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7章 邱玉芬的恨意!
    杀了林华,陆鸣确实觉得可惜。

    因为他能看出林华在李家的地位不低,而自从发现钱豹的武道修为后,他这才发现特别调查局给他的资料与实际情况有出入,所以他现在迫切需要知道李家如今的真正情况,而林华,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

    不过真的很可惜,林华出现的真不是时候,他现在着急赶往季家,哪有心思把时间耽搁在林华的身上,因为在他看来,季晓婉的安危,远比李家的消息更为重要。

    而且林华这样的人,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而季晓婉,却是唯一……

    所以,林华只能很不幸地死不逢时了!

    二十分钟后,陆鸣出现在季家豪宅的大门外。

    看了眼守在门口的保安,陆鸣面色冷然,迈步走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干嘛的?”一名保安瞧见他走过来,打量了一眼后喝问道。

    “找季兰华,要人!”陆鸣淡淡说道。

    “小子,我们季家家主的名讳是你随便叫的吗?还要人?你要再敢胡言乱语,别怪我们不客气,给我滚蛋!”那名保安一听他这话脸色不由沉了下来,不客气地驱逐道。

    陆鸣没有理会那个狗眼看人低的保安,径直朝里走去。

    “唉我去,看来你小子是真来找事的,你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哪儿,是你撒野的地方吗?兄弟们,有不开眼的过来闹事,教育教育他!”那名保安被他的举动气笑了,有多久没人敢在季家闹事了,都快手痒痒了,招呼一声,便掏出电棍,狞笑着朝陆鸣走去。

    在门卫室里的五名保安呼啦一声冲了出来,同样手持电棍,朝陆鸣围了过来。

    陆鸣眉头微蹙,他是真不想理会这种傻叉,但奈何总有傻叉自以为是,那就别怪他手下无情了。

    下一瞬,陆鸣骤然发动。

    还没等那名叫嚣的保安反应过来,陆鸣的身影便一冲而过。

    紧接着,那名保安双眼一突,应声倒地,原本布满讥笑的脸庞顿时化为不可思议之色。

    砰砰砰!!!

    接连几声闷响,赶来支援的其余保安也步了那名保安的后尘。

    轻松搞定这几个不开眼的家伙,陆鸣瞥了一眼悬在柱子上的摄像头,随后猛然一脚踹出。

    只听哐当一声巨响,金属大门轰然分开,陆鸣迈步而入。

    坐在监控室中的安保人员自然瞧见了门口发生的事情,连忙拿起对讲机喊道:“正门有人闯入,安保一队不敌,安保二队、三队速去支援!”

    而另一名安保人员则把门口的冲突上报了上头。

    原本散布在豪宅四周负责巡视的数十安保人员闻讯急忙赶往正门,正好瞧见已经走进来的陆鸣,不用想也知道打伤同事,擅闯季家的人就是他。

    哪里还会啰嗦,众人纷纷抽出电棍,将他团团围住。

    然而就在他们准备动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时,一道沉喝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都给我住手!”

    他们自然听出是谁的声音,齐齐放下电棍,让出一条路,紧接着福伯的身影出现在陆鸣的眼前。

    “陆鸣,你要干什么?难道你真以为我们季家没人能治你吗?”

    瞧见闹事的人是陆鸣,福伯当即沉声喝道。

    “是你们季家的狗乱咬人,我只是替你们管束一下而已!”陆鸣面色平静,对福伯的威胁丝毫不在意,旋即缓缓说道:“我这次来,没别的,只想带走晓婉!”

    听见这小子敢骂自己的同事是狗,数十安保人员顿时气愤不已。

    福伯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而后皱眉道:“二小姐不是已经被你带走了吗?”

    陆鸣冷哼道:“这事儿你就得问季兰华了!”

    福伯若有所思,不过就在他准备安抚住陆鸣,去询问季兰华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远远传来。

    “好你个陆鸣,不但掳走我的女儿,今天竟然还敢闹到我们季家来了。”

    邱玉芬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眼神怨毒地看向陆鸣,随后厉声命令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乡巴佬给我抓起来!”

    一众保安看了看福伯,又看了看邱玉芬,没有擅动,满脸的纠结,不知道该听谁的。

    “你们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邱玉芬没想到这群手下居然不听自己的,怒声质问道。

    “等等!”这时福伯开口了,“夫人,等咱们了解完详情,再动手不迟!”

    闻言,邱玉芬双眼一瞪,“怎么,福伯你难道要帮一个外人?”

    福伯内心苦笑,自己哪是帮陆鸣啊,完全是为这群手下好,陆鸣可是化劲大师,就算他们全上也不是陆鸣的对手,只能被完虐,而且一旦动手,只会加深陆鸣和季家的矛盾,只有坏处毫无好处嘛!

    但这话福伯没法跟邱玉芬说,因为福伯知道邱玉芬对陆鸣是什么态度,连忙劝道:“夫人,这事儿我已经通知了家主,您还是等他来定夺吧!”

    自己话到说到这份上了,邱玉芬没想到福伯还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简直气炸了。

    “你你你……”邱玉芬颤抖着手指着福伯,气得说不出话来,要不是顾忌福伯是季家的老人,她早就爆发了,最后只能把怨气发泄在陆鸣身上,发泄在这个罪魁祸首身上。

    “乡巴佬,我告诉你,晓婉就在这里,但你带不走她,永远也带不走!”邱玉芬猛地看向陆鸣,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此时的邱玉芬哪还有平时的雍容华贵、仪态万千,活脱脱的一个泼妇,让一众手下错愕不已。

    但邱玉芬根本不在意他们的诧异目光,她眼里只有陆鸣,恨不得喝陆鸣的血,吃陆鸣的肉。

    要不是陆鸣,她的女儿不会离家出走,害得她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她也不会被丈夫吼,现在更不会在下人面前丢脸,可以说,自从得知有陆鸣这个人,她就没顺心过。

    她怎能不恨陆鸣?

    但他不知道是,陆鸣同样恨她!

    如果她不是季晓婉的母亲,她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看着快气冒烟的邱玉芬,陆鸣冷冷一笑:“如果我要是能带走晓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