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3章 李旭飞的惊骇!
    “四影分身,舍!”

    随着这五个字在客厅内炸响,李旭飞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下一瞬,就在陆鸣的凶猛一拳即将落在李旭飞的真身上时,李旭飞的真身突然化成一片黑雾,紧接着左边和右边的分身也化为黑雾,唯独陆鸣身后的分身没有变化,依旧手持双刀朝陆鸣的后心和勃颈处斩去。

    虽然那具分身跟之前一般无二,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具分身的双眼比刚才灵动了一丝。

    这诡异的变化,自然被陆鸣的灵念感知到了。

    “不好!”

    陆鸣没想到李旭飞的功法这么诡异,就连他的灵念都没觉察出李旭飞的真身是如何转移到身后的那个假身,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杀机,陆鸣压下震惊,间不容发之际身体陡然一扭。

    唰唰!

    两片衣角从他的身上脱离,飘荡在空中。

    紧接着又是三道唰唰声响起。

    陆鸣踉跄在地上翻了个跟头,堪堪躲避开身后的凌厉攻击,不过衣服上已然出现了好几个细洞。

    陆鸣一手拄地,当即抬头睁眼,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凝重,当然,还有浓浓的战意。

    不过客厅内再次寂静无声,连之前细微的破空声也没再响起。

    气氛,压抑异常!

    “怎么,你们忍者就只会躲猫猫,搞偷袭吗?”

    陆鸣一边用灵念感知四周,一边激将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仿佛诺达的别墅,只剩下他一个人。

    但他知道李旭飞依旧存在,因为他的灵念感知到好几团黑影在客厅内无声窜动。

    “你不是要杀了我,以证你们忍者的威风吗?怎么不出手了?”

    陆鸣继续激将,但依旧没有任何回音。

    “呵呵,既然你愿意当缩头乌龟,那这回轮到我进攻了!”

    陆鸣讥笑一声,目光猛地射向一处,体内灵气轰然运转,不见如何动作,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出现时已然在了一团黑影行进的路线上。

    没再多言,陆鸣拳随身动,狠狠轰向了那团黑影。

    随着刺啦一声声响,李旭飞穿着的那件黑色风衣四分五裂,被陆鸣一拳轰碎,但李旭飞却不见了踪影。

    “我就不信揪不出来你的真身!”

    陆鸣霸气说完,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刹那出现在另一团黑影面前,紧接着又是凌厉一拳。

    噗!

    没有!

    噗!

    还没有!

    如此反复了几次,陆鸣都扑了个空,不过那些黑影也不复存在了。

    就在这时,一缕月光从窗外射入,陆鸣目光猛地看向一扇窗户,不屑一笑:“呵呵,想溜,经过我同意了吗?”

    下一秒,陆鸣如鬼魅般掠至那里,一拳打出。

    他出拳的方向本来无物,但拳头轰在那里后,却传出砰地一声闷响,紧接着一道身影显现出来,直接将玻璃窗撞碎,如炮弹般射了出去。

    陆鸣如影随形跟了出去。

    刚出别墅,他便看到一个人躺在草地上,嘴里咳着血,正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不是李旭飞还能是谁。

    “这回不装神弄鬼了?”陆鸣步步逼近,冷冷说道。

    “你……你怎么发现我的?你不可能发现我的?”李旭飞失声喊道,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忍者,向来以身法遁术自傲,只要忍者想,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发现他们的踪迹,更别提黑夜,可谓神出鬼没。

    但李旭飞万万没想到,陆鸣不但破了他的忍术——影分身,还能发现他的障眼法,更是将他的遁术给识破了,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敲碎了他的骄傲。

    要是他现在还不知道陆鸣是真有办法看破一切伪装,那他就不是李旭飞了。

    可是他已经是一名上忍,而且还学会了师门秘传的高阶忍术——影分身,虽然只将影分身练至第四重境界,但他自信即使是化劲大师,只要不是化劲大成的大师,都不可能识破,但陆鸣怎么能识破?

    难道陆鸣已经成了化劲大成的武者?

    可陆鸣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

    “蛮夷之地的蛮夷之术,我自然想破就破!”

    陆鸣十分臭屁地说完,就要出手彻底解决这个祸害。

    这个李旭飞不但对自己动了杀心,施展的忍术诡异莫测,也是令人防不胜防。

    今夜如果放走他,必定后患无穷,陆鸣可不想时时刻刻警惕着这样一个敌人,即使自己无惧,但自己在意的人可没有自己这份实力,所以李旭飞这条命,必须得留下。

    不过就在这时,负责保护别墅的那几名手下听到动静朝这边走来。

    “陆鸣,你简直让我兴奋到癫狂,我会慢慢跟你玩的!”

    李旭飞听到脚步声,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向陆鸣的目光透着阴毒与亢奋。

    唰唰唰!

    李旭飞手腕一抖,几枚十字飞镖甩袖而出,目标不是陆鸣,而是朝这边赶来的那几人。

    陆鸣身形一晃,将那几枚十字飞镖尽数挡下,不过当他再看向李旭飞的位置时,李旭飞早已不见了踪影,逃之夭夭了。

    这时闫守宽的几名手下跑了过来,瞧见陆鸣一个人站在草地上,其中一人问道:“陆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陆鸣随手将飞镖收了起来,平静回道:“刚才窗户碎了,我以为有人故意搞破坏,这才追出来,没想到是一只猫闹的!”

    “猫?”那人狐疑问道。

    “没错,没事了,你们回去吧!”陆鸣笑着说。

    几人查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这才将信将疑地抱拳离开。

    几人一走,陆鸣这才回头望向李旭飞消失的方向,眸光一冷,蹲下身,用手指从青草上捻起一滴鲜血,紧接着一簇火焰幻化而出,将那滴鲜血包裹住。

    陆鸣随后不断掐诀,最后逼出一口鲜血吐在火焰上。

    “凝!”

    随着一声轻喝传出,那滴鲜血顿时化为一条丝线,朝远处急速飘去。

    “无论你逃到何处,今夜,你必死无疑!”

    陆鸣看向血色丝线飞去的方向,眼中有杀意一闪而逝,没再耽搁,身形一晃,朝血色丝线的方向急速掠去。

    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