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1章 真正的威胁!
    “你想带走晓婉,问过我了吗?”

    这道声音一起,还站在门外的季晓明浑身不由一哆嗦,艰难转过头,脸色顿时一白,冷汗更是在额头浮现。

    季晓婉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也是小脸一紧,满眼的担忧。

    不单单是他俩,就连福伯也是面露惊容,看向陆鸣和季晓婉的目光带着些许遗憾和同情。

    “看来二小姐注定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啊!”福伯内心叹息一声。

    几秒钟后,随着脚步声逼近,一个穿着中山装,身姿挺拔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陆鸣的视线里。

    也就在这时,季晓明低下头,胆战心惊地喊道:“爸!”

    福伯则抱拳一拜。

    虽然季晓婉没有开口,但抓着陆鸣胳膊的小手更加用力了。

    中年男子只是在陆鸣身上扫了一眼,便朝福伯说道:“福伯,你先领着这个不肖子出去!”

    语气平静,但却给人不容置疑的感觉。

    福伯张了张嘴想要劝说什么,但话到嘴边最后还是咽了回去,拽着一脸郁闷的季晓明离开了。

    等到福伯和季晓明彻底离开二楼后,中年男子说了句“你跟我出来”,便转头走出了房间,自始至终,都没看季晓婉一眼。

    季晓婉一脸担忧地看向陆鸣,陆鸣笑着安慰了一句“你先在这里安心等我,我一会儿就带你离开这个冷漠的家”,方才迈步跟了上去。

    …………

    …………

    跟着中年男子来到二楼的一个书房,陆鸣这才认真打量起季晓婉的父亲。

    没错,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季晓明兄妹俩的父亲,季家下一任家主继承人——季兰华!

    他个头一米七五左右,身形不胖不瘦,肤色很白,但长相很普通,不过清瘦的脸颊却自然而然流露出不怒自威之感,尤其那双狭长的眼眸,深邃如幽潭,仿佛能看透人心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按照年龄来算,季兰华应该四五十岁,但不知是保养得很好,还是天然就这样,岁月并没能在他脸上留下多少痕迹,让他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

    陆鸣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打量陆鸣。

    一时间两人无话,只是彼此对视,但气氛陡然凝固,宛若冰窟。

    过了片刻,季兰华率先打破沉默,问道:“你真的爱晓婉吗?”

    陆鸣不答反问道:“你爱你的女儿吗?”

    季兰华深深看了陆鸣一眼,诚然道:“爱,但与家族之间进行选择,我会选择家族!”

    陆鸣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自己的女儿!”

    季兰华说道:“可惜你不是我!”

    陆鸣嘴角微扬,“幸好我不是你!”

    语毕,书房内又陷入了沉默。

    这回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陆鸣。

    “我不爱晓婉,但我把她当成了我的亲妹妹,我尊重她的选择,同时,我也希望别人尊重,无论是谁,必须尊重!”陆鸣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季兰华微微皱眉,经过刚才的交锋,他对陆鸣的选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陆鸣和晓婉的关系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

    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让他很不喜欢,就如同陆鸣是名武者,还是一名化劲武者一样。

    沉吟片刻,季兰华淡漠道:“我不管你和晓婉是什么关系,总之一句话,晓婉不能走!”

    陆鸣自信道:“我想带走的人,就算你是化劲大师,再加上你们季家其他的化劲大师,也拦不住!”

    如今实力大增,陆鸣有这种自信,更何况陆鸣还是修士。

    闻言,季兰华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一抹惊容。

    他没想到陆鸣看出了自己是化劲大师,同时他从陆鸣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虚假。

    也就是说,要么陆鸣是个自以为是的傻瓜,要么陆鸣真有信心无惧季家,而通过短短几分钟的接触,他很肯定陆鸣不是前者。

    但他不喜欢被动,旋即问道:“我承认,我低估了你,很可能所有人都低估了你,但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实力再强,终究有力竭的时候,而我们季家不单单拥有实力,还有底蕴,更有手段,你真的愿意为了晓婉所谓的‘不幸福’,与我们季家为敌?”

    陆鸣脸色骤冷,“你是在威胁我?”

    季兰华笑道:“这不是威胁,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

    陆鸣霸气道:“我当然明白,不过当一个人的实力足够强大时,便可以无惧一切,不知伯父明不明白?”

    季兰华冷冷一笑:“你觉得你现在的实力能够抗衡隆城的三大家族吗?”

    听见他这么说,陆鸣双眼微眯。

    季兰华继续说道:“我听说李家的李旭东和一名内劲高手在宝鸡县失踪了,想必你应该知道吧?不知李家人知道你是化劲大师后,会作何感想呢?”

    陆鸣瞳孔骤然一缩,心里不由暗骂一句老狐狸,不但一叶知秋,竟还用李家的事儿拿捏自己。

    但陆鸣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任人拿捏?

    “我既然敢现身隆城,自然不怕李家找我麻烦,而且李旭东的失踪跟我没关系,我为什么要在意李家的想法!”陆鸣不以为然地回道。

    “咱们都是聪明人,有些事彼此心知肚明,我就不挑明了,我不关心你和李家怎么回事,也不想知道你有什么底气能够抗衡我们三家,但你应该清楚,一旦晓婉不嫁给陈家的陈毅,会带来什么后果,会给我们季家造成什么影响,不过身为人父,如果晓婉真不想嫁过去,我也不是不能答应,只不过……”

    说到此处,季兰华话锋一转,道:“你必须得拿出足够的诚意,不但要抵消掉负面影响,还要满足我们家和陈家亲上加亲带来的好处!”

    陆鸣刚有些诧异季兰华怎么突然改变态度了,听到他后面的话,顿时无语了,同时也替晓婉感到可悲。

    有这么一个重利益不重亲情的父亲,再有一个如此冷漠的家庭,怎能不可悲?

    真应了那句古话,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陆鸣此刻对季兰华厌恶不已,冷然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季兰华好似没有看到陆鸣鄙夷的眼神,很自然地回道:“那我们季家,只能跟你不死不休了,当然,还有陈家和李家,这次,是真正的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