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8章 白笑笑!
    闫守宽的猜测很准。

    刚离开鸣天公司总部没多久,陈毅就打来了电话,邀请陆鸣参加三年举办一次的吉省慈善拍卖会,日期定在后天晚上,表明目的,并叮嘱了他一些事情,不过并没有说这场拍卖会是自己主办的。

    陆鸣欣然应允,随后给林少商和闫守宽打去电话告知此事,得知他俩也参加,放下心来。

    他是在本省念的大学,却不是在隆城,而是在吉省的另一座城市,也就是说,这次来隆城市,是他的初次。

    虽然已经来了好几天,但他基本都待在郊区别墅,如今季晓婉离开,算是了无牵挂,所以他没直接回郊区别墅,准备四处逛逛,像个游客一样,欣赏欣赏这座陌生的古城。

    随意上了一辆公交车,不知起点,不知终点,陆鸣静静坐在座位上,望着车窗外缓慢飞过的街景,身心前所未有的放松。

    他真的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自从离开监狱,他就一直忙着修炼、赚钱、争斗,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放松,这次,算是忙里偷闲吧!

    这一刻,他不再是修士,不再是龙门之主、特别调查局的上校、鸣天公司的董事长,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和万千百姓没什么两样,归于平凡。

    公交车到了终点,陆鸣下车,再上另一辆开往未知处的公交车,如此反复了几次,什么也不去想,就这样,半天的悠闲时光悄然而过。

    夜幕降临,陆鸣从公交车上下来,看了一眼站牌,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不知不觉间,自己竟来到了吉省大学附近。

    吉省大学和他所上的吉省金融大学一样,都是一本重点大学,排名还要比吉省金融大学靠前,算是吉省最好的大学了。

    回想起自己那极为短暂的大学经历,陆鸣有些唏嘘,可以说,未完成大学学业,算是他的一大遗憾。

    “既然来了这里,那就进去看看吧,就当缅怀我那并不太美好的大学时光了。”

    陆鸣自嘲一笑,迈步朝吉省大学的方向走去。

    不过当他刚走上斑马线的时候,一辆炫目的跑车伴着轰鸣声急速驶来。

    此时是红灯,但那辆跑车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明显是想闯红灯的节奏。

    而就在他身前有两个学生模样的年轻情侣正戴着耳机听歌,完全没有注意到那辆飞驰而来的跑车。

    似乎也注意到了那对情侣,跑车的主人狂按喇叭,不过速度依旧丝毫不减,直到近前,那对情侣才反应过来,看到逐渐逼近的跑车,顿时小脸煞白,吓得呆住了。

    跑车主人也没想到那对情侣居然站在原地不动了,但现在刹车已然晚了。

    眼瞅着车毁人亡的一幕即将上演,陆鸣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一手拽住一人,刹那后退。

    紧接着,一道极为刺耳的刹车声陡然炸响,跑车在路上划出两道白痕,以近乎漂移的方式停在了道边,差一丁点就撞上了护栏。

    陆鸣厌恶地看了一眼那辆跑车,随后看向身旁的一对年轻情侣,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谢谢!”

    两人仍旧一脸的惊魂未定,女的直接吓哭了,男的还算镇定,朝陆鸣感激说道。

    “以后过马路的时候注意点,你们遵守交通规则,但总有一些傻逼不会。”

    陆鸣见他俩没事,随口叮嘱了一句,便准备离开。

    出手救人只是顺手而为,至于那个差点酿成大祸的车主,估计又是什么富二代、富三代,要不然也不敢开着一辆价值上百万的跑车闯红灯,对于这种人,他没闲心搭理,反正这对情侣没事了,而且按喇叭,急刹车的举动说明那个车主还没那么视人命如草芥。

    不过他想做好事不留名,事了拂衣去,但有的人却不答应。

    “喂喂,你给我站住,说你呢!”

    陆鸣循声望去,便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皮裤,带着蛤蟆镜,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年轻女子从跑车里下来,正指着自己喊道。

    “你叫我?”

    虽然蛤蟆镜遮住了她的半边脸,但陆鸣能够看出她应该挺漂亮的,再加上那将近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十分苗条的身材,没想到这个马路杀手还是个白富美。

    “不叫你叫谁,你们三个是一起的吧,走路不长眼睛吗?没听见我按喇叭吗?知不知道姑奶奶差点因为你们出车祸?”

    此话一出,陆鸣顿时笑了,但是被气笑的。

    他没料到这个白富美居然恶人先告状,而且还那么的自然,不,其实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陆鸣没有搭理她,径直离开,他知道这种无理取闹的女人,你越理她,她越来劲,他可不想这一天的好心情就这么被她给破坏了,只不过可惜了她这一副好皮囊……

    瞧见他直接无视了自己的话,白笑笑顿时不乐意了,快走几步,一把攥住他的胳膊,气愤道:“姑奶奶问你话呢,你聋了吗?不许走!”

    这回陆鸣的好心情彻底被她给破坏殆尽了。

    陆鸣冷冷看向她,喝道:“松手!”

    白笑笑猛地松开了手,被陆鸣的可怕眼神吓住了。

    不过转瞬间她便缓过神来,虽没上手,但依旧不依不饶地娇喝道:“你以为姑奶奶是吓大的啊,我告诉你,今天你们三个要不赔偿我的损失,你们谁都不想走!”

    这时差点被撞的那个男生气愤道:“你闯红灯,还差点撞死我们,我们还没找你追究责任,你竟然敢倒打一耙,要我们赔你损失,你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这就报警,哼!”

    此时路边聚集了不少的围观群众,大家都看见了是怎么回事,皆是鄙夷地看向白笑笑,纷纷出言指责这个恶人先告状的肇事者。

    但白笑笑好似没有看见一样,理直气壮地说道:“报警,可以啊,我闯红灯我认罚,但我鸣喇叭了,你们不躲赖谁?我十分怀疑你们是碰瓷的,故意不躲害我,现在你们没事,我的车却出事了,等交警来了,我正好问问该怎么处理你们,而且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闯红灯无数回,还一分没扣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