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8章 打脸!
    “你要是能把晓婉从我们季家带走,我就不姓邱!”

    邱玉芬一脸恨意地瞪向陆鸣,随后似想到了什么,脸色不再那么狰狞,一下子从刚才那个骂街的泼妇变回成往日气场十足的贵妇,讥笑开口,道:“呵呵,你现在自身都难保,还敢来我们季家要人,如此愚蠢,我真是高看了你!”

    陆鸣眼中有寒光一闪而逝。

    他怎能不清楚这个恶妇是什么意思,刚才就已经领教过了。

    如此阴险恶毒的女人怎么能生出季晓婉那么天真善良的姑娘,他真怀疑季晓婉是不是她亲生的!

    “你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活得好好的!”陆鸣反唇相讥了一句,而后懒得再搭理她,转头看向福伯,说道:“福伯,你告诉季兰华,就说我陆鸣说的,他还是不是个男人?”

    福伯眉头微蹙,对于陆鸣的强硬态度也是有些不满,淡漠道:“我已经通知了家主,你这话还是当面问他吧!”

    就在这时,一道轻笑声幽幽传来。

    “陆小兄弟,不知我怎么就不是男人了?”

    众人定睛望去,看到家主亲临,皆是松了口气。

    陆鸣只是在季兰华身上停留了一眼,便把目光投向季兰华身旁的那道俏丽身影,柔声问道:“晓婉,他们没为难你吧?”

    季晓婉歉意地看向陆鸣,使劲摇了摇头。

    陆鸣暗松了口气,说道:“走,跟我离开这里!”

    但季晓婉没有挪动半步,咬了咬唇,低下头,说道:“你走吧,我想留下来!”

    听见她这么说,陆鸣内心一叹,他岂能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连忙劝道:“晓婉,你别他们瞎说,我不会有事的,如果你为了我留下来嫁给陈毅,那样我会内疚自责一辈子的,你愿意看到我那样吗?”

    季晓婉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低着头,小脸满是犹豫。

    季兰华挥了挥手,让手下人全都退下,随后笑看向陆鸣,说道:“你也看到了,是晓婉自己回来的,也是晓婉自己这么选择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这时邱玉芬一脸委屈地说道:“兰华,他刚才不但打了咱们季家的人,还出言辱骂我,你可不能轻易放过他啊!”

    季兰华深深看了一眼妻子,淡淡说道:“我自有分寸,你先回去吧!”

    邱玉芬一愣,没想到丈夫非但没替自己做主,反而打发自己离开,顿时不干了,今天憋了一肚子的火彻底爆发,嚷道:“季兰华,我都被人欺负了,你居然不管不问,你还当我是你妻子吗?我不走,晓婉也是我的女儿,我不管你和这个乡巴佬协议了什么,我绝不可能再让晓婉跟着他,如果你不管,我就找父亲,让父亲替我做主!”

    季兰华眉头微蹙,对邱玉芬简直失望之极,声音渐冷,道:“我让你回去!”

    邱玉芬双唇紧抿,委屈得快要哭了。

    这时陆鸣不咸不淡的话音响起:“再不走可就更丢脸了!”

    邱玉芬猛地瞪向陆鸣,双眼直欲喷火。

    但陆鸣好似没有看到一样,冷冷一笑,走到季晓婉身前,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晓婉,听话,跟哥走!”

    邱玉芬咆哮道:“季晓婉,你要敢跟他走出这个大门,你就不再是我的女儿,永远也别回来!”

    季兰华眯缝着眼说道:“既然你只是把晓婉当成妹妹,倒不如尊重晓婉的选择!”

    陆鸣看向季兰华,不知道这个老狐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随后冷冷说道:“这是我跟晓婉之间的事,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季兰华轻笑道:“你放心,我季兰华向来是守诺的人,不会言而无信,我只是给你一个忠告!”

    “我不需要你的忠告,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陆鸣说完,怜惜地看向晓婉,突然霸气道:“晓婉,你要是不跟我离开,我现在就去找那个陈毅,让他把这门婚事退了,他不同意,我就打到他同意!”

    一听陆鸣这话,季晓婉心里一惊,连忙开口央求道:“哥,你别去,我跟你走,我跟你走!”

    陆鸣旋即拉住晓婉的手,头也不回地朝外走。

    瞧见他真要带走女儿,而丈夫明显没有阻拦的意思,邱玉芬彻底慌了。

    刚才自己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发狠话说他不可能带走晓婉,要不然自己不姓邱,若是真让他带走晓婉,那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而且她也没想到女儿竟然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气炸了!

    邱玉芬当即跑到陆鸣二人身前,张开手臂,怒吼道:“季晓婉,你要是敢跟这个小畜生走,我……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我……我就死在你面前!”

    季晓婉没想到母亲这么威胁自己,俏脸一慌,又没了主意。

    但陆鸣可不吃她这套,讥讽道:“你死一个我看看?你敢吗?”

    邱玉芬当然不敢,随后怨毒地看向陆鸣,威胁道:“你个小畜生,今天你要敢领这个不孝女离开,我邱玉芬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

    陆鸣眼神冰寒地看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朝季兰华说道:“管好你的女人,若是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给你们季家带来麻烦,别怪我没提醒你!”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季兰华脸色骤冷,还从没有人敢当着自己的面威胁自己,不过一想到自己与陆鸣的约定,季兰华压下怒意,平静说道:“玉芬,让他们走!”

    “晓婉,这样的母亲,断绝关系最好!”陆鸣安慰了季晓婉一句,继续朝外走去。

    不过路过脸色青红交加的邱玉芬的时候,陆鸣用极低的声音冷冷道:“你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看在晓婉的面子上,饶了你这一次,若是再有下次,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张口乡巴佬,闭口小畜生的跟我说话了!”

    闻言邱玉芬双目大睁,呆若木鸡。

    直到陆鸣领着晓婉离开,邱玉芬仍然杵在那里,不单单震惊陆鸣刚才说的话,还有陆鸣那冰冷刺骨的眼神,她有种感觉,陆鸣不是在威胁,而是真会那么做!

    可是凭什么?

    他一个乡巴佬,凭什么威胁自己?

    邱玉芬看向陆鸣二人离去的背影,眼神怨毒无比,心里不甘地咆哮道:“我就不信凭你一个乡巴佬能从陈家和李家的发难下活下来,你今日给我的耻辱,我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你,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