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4章 商量!
    “季家老早就和陈家订了这门婚事,准备将季晓婉嫁给陈家的陈毅,你这么一顺便,不就相当于横刀夺爱嘛,不单单是让季家难堪,更是把陈家给得罪很了,再加上李家,你这直接把隆城五大家族的三家给得罪了,一旦他们真想对付你,就算是我,也保不了你啊!”

    闫守宽一脸焦急地看向陆鸣。

    这回他是真着急了,就算是以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不敢说与其中一家为敌,更别说同时与三大家族作对了,这不是有没有胆量、有没有气魄的事情,而是纯属作死!

    林少商过来之前也早已从闫守宽那里了解了详情,虽没说什么,但眼中的焦急和担忧却一览无余。

    “好你个季兰华,竟然敢坑我!”

    如果陆鸣现在还不知道这些消息是季兰华故意放出去的,那他就不是陆鸣了。

    陆鸣此刻脸色阴沉无比,双目更是寒芒凛冽,他之所以能那么轻易带走季晓婉,就是和季兰华达成了条件,但他没想到季兰华竟然不守承诺,出尔反尔,真是可恶至极。

    但他知道此时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必须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麻烦,之后再研究怎么跟季兰华算这笔账。

    陆鸣心思急转,脸色恢复平静,问道:“闫大哥,季家和陈家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闫守宽叹道:“季家现在倒没什么动作,不过陈家闻听此事,怒不可歇,已经放出话来,要抓你问个明白!”

    “这是准备用陈家敲打我吗?”陆鸣若有所思,随后歉意地看向闫守宽和老八,将自己与季兰华交谈的内容粗略说了出来:“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我当时……”

    听完,闫守宽先是一惊,思忖片刻,而后分析道:“虽然季兰华冷酷无情,但一向重诺,既然你跟他达成了协议,那么他自己应该不会为难你,看来他是想来个一箭双雕,一是用你转移陈家的怒火,二则是探探你的虚实,将麻烦全部推脱出去,不愧是‘冷面虎’季兰华,真是好算计啊!”

    陆鸣说道:“闫大哥,依你看,现在我该怎么办?”

    闫守宽看了一眼陆鸣,“如果我让你把季晓婉交出去解决此事,你应该不会干吧?”

    陆鸣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果然!

    闫守宽内心一叹,认真问道:“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你跟季晓婉到底什么关系?”

    陆鸣猜到了闫大哥是什么意思,斩钉截铁地回道:“她喜欢我,但我不喜欢她,我们已经说明白了,她现在是我的妹妹,不过就算是我妹妹,我也不会把她交出去,让她跟一个不喜欢的人结婚!”

    “可是现在隆城所有人都认为你俩是情侣关系啊!”闫守宽唏嘘一声,不过得知陆鸣和季晓婉并不是那种关系,那么这件事性质就变了,解决难度也就大大降低了。

    “既然如此,咱们现在只需要面对陈家的发难就可以了,这样吧,我先出面帮你说说,看看情况!”闫守宽想了想说道。

    “不行,如果你出面,那么咱们的关系也就暴露了,会害了你的!”陆鸣当即拒绝道。

    闫守宽明白他指的是李家的威胁,心里有些感动,但无奈一笑:“现在除了我用闫家的背景站出来稳住陈家,也没其他办法了!”

    陆鸣也知道这个理儿,闫家和陈家同为隆城五大家族之一,地位身份相当,由闫大哥出面,想必可行,但这样一来,之前的所有计划就打乱了,而且一旦李家知道了他干的事情,必定会连累闫大哥,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闫大哥,这件事我来处理!”陆鸣决然道。

    虽然暂时没想到办法解决,但这件事因他而起,那他有责任自己承担,大不了跟陈家硬拼就是了,反正已经跟李家成了死敌,再多一个敌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闫守宽岂能猜不到他的想法,连忙劝道:“虽然你实力非凡,但也只是一个人,羽翼未丰,跟这样的庞然大物硬磕,不明智,也不值当,最好还是和平解决!”

    就在这时,一直未说话的林少商突然开口,道:“守宽,你的意思是只要陆鸣能找到跟陈家差不多的靠山,陈家就不敢妄动了?”

    闫守宽点了点头,可是陆鸣和林少商都是从宝鸡县出来的,在隆城市除了自己,哪还认识什么大靠山啊!

    林少商笑着说道:“那你觉得顾立生,顾老,如何?”

    闫守宽闻言双眼一亮,暗叹自己真是记性差,怎么把这茬忘记了,不过随后迟疑道:“以顾老在吉省的地位,倒是没问题,但他会同意吗?”

    “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试试了!”林少商耸了耸肩,然后看向陆鸣,若有深意地说道:“而且我相信只要小陆和顾老见面,顾老一定会同意的!”

    听见林少商如此说,闫守宽和陆鸣皆是一惊。

    …………

    …………

    闫守宽和林少商一走,季晓婉就来到陆鸣身边,好奇道:“哥,你们是遇上什么难事了吗?”

    陆鸣一边吃饭,一边平静回道:“没啥事,就是谈些公事!”

    季晓婉虽然天真烂漫,单纯善良,但并不代表她傻,撅着小嘴说道:“哥,你又骗我,他俩进来的时候就一脸焦急,走的时候更是闷闷不乐,而你则是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季晓婉陡然想到了什么,试探道:“哥,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我离家出走的事情?”

    陆鸣没想到这小妮子眼睛这么毒,一下子就猜到了什么,内心一震,不过面色不显,刮了一下晓婉的鼻尖,笑骂道:“你这小脑袋瓜一天天瞎想什么呢,没有的事儿,工作嘛,难免会遇到问题,解决就好了,跟你一点也没关系,别瞎想!”

    季晓婉哦了一声,随后没再多问,低头吃着东西,但明显在乱想着什么。

    看见她这个模样,陆鸣有些感慨。

    后悔吗?

    陆鸣确实有点后悔,但不是后悔将晓婉带出来,而是后悔相信季兰华。

    一旦晓婉知道她父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真不知道她会怎么办。

    估计会很伤心吧!

    陆鸣怜惜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抬头望向窗外,心里喃喃道:“晓婉的父亲是这样,那么抛弃我的那两个狠心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