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4章 搂你到天荒地老!
    陆鸣猜得没错,孙香确实比他先醒了,不过也就几秒钟的差距,所以孙香只能假装没醒。

    没办法,实在是太羞人了!

    直到现在,孙香都不敢相信自己昨晚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举动。

    虽然她愿意将自己的身体乃至一切都给陆鸣,但那么主动,陆鸣会怎么看呢?

    他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吧?

    一念至此,孙香内心既忐忑又紧张。

    此时突然听见陆鸣那么说,孙香哪里还有心思假装下去,连忙睁开眼睛看向陆鸣,哀求道:“不要,不要了!”

    不过当她看见陆鸣脸上的戏虐之色,顿时明白了陆鸣是在故意逗她,早就看出自己是在假睡了,俏脸一红,急忙低下头,不敢看他,羞得不要不要的。

    看着香嫂子那娇羞的可爱模样,陆鸣心情大好,笑问道:“不要,不要什么啊?”

    孙香脸更红了,宛如被晚霞染过。

    她连忙起身,想从陆鸣身上离开,但陆鸣哪能让她如愿。

    紧紧搂住她,陆鸣柔声安抚道:“你放心,我还是知道些两性知识的,不会再跟你啪啪啪了!”

    听见陆鸣那么直白地说起昨晚的羞人事,不知哪来的勇气,孙香白了他一眼,幽怨道:“那你昨晚还那么疯狂!”

    一想起昨夜陆鸣三番五次的索取,简直像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没完没了,孙香就害怕了。

    不是都说男人第一次很快就缴枪嘛,怎么陆鸣仿佛子弹永远用不完似的?

    还是说陆鸣不是第一次,已经是老手了?

    就算是老手,也不能整整一晚上都不知疲倦啊!

    孙香真怀疑陆鸣不是人,而是怪物,因为战斗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而且期间,陆鸣还做出那么多古怪的姿势,而自己居然非常配合,想想就羞死人了!

    陆鸣不知道她正在心里评价自己的战斗力,歉意地看向她,关切道:“我是第一次那啥,也就忘了节制,没弄疼你吧?”

    孙香摇了摇头,刚开始确实挺疼的,但自从陆鸣做出古怪的姿势后,不但不疼了,反而非常舒服,当然这种感觉她是不可能说出口的,旋即诧异问道:“你也是第一次?”

    陆鸣点了点头,认真回道:“我发誓!”

    孙香连忙捂住他的嘴,“我信你,以后别乱发誓,不好!”

    “好,听香香的!”陆鸣顺势在她的玉手上亲了一口,嬉皮笑脸道。

    孙香娇嗔地瞪了陆鸣一眼,然后低声道:“你让我起来!”

    陆鸣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一脸认真地说:“不让,我想就这么搂着你,搂到天荒地老!”

    “你都是大老板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快让我起来,让外人看见不好!”

    “不,就不让,你都是我的女人了,和我睡在一起,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听见陆鸣这么说,孙香心里甜如蜜,但随即眼神一黯,没再挣扎,轻声说道:“我愿意做你的女人,但我不会求名分的,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好吗?”

    “你怎么那么傻?”陆鸣心疼道:“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你不答应,我就离开白山村!”孙香固执道。

    陆鸣内心一叹,他知道香嫂子外柔内刚,一旦下定决心就不会更改,只能先稳住她以后再说,“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我答应你还不行嘛!”

    见他答应了,孙香嫣然一笑,重新躺在他的胸口,心里呢喃道:“我也是,只要能留在你的身边,我就知足了!”

    两人无话,情意自流。

    过了片刻,孙香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起身,焦急道:“完了完了,我一夜没回,婆婆一定担心死了。”

    说着,孙香掀开被子,露出她那性感火辣的娇躯,找寻衣裤穿上。

    陆鸣这回没有拦着,不是不想,是忘记了!

    昨晚他并不清醒,唯一的那点神智还被他用来运转老疯子教他的双修之法,根本无暇体会那啥的美妙,此时看着香嫂子那近乎完美的赤果身形,他不觉间喉咙动了动,有了本能反应。

    他陡然站起,从背后搂住正在穿衣服的孙香,在孙香耳畔轻语:“这回我真想要了!”

    说完,他就行动起来,大手握住两抹丰腴,嘴巴也凑了上去。

    感觉到陆鸣的热情,孙香脸颊羞红,身体发烫,差点瘫软下来。

    孙香没敢回头,红着脸哀求道:“陆鸣,我真得回去,要不然婆婆该担心了,我……我晚上再来,你先忍忍,行吗?”

    这一席话,一下子让陆鸣清醒过来。

    陆鸣真想给自己个嘴巴,刚才还说会怜香惜玉,现在一看到香嫂子的曼妙身形就控制不住了,真特么色急啊!

    恋恋不舍地从香嫂子身上离开,强压下内心的澎湃欲火,陆鸣尴尬笑道:“我跟你开玩笑呢,哈哈,用不用我陪你回去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见陆鸣不在乱来,孙香暗松了口气,穿上衣服,说道。

    “那你怎么跟婶子说?”陆鸣问道。

    “我自己想办法!”孙香说完,整理了下衣着,刚要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说道:“你答应我,先不把咱俩的事情告诉别人,好吗?”

    陆鸣哪能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谢谢你!”孙香踮起脚尖,在陆鸣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跑出了房间,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望着香嫂子离去的方向,陆鸣无奈一笑,喃喃低语一声:“傻女人,你想做我的隐形女人,我陆鸣怎么可能同意呢!我的女人,一定要让全天下都知道,都羡慕!”

    说到此处,陆鸣双眸奕奕,一脸坚定。

    突然,他的灵念感知到一股波动,一挥手,将衣服穿上,走出了屋子。

    不出所料,院子里站着一个人,不是天机道人还能是谁。

    “老疯子,你不是说你要离开这里嘛?”陆鸣没好气地说道,看向老疯子的眼神很是不善。

    任谁被人窥视,而且还是在那啥的时候,恐怕都不会有好脸色。

    天机道人淡淡道:“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可没有趴墙角的习惯,该走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陆鸣撇了撇嘴,“你觉得我会信吗?”

    “你爱信不信!”天机道人翻了个白眼,而后打量了一眼陆鸣,玩味道:“看你精气神如此凝厚,想必昨晚将双修之法上的姿势全都解锁了吧?”

    闻言陆鸣双眼一怒,“你个老不羞,还敢说没趴墙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