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6章 入季家!
    “记住,进去之后千万别忘了我给你编的身份。”

    “一旦有人问你,一定要按我教你的说。”

    “千万别露馅了,你要是暴露,不单单是我,就连晓婉也得跟着遭殃!”

    ……

    听着季晓明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嘱咐,陆鸣一脑门子的黑线,耳朵都快要磨出茧子来了。

    “你都快说十遍了,放心吧,我不会露馅的!”陆鸣无语回道。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更何况这等大事,你说你记住了,那你说来听听!”季晓明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陆鸣。

    “我叫陆晓峰,是省医院的心理医生,受你之托来看看季小姐的精神状况,家住……,怎么样,我没说错吧?”陆鸣无奈,只好将季晓明编得身份复述了一遍。

    堂堂半步结丹的修士,如果连这点信息都记不住,那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不过说完,陆鸣瞅了一眼季晓明给自己买的笔挺西装,还有铮亮的皮鞋,顿时感觉浑身不舒坦,皱眉道:“我就是一个心理医生,穿这么名贵的服饰,你觉得合理吗?”

    “合理,当然合理,你现在可是吉省赫赫有名的心理学专家廖天养的得意门生,你要不穿的这么体面,别人怎么可能会信!”季晓明得意解释道。

    “真有陆晓峰这个人?”陆鸣诧异道,他还以为这个身份是季晓明胡乱编造的呢。

    “那是当然,现在我家守卫森严,堪比监狱,要是不给你弄个真身份,怎么能蒙混过关!”季晓明很满意陆鸣的记忆力,唯一一点不满的是陆鸣换上这身行头都快赶上自己帅了,不过一想到他是自己的妹夫,也就不在意了,又嘱咐了两句,便领着陆鸣走进了家门。

    陆鸣是第一次来季家,猜到季家的住址会很不错,但没想到会这么不错。

    不但位于市内,占地还极为辽阔,目测起码能有上万平米,里面环境优雅,草木葱绿,五栋欧式复式别墅坐落其间,十分气派,活脱脱的一个庄园嘛!

    能够在寸土寸金的市区内拥有这么一大块地皮,足可见季家的财力之厚,底蕴之深。

    而且真如季晓明所言,季家庄园内的安保措施也极为严格,不但用了高科技的安保系统而且保安也非常多,还个个精悍强壮,一看就是练家子,更让陆鸣惊讶的是他从一些保安当中觉察到了武者的气息。

    虽然气息很弱,明显是低级别的武者,但也是武者啊,连保安都用武者,看来不出他所料,隆城五大家族都是武者家族。

    就在陆鸣打量着季家的周遭时,季晓明小声提醒道:“别东张西望的,这帮保安鼻子比狗还灵。”

    瞧见季晓明对保安一脸的忌惮,陆鸣也就没说什么,跟着他再次经过几道盘查,来到了庄园最里面的一栋别墅。

    不过就在他俩刚要进去的时候,一个满头华发,但精神很好的老头走了出来,淡淡说道:“晓明,你来这里干什么?”

    季晓明连忙一抱拳,十分客气地回道:“见过福伯,我听说晓婉最近精神不太好,特意带了一个心理医生过来看看。”

    福伯看了一眼陆鸣,皱眉道:“你找的心理医生就是他?”

    “正是!”季晓明解释道:“福伯,你别看他年轻,但医术了得,乃是心理学大家廖天养的得意门生,叫陆晓峰。”

    福伯眯缝着眼看向陆鸣,惊奇道:“你是廖天养的弟子?”

    季晓明连忙示意陆鸣说话。

    陆鸣从季晓明那里知道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头看着季晓婉,看样子应该就是眼前这个老者。

    只是瞅了一眼,陆鸣就判断出这名老者至少是内劲大成的武者,随后同样抱拳,语气平静地说道:“正是,陆晓峰,见过福伯!”

    福伯笑问道:“我和廖天养算是有过几面之缘,我听说他最近生了一场重病,可好了?”

    听见福伯这么说,季晓明内心咯噔一声,万万没想到福伯居然认识廖天养,莫名有些担心,因为连他都不知道廖天养生病了,陆鸣怎么可能知道。

    陆鸣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深深看了福伯一眼,随后才故作意外地回道:“家师身体一直很硬朗,并未得重病,不知福伯从哪里听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哈哈,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年岁大了,记忆力就不好了!”福伯当即哈哈一笑,而后看向季晓明说道:“晓明,你清楚你父母不让外人进这里,你找心理医生的事情,兰华和玉芬知道吗?”

    瞧见福伯不再追问陆鸣的身份,季晓明暗松了口气,旋即讪笑道:“福伯,你也知道我父母的性格,怎么可能同意呢,但晓婉是我亲妹妹,我总不能看着她整天郁郁寡欢吧,所以特意请来陆兄弟看看,能帮多少是多少!”

    闻言福伯犹豫了下,又看了眼陆鸣,方才叹道:“难得你一片心意,也罢,你就领这位小兄弟看看那丫头吧,你也劝劝晓婉,别再跟你父母对着干了,我相信你这个当哥哥的话,她多少听进去点!”

    “福伯放心,我这次过来,就是想劝她的!”季晓明保证完,急忙领着陆鸣走进了别墅。

    上了二楼,季晓明长吁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地小声道:“吓死我了,妹夫,你咋知道廖天养没生重病的?”

    陆鸣一脸嫌弃地看着他,“福伯是在诈我呢,他根本就不认识廖天养!”

    季晓明一愣,“你咋知道?”

    刚才要不是福伯故意散出一点气势,陆鸣还真就看不出来福伯是在诈他,当然这些没必要告诉季晓明,陆鸣岔开话题问道:“晓婉在哪个房间?”

    季晓明指了指走廊尽头的房间。

    陆鸣不再理会他,大步朝那个房间走去,不过到了门口,陆鸣犹豫了下,最后内心一叹,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一走进房间,陆鸣就看到季晓婉双手拄着下巴坐在书桌前,仰头看着窗外,怔怔出神。

    那消瘦的背影,苍白的脸颊,憔悴的神色,无不让陆鸣心里莫名一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