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7章 《天机宗吹牛史》!
    泰山,位于省市中部,气势雄伟磅礴,有“五岳之首”、“天下第一山”之称,而老疯子所说的灵脉所在,就在泰山。

    泰山自古就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神话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头颅化成了泰山,而且史料记载,自秦始皇在泰山封禅后,历代帝王君主多在泰山进行封禅和祭祀,各朝文人雅士也喜好来此游历,并留下许多诗文佳作,可想而知泰山在古人眼中的重要性和神圣性。

    虽然那些都被当世人当成神话传说和封建迷信,但身为修士,陆鸣可不那么认为,在长白山脉经历的一系列奇事,便是最好的证明。

    可是泰山如今已经成为华夏重点名胜风景区,国际级旅游景点,每年来此旅游的人数多达几百万人次,如果真有灵脉,这么多年,早就被有心人发现了,怎么可能还存在?

    不过既然老疯子敢留下这么一条线索当作见面礼,说明灵脉很有可能存在,难道……

    陆鸣顿时想到自己发现的那两处山谷,觉得如果灵脉真实存在,想必应该是被阵法隐匿起来了。

    但无论这条线索是真是假,陆鸣都得去一探究竟。

    那可是一条灵脉啊,如果真被他找到,何止是结丹,陆鸣觉得元婴都可能达到。

    不过短时间他是不可能去的,一是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二则是长白山脉都有那么多危险,作为历代帝王君主的封禅之地,华夏第一名山的泰山,怎么可能没有危险呢?

    而且华夏如今的名山大川,都是有主的,作为华夏第一山的泰山,又怎么可能没主呢?

    到人家的地盘挖人家的灵脉,想想就难度巨大,必须得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

    谋而后动!

    随后,陆鸣将信纸和宗主令放进乾坤戒中,拿起《玄阴诀》和《天机宗门人须知》翻看起来。

    《玄阴诀》开篇就是非玄阴之体不能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除了第一页有八个字,后面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没有。

    对于这点,陆鸣倒没感觉有什么奇怪,修仙传承记忆中记载,凡是高品阶的功法灵技基本不会外传,要么有大能之辈设下禁止,要么只有满足条件才能观看,就像他当初得到战族传承的时候那样。

    “这《玄阴诀》品阶应该不低,看来老疯子还没那么不靠谱!”

    陆鸣喃喃一声,然后翻了翻《天机宗门人须知》,瞧见上面的内容,陆鸣脸色不禁古怪起来,暗骂一句好不要脸。

    上面说天机宗传承上万年,曾是各个时期的第一门派,地位无人能撼,然后描写前几任天机宗宗主在古代的各种牛逼事迹,更可耻的是上面还有老疯子如何如何牛逼的,干过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总之一句话,那就是天机宗自古以来,都是最牛逼的存在,而每一任宗主,更是牛逼中的战斗机!

    但特么只要不傻,是个人就能看出这本《天机宗门人须知》,不,应该叫《天机宗吹牛史》,是老疯子自己编写的,因为上面不但有老疯子的“光辉事迹”,而且还用的是现代文,只不过是在古旧的册子上写的而已。

    “天机宗那么牛逼,你那么牛逼,怎么还会有人叛出师门,怎么现在天机宗就剩下你我两人,吹牛也不打草稿,装逼也不动动脑子,真特么替你愁得慌!”

    陆鸣一脸嫌弃地将《天机宗吹牛史》扔进了乾坤戒中,幽幽一叹,看来自己是真跳进火坑了啊!

    陆鸣打定主意,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告诉别人自己是天机宗的人,更不能承认自己是天机宗的宗主,丢人是小,别特么引来一对仇人那就亏大发了,以老疯子的尿性,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

    “该怎么跟香嫂子说呢?”

    陆鸣原本没想将香嫂子牵扯进来,但现在,香嫂子不但成了他真正的女人,还拥有玄阴之体,不修行不行,看来如今只能把一些事情告诉想嫂子了。

    就在陆鸣犹豫以何种方式告诉香嫂子的时候,电话响起。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老八林少商打来的,陆鸣当即接通,先是称赞了几句,然后聊了聊公司的事情,不过当老八提及季兰庭和风无量想要入股的事情,陆鸣凤目一凝,沉默了下来。

    “小陆,我知道你不想跟那些大家族、豪门有太多的瓜葛,但现在情况特殊,多一个盟友,就多一份助力,而且人家开口了,咱们要是不答应,不单单得罪了季家和风家,就连守宽也会觉得不舒服,你看……”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吧,等我到了隆城,咱们再详谈!”

    “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就这两天!”

    挂断电话,陆鸣若有所思,不再久留,给香嫂子发了一条短信后,他立马动身前往芒山深处的山谷。

    …………

    …………

    “香儿,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一夜没回来?”

    瞧见儿媳妇回来了,坐在院子里的李婶连忙起身,关切道。

    “我……”

    孙香看见婆婆脸色有些白,一看就是在家等了自己一宿,原本编得谎话顿时说不出来了,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说,要不要说实话。

    瞧见孙香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李婶试探了一句,“你昨晚是不是去老王家了?”

    孙香点了点头。

    李婶又问:“小鸣回来了?”

    孙香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点头了。

    这时李婶脸色一沉,突然大声道:“是不是小鸣欺负你了?”

    孙香一惊,连忙摆手道:“不是,是我……是我自愿的!”

    说到这儿,孙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红着眼说道:“妈,对不起,是我不守妇道,跟陆鸣做了不该做的事儿,你打我骂我吧,但求求你千万别把这事儿说出去!”

    “傻孩子,我怎么可能打你骂你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李婶连忙扶起孙香,一脸心疼地笑道。

    孙香原本以为婆婆知道真相会非常生气,没想到婆婆会这么说,惊愕地看向婆婆,彻底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