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3章 邱玉芬!
    碰见一个钱多人傻的凯子,在陆鸣看来完全是个小插曲。

    不过那个叫小容的势利眼美女说的一句话倒是没错,这个清心茶居,肯定不是普通人能够进来的,因为这里面,实在是太豪华了!

    所谓的豪华,不是指这里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确切地说,跟豪华完全不沾边。

    别看门口普普通通,但里面却别有乾坤。

    不但占地极大,至少几千平米,而且装修十分有格调,延续古风,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

    一走进来,陆鸣仿佛脱离了纷扰的都市,置身于古代的庄园之中,心境不由淡然下来,“清心茶居”,不负其名!

    “怪不得门口停着那么多辆豪车,凭这装修风格,就足以吸引富豪们光顾,不愧是大城市,能够在这里修建这么一处世外桃源,这手笔,可见这个清心茶居的主人定然也不简单!”

    一边观赏着清新淡雅的景致,陆鸣一边啧啧称奇。

    沿着青砖铺砌的小路,七拐八拐,陆鸣跟着侍者来到一个名为“心如止水”的竹屋前。

    侍者示意就是这里,然后微微躬身,离去了。

    陆鸣缓了缓心绪,脱下鞋,换上台阶上准备好的帛屐,拉开木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陆鸣便看到一位穿着汉服,看样子也就三十多岁,丝毫不见老态,面容姣好的中年女子正悠闲地品着茶。

    就在陆鸣打量着中年女子的时候,中年女子姿态优雅地放下茶杯,淡淡道:“请坐!”

    陆鸣知道这个女人就是约他来此的人,点了点头,将门关上,坐在了女人的对面,随后客气道:“伯母,您好!”

    中年贵妇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娴熟地施展着茶艺,泡了一杯茶后推到陆鸣面前,这才缓缓道:“尝尝我的茶艺如何!”

    陆鸣接过茶抿了一口,即使他不懂茶,也能猜到这茶绝对是好茶。

    似想到了什么,陆鸣不再抿,而是一口喝净,然后笑道:“果然是好茶!”

    “可惜了!”中年贵妇摇了摇头,叹道。

    陆鸣自然知道她可惜什么,赞同道:“确实可惜了这杯好茶,我不懂茶道,确实喝不出个名堂来,所以伯母就不用再糟蹋好茶招待我了,有什么话您就直说,我洗耳恭听!”

    “茶确实是好茶,但在我眼里,却跟水没什么区别,算不得糟蹋!”中年妇女淡淡说完,直视向陆鸣,如数家珍地说道:“陆鸣,二十三岁,孤儿,被白山村王大海夫妇捡到,认为儿子,自幼聪明,学习成绩优异,原本可以高分考上燕京大学,但为了同学兼恋人林小美,报考了吉省金融大学,大一时为了父亲治病,替人顶罪,坐了三年牢,出来后依靠在监狱里认识的几位朋友,发展势力,不但报复了仇人,还开办了一家药厂,更是成为了宝鸡县地下势力新崛起的龙门之主,同时也成为政府秘密机构的一员,可以说在宝鸡县风头一时无两,不过因为吴长喜的关系跟隆城李家有了误会,我说得可对?”

    闻言,陆鸣瞳孔骤然一缩,没想到她把自己的底细调查得这么详细,不过转瞬间也就释然了,身前这位中年贵妇,可是季晓婉的母亲,隆城季家当代家主的大儿子季兰华的妻子邱玉芬,凭借季家的能量,想要调查出这些很容易。

    “伯母这么调查我,不知是何意?”陆鸣故作不悦地问道。

    “因为你是晓婉的男朋友,而我是晓婉的母亲!”邱玉芬很自然地回道。

    “既然您把我调查得一清二楚,还叫我过来,难道伯母是同意晓婉和我在一起了?”陆鸣突然笑嘻嘻地看着邱玉芬。

    “你觉得自己很优秀吗?”邱玉芬不答反问。

    “不是很,而是非常优秀!”陆鸣霸气道。

    瞧见他一脸骄傲的神色,邱玉芬摇了摇头,淡淡道:“可你在我眼里不算优秀,只能算一般,所以,我不会同意晓婉和你在一起的!”

    果然!

    陆鸣早就猜到她叫自己来的用意,旋即好奇道:“那不知在伯母眼中,什么样的人才能算优秀?”

    “以你如今的成就,在普通人眼中,确实非常不错了,准确的说,普通人很难达到你的地步,但也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我不是普通人,晓婉也不是普通人!”邱玉芬平静说道:“你在宝鸡县多么厉害,也只是在一个区区小城市,小县城而已,放到隆城,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连二流家族的公子哥都比不上,而晓婉是隆城五大家族之一季家的掌上明珠,你如何配得上?”

    虽然语速很慢,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但字里行间,却无不透露出骄傲、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陆鸣很反感这种态度,每个人都是从娘胎里出来的,每个人都会生老病死,凭什么有的人就会自觉良好,高人一等?

    就因为有个好出身吗?

    陆鸣眯缝着眼问道:“伯母好像还没回答我,什么样的人,才能被伯母认为优秀!”

    邱玉芬端起茶杯,一边吹着热气,一边随意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即使你再怎么努力,再怎么有机缘,也达不到我的要求,也配不上晓婉。”

    陆鸣深深看了她一眼,玩味道:“既然如此,那你叫我过来干嘛,电话里说不就完事了,还是说,你不希望晓婉和我在一起,但晓婉不那么想?”

    邱玉芬喝茶的动作一顿,随后放下茶杯,把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空白支票拿出来,说道:“我找你来,一是想见见你,二则是希望你能断了晓婉的幼稚想法,不要耽误晓婉的幸福!”

    看了一眼支票,陆鸣岂能猜不到她的用意,冷冷一笑:“呵呵,你觉得凭一张支票就能打发我?”

    邱玉芬仿佛智珠在握地笑道:“我知道不能,但如果再加上帮你解决你和李家的误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