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6章 林华的不甘!
    陆鸣伸手一点,一簇火灵气幻化而成的火焰激射而出,直接将钱豹的尸身化为灰烬。

    处理完钱豹的尸体,陆鸣双腿骤然发力,如一道风般冲向正欲逃离的那辆面包车。

    而此时在面包车里,一道愤怒的吼声接二连三响起。

    “快倒车,快倒!”

    “你特么会不会开车,加速啊!”

    “他追过来了,快踩油门,你特么快踩啊!”

    ……

    喊到最后,林华的语调都变得颤抖起来。

    不单单是他的声音,就连他的面孔,此刻也是惨白如纸,双眼更是露出从没有过的惊恐、惧怕。

    当看见陆鸣将自己的那群炮灰轻而易举击倒,林华只是惊讶了一下,非但没有惊恐,反而激动不已,因为这印证了他的猜测,也因为他有钱豹这张王牌。

    当看见陆鸣将钱豹一拳轰飞,他也没有恐慌,因为他早就猜到三爷和郑柯是陆鸣杀的,不管陆鸣是如何杀的郑柯,郑柯怎么说也是内劲大成武者,可想而知陆鸣的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不过更加惊讶而已,没想到陆鸣的实力这么强。

    不过他了解钱豹,知道钱豹自大惯了,没把陆鸣放在眼里这才吃了亏,一旦钱豹动了真怒,全力应对,在内劲武者里,还真就没有多少人是钱豹打不过的,这也是为什么明明知道钱豹是个无恶不作的嗜血杀手,李家还帮钱豹摆平一切,招到麾下,李家看中的,就是钱豹这份远超同境界武者的强大实力。

    当看见陆鸣竟然跟钱豹用以命搏命的手段,林华慌了,不是害怕钱豹会败,而是怕钱豹直接将陆鸣给杀了,因为家主给他的命令是试探,一旦试探成功,要把活的陆鸣抓回去。

    但就在他准备出声制止钱豹的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陆鸣竟然一拳将钱豹的脑袋轰碎,直接把钱豹给杀了。

    这一幕,顿时让林华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钱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被陆鸣杀了,但林华看得却是一清二楚,连锋利大刀都难伤陆鸣,陆鸣还是人吗?

    直到此时,林华才彻底明白过来,他一直认为陆鸣是在特别调查局的帮助下才杀了三爷和郑柯错得有多么离谱,就凭陆鸣露出的这一手,就足以斩杀三爷和郑柯了!

    不惧刀剑,轻而易举就杀了内劲巅峰武者钱豹,面对如此凶残的陆鸣,林华哪里还敢留在这里,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他要把这个重磅消息带回李家,他要告诉家主,之前有关陆鸣的一切猜测都是错的,陆鸣,是个怪物,而且余淮大师的失踪,恐怕也和陆鸣脱不了关系。

    一刹那间,林华想通了许多,但很可惜,陆鸣既然彻底暴露了实力,又怎么可能放任他回去报信呢?

    就在林华和司机火急火燎想要开车逃跑的时候,陆鸣以闪电般的速度逐渐逼近。

    随着肉身的力量不断增强,无论身体的柔韧性、爆发力、速度……等都得到了匪夷所思的提升,如今百米的距离,只要陆鸣爆发全力,估计用的时间超不过六秒,完全可以刷新百米短跑的世界纪录了。

    但林华所乘的商务面包价值不下五十万,车速虽没有跑车那么快,但也不弱,再加上司机猛踩油门,眨眼间就窜出去老远,而且只会越来越快。

    陆鸣当然没有傻到会跟一辆车比谁跑得快,虽然如果施展仙影迷踪这门轻身灵技,他一样能追上,但他不是一根筋的人,随手抄起地上的几块石头,瞄准方位,猛地投掷出去。

    噗噗噗!!!

    随着几声闷响传出,商务面包车的一侧轮胎顿时漏气干瘪下来。

    下一瞬,面包车由于失去平衡,再加上速度太快,直接翻滚起来,滚了足足五六圈才哐当一声重重落地,不再动弹丝毫。

    此时的面包车不但玻璃窗尽碎,车身更是受损严重,几乎变成一堆废铁。

    陆鸣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几个闪跃来到车旁,手一用力,车门便被他硬生生撕开。

    这时一道微弱的呼喊声从车内传出。

    “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救救我!”

    陆鸣定睛一看,一个满脸是血,估摸能有三十多岁的男人正躺在车里,身体被座位死死卡住,动弹不得,而开车的司机早已头破血流,没了呼吸。

    这个大难未死的幸运儿,正是林华。

    林华一脸乞求地看向陆鸣,即使明知道是陆鸣把自己害成这样,现在也只能向陆鸣求救,因为他明白,如果陆鸣将他扔在这里,他一定会失血过去而死,也就是说,如果他想活下去,陆鸣是他唯一的机会。

    但陆鸣会救他吗?

    陆鸣冷眼看着这个男人苦苦哀求,没有说话。

    “我是李家的人,我知道很多李家的秘辛,只要你能救我,我一定全都告诉你,我发誓!”

    瞧见陆鸣无动于衷,林华连忙继续求饶道:“我也可以做你在李家的内应,你让我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求求你,我只想活着!”

    不得不说,林华还是有几分智慧的,即使到了这步田地,也没有被死亡的威胁吓得惊慌失措,反而做出对他最有利的抉择。

    他相信,只要陆鸣是聪明人,就一定会被他的条件吸引,而且他也真打算那么做,为了活命,他什么都不在乎。

    陆鸣当然能够看出他说的是心里话,出声道:“是谁告诉你我的行踪?”

    林华知道这是他活下去的唯一机会,不敢怠慢,急声回道:“是季家的邱玉芬,是她通知李家的!”

    果然!

    陆鸣深深看向他,淡淡道:“你确实很有价值!”

    然而就在林华双眼一亮,心生希望之时,陆鸣紧接着摇了摇头,一脸可惜地喃喃道:“很可惜,我赶时间!”

    说完,陆鸣返身朝回走去,同时向后遥遥一指,一簇夺命的火焰直奔面包车和车里的林华而去。

    林华万万没想到陆鸣竟然会拒绝,不甘心地吼道:“不……”

    下一瞬,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面包车熊熊燃烧起来,将他最后的声音淹没。

    陆鸣瞥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十几个青年,一抹不忍只在他眼中停留了瞬间便消失无影,他手指连弹,十几个青年便同钱豹一样,化成了灰烬。

    迅速将现场清理了一遍,陆鸣这才离开这里。

    “我说小伙子,你上个厕所怎么那么久,你要再不回来,我都要走了!”

    看见出手阔绰的顾主回来,等了足足五六分钟的司机不由发起了牢骚。

    “肚子不太舒服,麻烦你了!”

    陆鸣将错就错地解释道。

    司机又嘟囔了一句,这才发动车子,继续向城里驶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