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9章 口出狂言!
    破门而入,出言呵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负责看守季晓婉的福伯。

    而季晓明则一脸惊慌失措地站在福伯身后,拼命向妹妹和陆鸣使眼色。

    福伯面容此刻不怒自威,用冷然的目光打量着陆鸣,旋即怒声质问道:“你根本不是廖天养的弟子,而是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乡下小子陆鸣,我说得可对?”

    起初见到陆鸣,福伯便觉得他有点眼熟,但听大少爷说他是廖天养的得意门生陆晓峰,而且又通过了自己的试探,所以福伯才没怎么怀疑,放他们进来了。

    不过随后大少爷过来找自己闲聊,福伯就感觉不对了,以大少爷对二小姐的疼爱,怎么会不守在二小姐身边,反而来找自己这个老头子聊天呢,更不可能让一个外人和二小姐独处了,而且福伯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陆晓峰。

    仔细想了想,福伯陡然一惊,赫然想起不是在哪儿见过,而是见过他的照片,当即质问大少爷,那个年轻人是不是二小姐喜欢的那个小子。

    虽然季晓明极力否认,但怎能欺骗得了阅人无数的福伯?

    福伯这才怒气冲冲上了二楼,正好听见陆鸣对二小姐说的最后一句话,也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听见福伯这么说,季晓明内心咯噔一声,没想到福伯连陆鸣的真名都知道,连忙佯装震惊地说道:“福伯,他叫陆晓峰,不叫陆鸣,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哼,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福伯瞪了季晓明一眼,随后朝陆鸣喝道:“小子,我问你话呢?”

    季晓婉脸色瞬间苍白,急忙伸出手臂护在陆鸣身前,央求道:“福伯,只要您能放他走,我答应嫁给陈毅,求求您了!”

    站在福伯身后的季晓明听见妹妹如此说,顿时哭丧着脸,这不是不打自招嘛!

    这时一只大手落在了季晓婉的手臂上,将季晓婉拉了回来。

    “没错,我就是陆鸣,你口中那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陆鸣上前一步,面色平静地回道。

    “算你还是个男人,呵呵,你胆子不小,竟敢跑到季家撒野,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敢大言不惭要带二小姐离开,你以为你是谁?”福伯冷冷一笑,语气满是不屑。

    季晓明也是听到了陆鸣那番惊人话语,连忙辩解道:“福伯,他只是担心晓婉在这里会憋出病来,才那么说的,您……”

    “你还有脸说,等我把这事儿告诉你父母,看他们怎么收拾你!”福伯冷声打断道,对这个不成器的大少爷越发失望了。

    就在这时,季晓婉拿起书桌上的铅笔刀放到自己的脸上,决然道:“福伯,你放陆鸣走,要不然我划破自己的脸!”

    陆鸣三人都被她的举动惊到了!

    “妹妹,你千万别干傻事啊!”季晓明焦急劝道。

    “晓婉,把刀放下!”陆鸣也是脸色大变。

    福伯怒其不争地看向季晓婉,不过心里却是挺同情她的,但身在豪门,哪有事事尽如人意的可能,旋即板着脸说道:“二小姐,就算你毁容了,你照样还是得嫁到陈家,说句不好听的,陈家娶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的身份,我相信你也明白这一点,你这又是何苦呢?更何况为了这么一个小子,值得吗?”

    季晓婉苦涩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答应你们嫁到陈家还不行嘛,我只求你能放了陆鸣,福伯,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以前最疼我了,我求求你别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我爸妈,放走陆鸣,我发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见他了,还不行吗?”

    听见二小姐如此苦苦哀求,福伯犹豫了下,最后叹息一声,朝陆鸣道:“咳,罢了,今天我看在二小姐的面子上就放了你,你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再纠缠二小姐了,她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

    得到保证,季晓婉这才放下铅笔刀,这也让季晓明和福伯同时松了口气。

    这时,陆鸣出手将铅笔刀夺了过来,看向季晓婉,心疼道:“你怎么那么傻,要是伤到自己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傻的事情了,听到没?”

    季晓婉点了点头,忍着哭,催促道:“福伯答应我了,你快点走吧!”

    陆鸣宠溺地揉了揉她的乌黑秀发,笑道:“我当然会走,不过,是咱们两个一起走!”

    看到这个小子对二小姐这么暧昧,福伯已经很不爽了,此刻听见他又口出狂言,顿时皱眉道:“小子,你什么意思?”

    陆鸣缓缓转过头,方才的柔情尽数化为漠然,一字一顿道:“你不懂华夏话嘛,我说我要带着晓婉一起离开这个冷漠的家!”

    闻言季晓明和季晓婉皆是大惊。

    “疯了疯了,他竟敢这么跟福伯说话,以福伯的脾气,肯定不会放了他,完了完了!”季晓明内心焦急万分,万万没想到陆鸣这么傻逼。

    这不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嘛!

    季晓婉也是满脸担忧地看向陆鸣,刚想劝说什么,但已经有人坐不住了。

    “小子好胆,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无情了,今天你想走,也不可能走掉了!”福伯怒喝一声,身形一闪,愤然出手。

    他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让陆鸣知道知道,口出狂言是要付出代价的!

    瞧见福伯动手了,季晓明顿时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陆鸣被福伯修理的画面。

    而季晓婉想要阻拦,但已然来不及。

    不过下一瞬,来势汹汹的福伯陡然倒飞了回去,重重撞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瞧见这一幕,季晓婉双眼大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被巨响吓得睁开眼睛的季晓明也是错愕万分,只见陆鸣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处,而福伯却一脸惊恐地靠在墙上,很明显,刚才那声巨响,不是福伯暴揍陆鸣造成的,而是福伯与墙壁来了一个最亲密的碰撞。

    但,这怎么可能?

    “我不是出现幻觉了吧?”

    季晓明揉了揉眼睛,懵逼喃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