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2章 离开季家!
    望着陆鸣和二小姐离去的背影,福伯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面色平静的季兰华,一脸的欲言又止。

    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季兰华会让陆鸣带走二小姐。

    自从季兰华年轻时显露出非凡的才华,家主便让他跟在季兰华身边,一打眼,已经有十多个年头了!

    可以说,季兰华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季兰华的性格和能力,他虽不敢说全部知道,但六七分总是有的。

    季兰华自幼便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稳重,但伴随而来的还有冷酷与无情。

    只要是季兰华想要做的事,无论再难,也会想方设法去做,甚至可以不折手段。

    在季兰华眼中,利益,尤其是家族的利益永远是最重要的,什么亲情、爱情、友情,都可以排在之后,不,应该是必须排在之后。

    因为季兰华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季家的家主,而事实上,季兰华的父亲季明远早已隐居幕后,所有事情都是由季兰华来管理,可以说,季兰华已经是季家的家主,只不过差一个过场而已。

    如此重利益不重感情的人,怎么可能任由陆鸣将二小姐带走呢?

    难道季兰华不知道二小姐这一走,会带来什么影响吗?

    福伯不相信季兰华不知道,所以他非常困惑。

    …………

    当陆鸣和女儿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后,季兰华淡漠道:“福伯,将二小姐离家出走的消息告诉陈家,就说,二小姐跟一个叫陆鸣的年轻人私奔了。”

    福伯陡然一惊,连忙道:“这……”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季兰华便打断道:“照我说的去做,对了,你把这个消息也放出去。”

    听见季兰华如此安排,福伯完全摸不着头脑,既然让二小姐离开,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虽然他心里有一肚子疑问,但他明白,有些事不是他该过问的,叹息一声,离去了。

    “我的女儿,不是那么好带走的,无论你说的多么漂亮,只有过了陈家这一关,才有资格让我信服!”

    待福伯走后,季兰华这才眯了眯眼,深邃如幽潭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幽芒,冷酷喃喃道。

    …………

    …………

    其实不单单是福伯,就连跟陆鸣一起走出季家大门的季晓婉也是迷糊糊的。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真会同意自己离开,她现在十分好奇陆鸣究竟和父亲谈了什么,才会让父亲这种人唯利是图的人同意。

    “哥,我爸找你说什么啦?他怎么会同意我走呢?”季晓婉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陆鸣,一肚子的好奇。

    “当然你是父亲看我威武不凡,被我的气势所折服,这才同意啦!”陆鸣笑道。

    “哥,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季晓婉小嘴一撅。

    “好,那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你父亲是迫于我强大的武力,才不得不答应的!”陆鸣耸了耸肩。

    “哥!”季晓婉小嘴撅得更翘了,随后似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哥,你是不是答应我父亲什么条件了?”

    陆鸣内心一惊,不由感慨一句知父莫若女啊!

    没错,他确实跟季兰华达成了某种协议,但他不会将这些告诉季晓婉的,一是怕她多想,二则是他不希望单纯善良的季晓婉掺和进这些龌龊事。

    “放心吧,你哥我向来都不是吃亏的人!”陆鸣安慰了一句,旋即岔开话题问道:“对了,你现在自由了,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

    见陆鸣不想多说,季晓婉也就没再多问,只是默默将陆鸣的这份心意记在心里,同时,还有喜欢……

    不过这时季晓婉突然发现自己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那你还想回人民医院吗?”陆鸣提议道。

    “我也没想好!”季晓婉低声回道。

    陆鸣知道她还没从这些事情当中缓过神来,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你先留在我身边,等你想好了,再说!”

    季晓婉双眼明亮,连忙点了点头。

    看到她这样,陆鸣岂能猜不到她的想法,内心一叹,没有多说什么,打了个出租车,朝郊区闫守宽给他准备的别墅驶去。

    而与此同时,位于隆城市东城区的李家豪宅里,此刻却响起一道愤怒的吼声。

    “调查了那么久,还没有查到旭东和郑柯究竟是失踪了还是死了,现在就连余大师也不知踪影,我要你有何用!”

    面对家主的质问,王海噤若寒蝉,不敢言语。

    李振天怒视向低头不语的王海,继续喝问道:“你说旭东和郑柯的失踪跟陆鸣没关系,而是另外几家的人所为,那你现在查清楚是哪家干的了吗?”

    王海硬着头皮回道:“没……没查到,不过……闫家最有可疑,尤其是闫守宽,他一直跟三爷作对,我……”

    还没等王海说完,李振天就恨铁不成钢地打断道:“我也知道闫守宽跟旭东有仇,不光是我,整个隆城都知道,但你觉得他可能吗?他敢吗?就算是他做的,你觉得以他的头脑,会让你查出来吗?你动动脑子好不好?”

    王海被家主的一席话说懵了,那到底是不是闫守宽、闫家做的啊?

    瞧见他这个模样,李振天一脸的失望,冷声道:“你先说说余大师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王海如蒙大赦,连忙回道:“我也不清楚,但我听手下人报告,前几日余大师买了火车票,坐火车北上了!”

    “北上?哪?”李振天一皱眉。

    “燕京!”王海如实回道。

    “燕京?怎么可能?”李振天质疑。

    “我也奇怪,但他确实用的他身份证件买的票!”王海也纳闷余大师怎么突然去燕京了,但事实就是这样,他只能如实说。

    “你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如果这事儿都办不好,你知道是什么后果!”李振天冷声道。

    “是,我一定办好,一定!”王海连忙保证。

    就在这时,林华匆匆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脸色很不好看的王海,先是一怔,然后走到李振天身旁,耳语了几句。

    “你说的是真的?”听完,李振天疑惑道。

    林华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李振天思忖片刻,沉声道:“你去调查一下他来隆城干什么,顺便,试探一下他!”

    林华迟疑道:“家主的意思是?”

    李振天眼神一冷。

    林华会意,告退离开,不过离开前,又看了王海一眼。

    王海从林华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得意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