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5章 风雨渐起!
    上午十点,隆城机场,一架私人飞机缓缓落地。

    舱门打开,随着几名不苟言笑的保镖先行下来,一位身着笔挺西装,容貌俊朗的年轻男子缓步走了出来。

    看见帅气青年,早已等候在豪车边的马迁急忙走上前,恭敬说道:“大少爷,您可算回来了!”

    帅气青年扫了一眼跟在父亲身边多年的管家,他很少见到马迁露出如此神色,笑着打趣道:“马叔你如此惊慌的时候可不多见啊,莫非我走了半个月,隆城的天塌了不成?”

    马迁不敢怠慢,小声说道:“大少爷,您的未婚妻跟人私奔了!”

    “哦?”帅气青年眉头一皱,“马叔说的是季家的季晓婉?”

    马迁点了点头,将事情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听完,帅气青年脸色恢复平静,用不在意的口吻说道:“晓婉和我的婚事是爷爷和季伯伯订的,晓婉反对很正常,别说是晓婉,其实我也不赞成,我们俩也就小时候见过几回,哪有什么感情,更别提一起生活了,既然她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咱们应该祝福才对,何必大动肝火呢!”

    马迁没想到大少爷会这么想,提醒道:“大少爷,您应该清楚,您和季家小姐的婚事多么重要,关乎甚大,您回到家,可千万不能在老爷和家主面前这么说啊!”

    “马叔,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谨小慎微了!”帅气青年揶揄一句,而后笑着说道:“马叔,你是自己人,我不妨告诉你,我这次回来,本就打算跟季家断了这门婚事。”

    马迁闻言一惊,“婚约可是家主订下来的,您怎么能……”

    未等马迁说完,帅气青年轻笑道:“如果要不是你提起晓婉,我都快把她忘了,你以为咱们陈家和季家联姻是对咱们陈家有利吗?我看不尽然,用一个不在乎的女人拴住我,季家可真是打着好算盘啊!”

    马迁迷糊道:“大少爷,您的意思是……”

    “季晓婉跟人私奔这么丢人的事情,季家不但不藏着掖着,反而闹得满城风雨,难道你不觉得可疑吗?”帅气青年眼中流露出一抹智芒,冷冷一笑:“呵呵,‘冷面虎’季兰华,想拿我们陈家当枪使,难道真以为我们陈家都是傻子嘛!”

    马迁双眼一震,瞬间明白了什么,“您是说……”

    帅气青年没有回答,俊朗的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虽然我不在意季晓婉跟谁在一起,但既然敢带走我名义上的未婚妻,又能让季兰华这般做,我倒想会会那个叫陆鸣的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在这时,一道仿佛凤鸣般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什么陆鸣?”

    马迁回头,便看到一位身着一身素色长裙,面容绝美,气质出尘,宛若仙女般的绝色美女缓缓从飞机上下来,不由诧异道:“这位是……”

    帅气青年回眸一笑,眼中满是爱恋之色,“没什么!”

    上前一步,握住绝色美女的玉手,帅气青年柔情似水地说道:“这位是我陈毅这辈子,唯一爱的,也是唯一要娶的女人,叶青岚!”

    这个帅气青年,正是“隆城四少”之首,陈家的陈毅!

    …………

    …………

    随着季晓婉与陆鸣私奔的消息在隆城上流社会流传,不单单是陈家,就连其他三大家族,还有各方势力也是震惊莫名,都在猜测或者设法打听,陆鸣是什么人!

    不是因为陆鸣多么有名,而是因为陆鸣抢走的是陈毅的未婚妻。

    那可是陈毅啊,在隆城如日中天,堪称隆城乃至吉省年轻一代第一人的陈毅啊!

    那个陆鸣怎么有胆子抢走陈毅的未婚妻,他怎么敢!

    有无数人震惊,也有无数人等着看陈家,准确的说是陈毅的雷霆动作,当然,也有人幸灾乐祸。

    隆城市富人区的一栋别墅内,一位脸色白皙、长得像女人似的青年躺在床上,摸了摸胸口处一道长长伤疤,眼露怨毒之色,“陈毅啊陈毅,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位于隆城市市中心的一所武馆内,一名身高足有两米,身材状若蛮牛的英武男子一拳将百斤重的沙包打碎,而后畅快道:“居然敢给那个臭屁家伙带绿帽子,陆鸣,你很好,非常好,哈哈哈!”

    与此同时,闫氏集团所在的商业大楼的顶层,一位长相斯文的青年站在落地窗前俯瞰,微微眯了眯眼,唏嘘道:“看来隆城又要风起云涌了,不过也是,隆城真是平静太久了!”

    这三人,正是被陈毅从小压制,同为“隆城四少”的另外三位:李元亮、风南笙、闫不语,更别提那些都不配与陈毅相提并论的世家公子哥了!

    不过也有人替陈毅打抱不平,同时兴高采烈,那就是倾慕陈毅许久的那些名媛、小公主们,仿佛看到了嫁入陈家,成为陈毅女人的机会。

    年轻一辈如此震惊和好奇,老一辈的人消息更为灵通,自然也是关注此事,不过他们关注的角度却不同,看得更深、更透彻。

    但无论关注的点在哪里,整个隆城上流社会都被这件事吸引住了目光,尤其是那个叫陆鸣的年轻人!

    可以说,陆鸣在隆城市真正出名了,不过出名的方式有些另类而已……

    隆城风雨渐起,但作为这次事件的绝对主角,陆鸣压根就不知道,也没在意。

    跟晓婉吃完早饭,聊了一会儿天后,陆鸣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盘膝而坐,眉头深锁,正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修炼那门不知品阶,还残缺不全的功法——凤傲九诀!

    “不管了,先试试再说!”

    犹豫片刻,陆鸣终于下定决心,出去告诉晓婉无论自己房间出什么事情,都不要进来,也不要让人进来,随后回到房间,用仅剩不多的灵石布置了一个小聚灵阵和防护阵法,这才轰然运转修为,按照凤傲九诀的第一诀,开始修炼。

    下一瞬,他全身的衣物无火**,露出他那洁白如玉的身体。

    不过随着凤傲九诀的第一诀在他脑海里回荡,他的肌肤逐渐发红,丹田内的火灵气更是不受控制地溢出体外,在他皮肤上熊熊燃烧起来,将他衬托得仿若一个火人。

    但他并没有感觉到灼烫或者不适的感觉,反而感觉异常舒服,前所未有的舒坦。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火灵气形成的火焰尽数幻灭,他的肌肤也不再发红,这时他猛然睁开眼睛,看了眼身体,然后又内视己身,错愕不已。

    我这就练成了凤傲九诀的第一诀?

    说好的危险呢?

    说好的极难修炼呢?

    哪去了?

    要不要这么轻松,这么容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