣,下一次我定会一片一片把你给活剐了!”

    一辆豪华轿车里,李旭飞撩开衣服,看着胸口处一个凹陷下去能有一厘米的清晰拳印,脸上不再是平时的轻狂与妖邪,满是愤怒之色,语气怨毒地咆哮着。

    自从他成为上忍,向来是他虐人,还从来没被人伤到这种程度,他能感觉到肋骨被陆鸣一拳震裂了好几根,而且五脏六腑也是伤得不轻,再加上他强行施展影分身的第二重变化——舍,带来的反噬,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根本痊愈不了。

    这让向来自负的他难以接受!

    “这笔账,我要慢慢跟你算!”

    李旭飞眼神阴鹭,如今受了伤,暂时拿陆鸣没什么办法,但陆鸣的朋友、亲人,他还是可以轻松搞定的。

    “先把你在意的人一个个杀掉,这样才好玩,才有趣!”

    一念至此,李旭飞嘴角一弯,陆鸣一抹残忍的微笑。

    自从学习忍术,他便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对付敌人,必须无所不用其极,唯有胜利才是他所追求的,至于过程、手段,完全不需要在乎,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顾家里人反对,去rb当忍者的原因之一,因为他的心性就是如此,因为他就喜欢看着别人临死前的绝望、崩溃、无助。

    将金疮药撒在伤口,李旭飞发动车子,打开音响,放着那首他最喜欢的歌曲,一脸享受地开车离去,仿佛,他已经看到了陆鸣跪在他面前,眼神悲愤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但他不知道的是,一道肉眼难见的血色细线正朝他的方向急速飞来,而在其后,则是他一心想要玩死的……陆鸣。

    …………

    …………

    半分钟后,一道身影出现在李旭飞车子原先停留的地方,正是追出来的陆鸣。

    看了眼悬在半空的血色丝线,陆鸣观察四周,最后将视线投向李旭飞离开的方向,眉头微微蹙起,“开车来的!”

    此时的陆鸣脸色略有些发白,但不是被李旭飞所伤,而是为了追踪李旭飞,强行施展一种只有筑基修士才能用的追踪术造成的。

    不过对此陆鸣并不后悔。

    因为一旦李旭飞回到李家,李家必定能够猜出之前一系列事情都是他做的,也就到了跟李家全面开战的时候,然而他还没有准备好正面跟李家死磕。

    而且李旭飞就是个疯子,还是个阴险狡诈、实力强大的疯子,他保不准李旭飞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他虽然无惧,但亲人、朋友,怎么可能防得住。

    即使把李旭飞杀了李家因此怀疑到自己的头上也不亏,算是减少敌人的一根羽翼了。

    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将李旭飞控制住,修仙传承记忆中记载了好几种控制人的办法,但很可惜他修为不够,所以,今晚,他无论如何也要将李旭飞斩杀。

    陆鸣随即掐诀,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轻喝道:“去!”

    血色丝线陡然绽放出一缕红芒,如利箭般射了出去。

    陆鸣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眸光一定,施展仙影迷踪,也如利箭般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陆鸣飞奔入市区,最终停在了一辆豪华轿车的旁边。

    看见血色丝线钻入车里,与残留在座椅上的一滴鲜血融合后射入旁边的一栋二层小楼,陆鸣双眸微眯,屏息凝气,如一道鬼影般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小楼。

    进入小楼,他未敢施展灵念,只是跟着那条血色丝线,因为他对忍者的能力不太熟悉,再加上别墅里发生的事情,他怕李旭飞察觉。

    看见血色丝线没有去二楼,而是钻进一楼的一间杂物房,然后瞬间没入了地底,陆鸣微微皱眉,“难道这里有地下室?”

    仔细查看了四周,陆鸣这才在地板上发现一道正方形的缝隙,而且那上面明显比别的地方干净许多。

    悄无声息将那块地板打开,一条通道跃入他的眼帘。

    这里一看就不是李家,陆鸣猜测应该是李旭飞自己的私人住所。

    “这家伙不第一时间回李家,反而来这里,我还真得谢谢他才是!”

    陆鸣暗自庆幸,旋即如幽灵般钻了进去。

    不过刚一下去,他便听见李旭飞癫狂的笑声,然而让他震惊的是,不单单有李旭飞的声音,竟然还有女子的求饶声。

    “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哈哈,想我放了你,那怎么行,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可以考虑不让你向她们一样,哈哈哈!”

    仿佛被李旭飞的话刺激到了,女子的求饶声顿时变了。

    “我听话,我一定听话,呜呜,我不要像她们一样,我不要!”

    陆鸣穿过走廊,无声来到地下室的门口,顺着门缝往里一瞅,瞳孔骤然一缩,无边的杀意更是从心底疯狂滋生。

    只见灯光昏暗的房间里摆放着各种刑具,而一个长相甜美、身材很好的年轻姑娘正赤身果体地跪在李旭飞的身前,一边哭着,一边做着羞辱的事情,手上、脚上、脖子上,更是拴着锁链,仿佛是李旭飞的奴隶一样,毫无尊严可言。

    但这不是让陆鸣最震惊的,他最震惊的是房间一侧放着一张很大的木床,上面有三个姿容不俗、同样赤身果体的年轻姑娘,但全身密密麻麻都是伤痕,惨不忍睹,正脸色惨白,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哪里还有一丝呼吸,赫然已经成了三具尸体。

    不用想也能猜到那三个花季少女是被李旭飞活活虐待致死的,而眼前这个正在受屈辱的女孩的下场也必定会是如此。

    瞧见这一幕,陆鸣怎能不怒,怎能不杀意弥漫?

    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完全是畜生行径,陆鸣双眼瞬间赤红,第一次有了那么强烈的杀人**。

    这时,正在享受奴隶服务的李旭飞猛地看向门口,厉喝道:“谁?”

    陆鸣知道可能是自己暴怒导致气息不稳被李旭飞发现了,但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猛地一脚踹开铁门,光明正大走了进去,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宰了李旭飞这个畜生,千刀万剐!

    瞧见进来的人是谁后,李旭飞苍白的脸上顿时浮现一抹骇然,失声喊道:“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