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4章 有些事该做,有些事不该做!
    “哦?伯母真能?”

    陆鸣惊奇地看向邱玉芬,确实没想到她会用这等代价叫自己放弃和她的女儿在一起。

    其实这也是邱玉芬逼不得已才会做出的决定。

    邱玉芬是季晓婉的母亲,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性格,别看季晓婉柔柔弱弱的,但骨子里倔强得很,要不是女儿说什么也不嫁给陈家的陈毅,她压根就不会见陆鸣,更不会开出这么大的价码。

    说心里话,陆鸣这个年轻人不错,邱玉芬心里还是比较欣赏他的。

    能够赤手空拳打拼出这一切,足以证明了陆鸣的能力和气运。

    如果不是早就定了下季晓婉和陈毅的这门婚事,让陆鸣做她的女婿,也未尝不可。

    但正如她所言,陆鸣的成就,在普通人眼里算是奇迹了,但在她这种大家族出身的贵人眼中,确实没那么惊才绝艳,因为她很清楚,想要达到更高的高度,可不是需要努力和能力就够了,还要有深厚的背景,两者缺一不可。

    而在宝鸡县呼风唤雨,这种高度远远不够。

    相比之下,贵为“龙城四少之首”的陈毅,能力不弱于陆鸣,家世就更不用说了,怎么看都是上上之选。

    其实,她完全可以不用这么温柔的方式敲打陆鸣,但为了不让女儿伤心,当然,也因为她不是那种野蛮霸道的性格,这才跟陆鸣见面,并给出让陆鸣不容拒绝的筹码。

    没错,在她看来,帮助陆鸣接触他与李家的矛盾,绝对让陆鸣难以拒绝。

    虽然她不清楚陆鸣与李家究竟有什么矛盾,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大事,以她季家下一任继承人夫人的地位,足可以摆平,假如摆平不了,大不了再搬出丈夫季兰华,总是能搞定的。

    这就是权势的好处,而陆鸣,则没有这一点。

    “没错,只要你能帮我断了晓婉的念想,我就可以帮你,你不用质疑我是不是在哐你,我邱玉芬说话算话!”邱玉芬点了点头,自信说道。

    陆鸣好奇道:“伯母,您可知道我和李家有什么矛盾?”

    邱玉芬傲然回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我相信李家会卖我们季家这个面子的!”

    呵呵,你要是知道我不但杀了李家的三爷,还杀了一位化劲大师,恐怕你就不敢做出这种承诺了!

    陆鸣心中冷笑,旋即话锋一转,道:“伯母,我很好奇,你不想让我跟晓婉在一起,凭你的身份,完全不必为我做这些,你究竟为了什么啊?”

    邱玉芬如实道:“很简单,晓婉明年就要嫁人了,我不希望她有什么负面消息传出去!”

    嫁人?

    陆鸣一惊,“可否告诉我是谁?”

    邱玉芬依旧如实说道:“告诉你也无妨,隆城陈家的陈毅,他和晓婉自幼便有婚约,只是晓婉不知道而已!”

    陈毅他没听说过,但隆城陈家他知道,隆城五大家族之一嘛!

    陆鸣又问:“那晓婉愿意吗?”

    邱玉芬眼皮一沉,“这就不是你该打听的了!”

    那就是不愿意了!

    陆鸣了然,随后淡然道:“我想跟晓婉当面说。”

    邱玉芬没想到自己跟他说了这么多,他还没懂自己的意思,或者说假装不懂,冷然道:“我是不会让晓婉跟你见面的,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

    这时陆鸣站起身,坚决道:“伯母的一番心意,我心领了,但很抱歉,没见过晓婉之前,我是不会答应的!”

    邱玉芬皱眉道:“我一直认为你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但现在看来,我看错了,你现在被李家盯上,难道还想要得罪另外两大家族吗?为了虚无缥缈的爱情,值得吗?”

    陆鸣确实是个聪明人,也明白邱玉芬的提议多么有诱惑力,但他之所以拒绝,不是因为什么爱情,说实话,他不爱季晓婉,他只是把季晓婉当成亲妹妹看待。

    要不是跟季晓婉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又觉得季晓婉这个女孩儿招人喜欢,不忍让季晓婉伤心,陆鸣当初不会答应季晓婉做她男朋友。

    但不喜欢季晓婉,不代表他不疼季晓婉,愿意让季晓婉跟不喜欢的人结婚,更不会用季晓婉的终身幸福去换自己的利益。

    他做不到,也不屑做!

    所以他才想见一见季晓婉,把俩人的误会说清楚,同时问她愿不愿意嫁给那个什么陈毅,如果她愿意,陆鸣会祝福,如果不愿意,他会帮她。

    当初为了王燕儿,他可以大闹学校,为了季晓婉的终生幸福,他自然也可以!

    与季家、陈家为敌又如何?

    反正已经跟李家结了死仇,再多两个,也没什么关系!

    陆鸣不卑不亢地说道:“伯母,我还是坚持我刚才说的,晓婉的幸福,取决于她自己,如果你真替她着想,应该尊重她的决定!”

    “我就是为了晓婉的幸福着想才这么做!”邱玉芬俏脸愠怒,道:“我不管你对晓婉是真心还是假意,你说吧,要怎么样你才肯离开晓婉?”

    话不投机半句多!

    “伯母,我还有事,就告辞了,谢谢你的款待!”陆鸣微微鞠躬,转身朝屋外走去。

    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这不单单是一门婚事,你如果再执迷不悟,就算我不管,季家和陈家也不会置之不理的,面对三大家族的发难,你觉得你有能力应对吗?你就不怕你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就此破灭?”

    陆鸣身形一顿,背对邱玉芬说道:“就像伯母说的,有些事该做,有些事不该做!”

    说完,陆鸣潇洒离去,留下邱玉芬一人在竹屋内满脸怒容。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自以为有了点成绩就把自己当盘菜了,殊不知自己只是井底之蛙,好,很好,等你见识到大家族的实力后,我看你怎么办,好话不听,就别怪我无情了!”

    邱玉芬眼神冰寒地望着陆鸣离去的方向,恨声说道。

    清心茶居,素以“清新养性”闻名,但此时的邱玉芬,完全没了那份闲情逸致,也失去了往日的从容淡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