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7章 拳意!
    顾立生一头白发,面容褶皱,身形消瘦,虽然穿着练功服,但显露在外的肌肤明显很松弛,还带有点点老年斑,乍一看跟那些在公园里打太极的七老八十的普通老头没有什么两样。

    但看着看着,陆鸣就看出了不同。

    顾老神情专注,虽然动作缓慢,但极为流畅自然,而且呼吸十分均匀,一呼一吸间,更是与动作完美契合,给人一种浑然天成之感,仿佛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境油然而生。

    似小溪流水般淡然,又似幽静湖泊般安谧,还似汪洋大海般广阔深远。

    平凡中蕴着不平凡!

    越是感受这种意境,陆鸣越发觉得不凡。

    突然,他似想到了什么,连忙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

    瞧见陆鸣这个模样,林少商不明所以,但正在打着太极拳的顾立生却有些意外地扫了他一眼,似看出来了什么,动作未停,反而像来了兴致,太极拳打得更为行云流水。

    过了片刻,见顾老收功,而陆鸣还是闭着眼,林少商怕顾老以为陆鸣是等的不耐烦了才会这样,刚想提醒,被顾老急忙制止了。

    “不要打扰他!”顾立生将林少商拉到一旁,颇有几分期待地看着陆鸣,轻声问道:“小林,他就是陆鸣?”

    “嗯!”林少商点了点头,而后好奇道:“他这是……”

    顾立生没有回答,感慨道:“此子,不凡啊!”

    既然人家不说,林少商也不好多问,只能陪着顾老安静等着。

    这一等,就是半个钟头。

    当陆鸣睁开双眼时,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哪里还顾得上老八和顾老,陆鸣双手化拳,迫不及待地习练起刚刚入门的拳法——霸拳!

    霸拳,每一拳都带着王霸之气,讲究的就是大开大合,以势压人,一往无前。

    之前陆鸣还不得其会,但自从看见顾老打太极拳,他心有所悟,仿佛打开了一道天窗,对于拳法的理解豁然开朗。

    此刻,他每次出拳,不但劲风呼啸,更是气势非凡,宛若猛虎下山,凶威赫赫,更似战神临世,无所畏惧,睥睨天下。

    同时,也有一股意境自然而生,虽没有顾老打太极拳时那么明显,也没有那股自然而然的意境,但也渐出雏形,有无敌之势隐现。

    看到如此刚猛霸道的拳法,顾立生双眼熠熠生辉,苍老的脸庞更是激动无比,等陆鸣将一套拳法施展完毕后,顾立生不由失声叫好道:“好拳法!”

    收拳,陆鸣吐出一口浊气,连忙走到顾立生身前,抱拳一拜,恭敬道:“多谢顾老!”

    顾立生自然明白他谢什么,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急忙问道:“你刚才施展的是什么拳法,可否告诉我?”

    陆鸣没有隐瞒,笑着回道:“霸拳!”

    “霸拳,霸者之拳!”顾立生喃喃两句,随后大笑道:“好好好,气势如虹,所向无前,不愧是霸拳,真是好名字,也是好拳法,没想到陆小友小小年纪,就有机缘得到如此拳法,更是练至此等境界,不凡,不凡啊!”

    “顾老谬赞了!”陆鸣谦虚一笑,感激道:“如果不是您慷慨点拨,我也不会有所明悟!”

    陆鸣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感激顾老,因为他刚才突然想起从顾老那里感受到的意境,就是修仙传承记忆中记载的,武修将拳法练至高深境界才会明悟的——拳意!

    要不是顾老大方将拳意尽显,他也不会有机会去感受拳意,触类旁生,明悟出属于他自己的拳意,同时让霸拳达到小成之境,他怎能不感激顾老呢?

    而且一旦有了属于自己的拳意,无论修习什么拳法,都会事半功倍,这才是他最大的收获!

    想到此,陆鸣再次抱拳三拜,极尽感激之情。

    这回顾立生没有劝阻,心安理得受了他三拜,而后好奇道:“不知陆小友武道修为如何?”

    陆鸣如实回道:“算是刚入化劲吧!”

    顾立生似乎早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答案,没有露出震惊的神情,一脸欣慰地感叹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陆鸣谦虚道:“跟顾老这种拳法宗师相比,我这点成绩微不足道!”

    领悟了自己的拳意,陆鸣这才真正感受到顾老的深不可测,如果他所料不错,顾老即使未入武道宗师,在化劲大师中也是顶尖的,更不用说顾老对于拳法的造诣。

    虽然他没见过宗师,但他敢肯定,顾老的拳法造诣,绝对堪比宗师级的。

    在陆鸣看来,即使自己手段尽出,都不一定是顾老的对手,这也是为什么他对顾老如此尊敬,愿意一拜再拜的原因之一。

    就在这时,林少商一脸苦笑地说道:“你俩说什么我都听不懂,要不我先进屋等你们?”

    陆鸣和顾立生相视一笑。

    顾立生随后大声喊道:“走,咱们进屋再聊,老婆子,来客人了,上茶,上我珍藏的那盒大红袍!”

    …………

    …………

    “其实你的事情早在小林跟我说之前,我就已经听说了,原本我是不打算管的,但听小林说我服用的保健药是你研制的,我这才想见见你,不过我依旧是没想管你和季家、陈家之间的那点破事,只是想当面感谢你而已,但现在……”顾立生品了口茶,笑吟吟地看向陆鸣,话锋一转,“我改主意了!”

    “因为我的武道天赋?”陆鸣笑问道。

    顾立生摇了摇头,大有深意地说道:“不只是这一点,最主要是我见到你,就知道你不是那种我不喜欢的人!”

    这个“我不喜欢”,说得十分讲究,不讨论陆鸣为人如何,品行如何,只看眼缘。

    而以顾立生的眼力,又怎么可能看错人呢?

    同时也能从侧面让人品出顾立生是什么样的人。

    无论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无论你是能人,还是庸人,只要投缘,那就是朋友,如果不投缘,你是好人又如何?你是能人又如何?

    照样不鸟你!

    随性,也可称之为任性,但人家确实有任性的资本……

    人家已经抛出了橄榄枝,要是不接着,那就太蠢了,陆鸣旋即笑道:“能够得到顾老青睐,晚辈荣幸之至!”

    顾立生笑着点了点头,随口说道:“陈家那边我会去说,你就不用管了,不过季家那头,还得看你自己,毕竟你拐跑了人家的女儿,总要跟人家一个说法,而且你那小女朋友的心情,你也得照顾不是!”

    陆鸣尴尬一笑:“顾老,您误会了,我和晓婉不是那种关系!”

    顾立生先是一愣,随后笑眯眯劝道:“年轻人精力旺盛,我懂,我懂,不过你也得收收心,别把精力都放在女人身上,有两三个红颜知己就可以了,千万不能荒废了你的武道天赋,这才是正经事!”

    “两三个红颜知己?”

    陆鸣和林少商脸色皆是一惊,内心更是不由古怪起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