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3章 一反常态的季兰华!
    季家,远山别墅。

    季晓婉秀拳紧攥,娇小的身体瑟瑟发抖,原本甜美可爱的脸庞此刻满是怒火。

    看了看站在窗前用后背朝着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脸色铁青,坐在沙发上胸脯起伏的母亲,最后瞥了一眼一脸尴尬的哥哥,季晓婉双唇紧抿,眼眶泛红,眼中更是写满了失望。

    诺达的厅堂此时静悄悄的,压抑极了!

    过了半晌,季晓婉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咬牙说道:“只要你们不再找陆鸣哥的麻烦,我愿意嫁到陈家!”

    瞧见妹妹如此伤心难过,季晓明张嘴想要劝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这时邱玉芬像受了刺激一样,当即恨铁不成钢地斥责道:“我们把你许配给陈毅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张嘴闭嘴就替那个乡巴佬说话,你眼里还有我们吗?”

    季晓婉带了哭腔质问道:“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好,那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问过我愿不愿意嫁给陈毅吗?你问过吗?”

    啪!!!

    “混账玩意,你怎么跟妈说话呢,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知好歹,不懂感恩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邱玉芬猛地站起身,甩手给了季晓婉一嘴巴,而后恼羞成怒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嫁给陈毅吗?如果不是咱们家跟陈家早就定了娃娃亲,你以为能轮得到你?你居然想跟一个乡巴佬私奔,现在还替他求情,我告诉你,没门,你不想嫁,也得嫁,至于那个乡巴佬,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瞧见母亲动手打妹妹,季晓明连忙劝道:“妈,妹妹也是一时糊涂,你……”

    不过还没等他说完,邱玉芬便瞪向他,臭骂道:“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还敢替这个不孝女求情?你身为季家第三代长子,整天花天酒地,不学无术,日后怎么能继承季家的家主之位?我以为你玩够了慢慢就能长大了,没想到你居然帮那个小畜生进季家,我怎么生出你们这两个废物,白眼狼,你们哪有一点像我?啊?”

    季晓明直接被骂得低下了头,不过心里嘟囔道:“就像我愿意是你儿子似的!”

    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季兰华不耐道:“好了,说那些有什么用。”

    转过身,季兰华看了一眼女儿,淡淡道:“你真那么喜欢陆鸣?”

    季晓婉没有回答,捂着红肿的脸无声哭泣。

    邱玉芬突然问道:“你问这个干嘛?难道你还真想让晓婉和那个小畜生好?”

    回到家,邱玉芬便从福伯口中得知了情况,知道要是没有丈夫的允许,女儿是不可能跟着陆鸣离开季家的,本就对丈夫的做法很不满,此刻听见丈夫这么问,更不乐意了。

    季兰华没有理会妻子,眼神复杂地看着女儿,唏嘘道:“你可以不嫁给陈毅。”

    季晓婉顿时一愣,没想到向来利益至上的父亲会这么说,不过旋即一脸不信地说道:“那你还要对付陆鸣哥?”

    季晓明也是一惊,邱玉芬则双眼大睁,不可置信地喊道:“兰华,你疯了吗?你怎么能……”

    季兰华不耐烦地瞪了妻子一眼,冷冷打断道:“你给我闭嘴,我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管。”

    邱玉芬没料到丈夫竟然当着儿女的面这么吼自己,气得浑身发抖,说了“好好好,我在你们季家就是个外人,我不管了,我不管了行了吧”,便摔门而出。

    季兰华没有理会愤然离去的邱玉芬,看向女儿说道:“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也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但我不在意,因为我是季家的下一任家主,我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你们,更得考虑季家的兴衰,而你身为我季兰华的女儿,就注定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就注定要为季家牺牲。”

    说到这里,季兰华望向窗外,幽然叹道:“如果陆鸣喜欢你,而且给季家带来的助力不弱于陈家的陈毅,那么我不会阻拦你,但你应该清楚,陆鸣压根就没喜欢过你,他只是把你当成妹妹看待,我承认我低估了陆鸣,但跟陈家比,他还不行,起码现在不行,所以无论陆鸣出于什么目的执意要带你离开,他都必须先过陈家这一关,否则,休想!”

    季晓婉着实被父亲的这一番话震撼到了。

    从小到大,父亲基本很少关心过自己,整天就忙着家族的事情,更别提像今天说这么多话了,可以说,从她记事儿起,父亲对她说大话再到一起也没比此刻多多少。

    她突然发现父亲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无情,可是……

    就算父亲说的很对,就算陆鸣不喜欢自己,但自己喜欢他啊!

    即使不能得到他的心,季晓婉也想留在他身边,不想嫁给其他任何人啊!

    不过跟陆鸣的安危相比,自己的幸福又算得了什么呢?

    季晓婉止住眼泪,哽咽道:“爸,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求你让陈家放过陆鸣!”

    季兰华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点了点头。

    然而站在门外,听到这一切的邱玉芬顿时咬牙切齿,一脸怨毒地喃喃道:“想要放过那个小畜生,晚了!”

    …………

    …………

    陆鸣并不知道季家发生着什么,他现在眼神冰寒地盯着后视镜,他发现从别墅出来,他就被人盯上了。

    “师傅,停车!”

    陆鸣瞥了一眼紧紧跟在身后的两辆没有牌照的商务面包,说道。

    “你不是要到远山别墅吗?”

    出租车司机靠路边停下,纳闷道。

    “我办点事,几分钟就好,你在前头等我!”

    陆鸣拿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推开门下车。

    “那好吧,我就等你几分钟哦!”

    司机不知道他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下车干嘛,也没多想,发动引擎准备在前边一个小卖铺等他。

    陆鸣后退看了一眼,随后径直走进了一条乡间小路。

    两辆商务面包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不过刚进入那条泥泞小路,两辆车便停了下来,只见陆鸣站在路中央,挡住了去路。

    几秒钟后,车门打开,十来个健硕青年呼啦一声下了车,个个手提砍刀,什么话也没说,面色凶狠地朝陆鸣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