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10章 为所欲为?
    季晓明当然没有出现幻觉,因为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福伯此刻脸色惊恐,望向陆鸣的目光更满是惊骇之色。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不但没有被他一拳轰飞,反而是他被人家一掌拍了回来,而且看陆鸣出手时的随意和平静无波的面容,似乎根本没怎么发力,这怎能不让他又惊又恐?

    他是谁,他是魏福庆,他是差一步就能成为化劲大师的强大武者,虽然他顾忌二小姐的感受,连一成力都没有用,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接得下来的,更不用说被人轻描淡写地扇了回来。

    福伯要是再猜不到陆鸣是个武者,而且还是一个至少不弱于自己的高手,那他真就白活这几十年了!

    可是,他已经是内劲巅峰武者,如果陆鸣比他还厉害,岂不是……武道大师了?

    但陆鸣这么年轻,怎么可能?

    福伯强行压下体内翻涌的气血,双眼陡然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问道:“你……究竟是谁?”

    陆鸣缓缓将手背于身后,漠然地看向他,嘴角一扬,冷笑道:“呵呵,你不是知道我是谁嘛,怎么还问,不会是被我打傻了吧?”

    “你不可能是陆鸣,我们季家调查过你,你……”福伯刚想反驳,但理智告诉他陆鸣就是陆鸣,而且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旋即震惊道:“你之所以加入特别调查局,而且还得到上校军衔,就是因为你是……武者?”

    “看来你们季家把我调查得很详细嘛!”陆鸣凤目一眯,坦然承认道:“不错,我就是武者,而且你是认为的武者!”

    到了隆城,陆鸣就没打算隐瞒自己武者的身份,因为他知道即将要面对李家,就算他想瞒,恐怕也瞒不住,索性在今日,将武者这层身份显露出来。

    听见陆鸣如此说,福伯瞳孔骤然一缩,惊声喊道:“你竟然真的是化劲大师?这……怎么可能?”

    陆鸣讥笑道:“呵呵,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大千世界奇妙无穷,岂是你一个小小内劲武者,一介家仆能够洞悉的,这回我要带晓婉走,你……还敢拦吗?”

    魏福庆何时被人如此轻蔑过,更从没人敢在他面前叫他“家仆”,他顿时满脸怒容,却也只能满脸怒容,因为如果陆鸣真的是化劲大师,那么他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跟陆鸣硬打,只会平添羞辱罢了!

    瞧见这一幕,季晓明大张着的嘴巴足可以塞下两个鸡蛋。

    卧槽,陆鸣居然是武者,还特么是化劲大师,高高手,不是在开玩笑吧?

    但事实告诉季晓明,这不是玩笑,而是真的!

    季晓明彻底被两人的对话震惊得懵逼了,剧情要不要反转得这么溜,能不能给人家一点心理准备的时间啊!

    季晓婉虽然不懂武道,但身为季家的掌上明珠,也或多或少知道些关于武者的情况,因为她的爷爷就是武道大师,还有几个平时对她疼爱有加的老爷爷也是,可是陆鸣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武道大师了?

    在她印象中,能够成为武道大师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可陆鸣才这么年轻……

    季晓婉愣愣地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那道削瘦背影,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陆鸣了。

    这时,福伯怒声说道:“你别以为你是武道大师就可以在我们季家为所欲为,武道大师我们季家也有,还不止一位,你休要猖狂!”

    “我为所欲为?”陆鸣笑了,不过是被气笑的,“你们软禁晓婉,还强迫晓婉嫁给她不喜欢的人,而我只是想带走她,还她人身自由,究竟是谁在为所欲为?嗯?”

    福伯辩驳道:“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做主,这是自古传下来的传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陈毅是人中之龙,绝对算得上晓婉的良配,二小姐嫁给他,只会幸福,只是二小姐年少不懂而已,我们都是为了她好,怎能说是为所欲为?”

    “现在提倡婚姻恋爱自由,你以为还是古代呢,顽固不化,而且你又不是晓婉,你怎么知道她嫁给那个什么陈毅会幸福?说得好听,我看她嫁到陈家,是对你们季家好吧!”

    鄙夷说完,陆鸣也懒得再跟这个老家伙掰扯什么,说了句“晓婉,咱们走”,便拉着季晓婉的手朝外走。

    福伯一咬牙,站起身挡在了门口,决然道:“我的职责是守护二小姐,我不会让你带二小姐走的!”

    陆鸣双眼微寒,“我看在你是晓婉的长辈,听晓婉的意思你又对晓婉很好,我才没对你下重手,如果你再死脑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福伯没有回答陆鸣的话,而是转头看向季晓婉,恳切道:“二小姐,你不能跟他走,你这一走,不但把陈家给得罪了,更会让季家成为隆城市的笑柄,到时候无论咱们家还是陈家,都不会放过你和他的,你这是在害他啊!”

    瞧见晓婉顿时有些犹豫了,陆鸣寒声道:“在你眼里,季家和陈家很厉害,但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如果你们两家对我不满,尽管来我找我,我陆鸣接着便是!”

    陆鸣霸气的话语,一下子让季晓婉鼓起了勇气。

    “福伯,我真不喜欢陈毅,我嫁给他不会幸福的,所以,对不起了,我想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我愿意跟陆鸣离开!”季晓婉朝福伯深深鞠了一躬,而后小脸坚定地说道。

    “你……你们早晚会后悔的啊!”福伯痛心疾首地说完,无奈摇了摇头,既然无力阻挡,倒不如成全他俩。

    说到底,福伯终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而且陆鸣是化劲大师,二小姐跟着他,可能,未必不是幸事!

    “二小姐,我能力有限,不可能改变你父母和家主的想法,你自己多保重吧,如果真到了让家主动怒的时候,为了你们着想,你千万不能执拗啊!”福伯转头看向陆鸣,斩钉截铁地说道:“既然你要将二小姐带走,那你就必须让她幸福,如果要是让我发现你对不起二小姐,就算你是化劲大师,我也会拼了这条老命,让你一辈子不痛快!”

    说完,福伯叹了口气,侧过身,让开了路。

    陆鸣没想到福伯会说出这番话,有些诧异,不过就在这时,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从走廊传了进来,声若洪钟,让陆鸣双眼露出一丝凝重。

    “你想带走晓婉,问过我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