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3章 那一夜!
    如果放在平时,陆鸣不可能对孙香说出这么霸道的话语。

    但今晚不知怎么了,可能是冷雪的突然离去,可能是三番五次被孙香拒绝,也可能是身上越积越重的压力,让他一反常态,不觉间霸道起来。

    不过他确实是真心想要照顾、疼爱这个不争不抢、有些自卑,但却默默守护在他身旁的柔弱女人。

    结过婚算什么,寡妇算什么,这些世俗的羁绊,他一点都不在乎,他也希望孙香能够看开。

    但孙香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姑娘,怎么可能不在乎?

    她确实喜欢陆鸣,可能在陆鸣没进监狱之前,就已经喜欢上了,但正因为喜欢,她才觉得自己不能跟陆鸣在一起,即使她仍是处子之身。

    而且陆鸣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青涩小伙子了,陆鸣的人生注定不平凡,她这么个厄运缠身,又结过婚的女人,只会给陆鸣抹黑,不会给陆鸣带来丝毫的帮助。

    在她看来,陆鸣未来的人生伴侣,就应该像马雯雯、冷雪、颜紫衣那样既漂亮,出身又好,还有文化的年轻姑娘,而不是自己……

    知道陆鸣的心意,能够留在陆鸣身边看着他越来越好,孙香已经很知足了!

    不过此刻感受着陆鸣温暖的怀抱,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在孙香脑袋里冒了出来。

    咬了咬牙,孙香抬起头,深情地望着陆鸣的俊朗面孔,鼓足勇气说道:“我是不会答应做你女朋友的,但我可以把我给你!”

    说完,未等陆鸣反应过来,孙香双眸紧闭,踮起脚,将红唇印在了陆鸣的嘴上,笨拙而又坚定地吻着。

    这一刻,时间仿佛定格。

    陆鸣双眼大睁,不敢相信一直拒绝他的香嫂子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

    突地,一股燥热感袭来,仿佛有一团火在他体内燃烧,愈演愈烈。

    紧接着,陆鸣的双眼变得赤红,浑身更是滚烫,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炸响:要了她,要了她!

    他赫然知道,很久没有发生过的失智状态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他想反抗,但越是反抗,那个诱惑之音就越是响亮,而他的理智,也以极快的速度被**所湮灭。

    当双眼彻底猩红后,陆鸣拦腰将孙香抱起,一边激烈地回应着孙香的吻,一边走进屋子,将孙香放在炕上,扑了上去。

    孙香没有反抗,任由陆鸣在她身上胡作非为,她愿意将自己交给这个深爱的男人,可能,这也是她唯一的奢求……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门口,正是陆鸣口中的老疯子,天机道人!

    “痴女啊,真不知道这小子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居然让那么多女孩子愿意为他牺牲一切,而且个个都不是凡女,这桃花运,都快赶上我了!”天机道人只是瞥了一眼正在炕上缠绵的两人,便将目光收了回来,啧啧称奇地感慨了一句,旋即似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玄阴之体的第一次可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看来还得我出手啊!”

    “臭小子,真是便宜你了!”天机道人一脸可惜地说完,双手掐诀,猛地指向陆鸣。

    下一瞬,一道犹如雷霆般的声音在陆鸣识海炸响,让陆鸣恢复了一丝神智。

    “醒过来!”

    陆鸣当即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刚欲挣扎,紧接着又听到一声喝喊。

    “你若强行停下,必定会被邪火焚身致死,事已至此,你只能要了她,但孙香乃是玄阴之体,第一次诞生出的玄阴之气对你有大用,你现在立马运转我教给你的双修之法,那啥时将玄阴之气炼化入体,造化无穷!”

    听到老疯子的声音,陆鸣面露挣扎之色,在脑海内纠结道:“可是……”

    天机道人岂能不知道他在扭捏什么,打断道:“可是个屁,她对你有情,你对她有意,水乳交融天经地义,而且你和她那啥,不单单是对你有利,也会反哺于她,她是玄阴之体,若是不能踏入修行路,必定活不过三十岁,而你炼化了火灵珠,体魄至刚至阳,恰好与玄阴之体互补,不但能解她的死劫,还能让她真正开启身体宝藏,迈出成为玄阴圣体的第一步,可谓一步登天,难道你不愿意?”

    闻言,陆鸣内心大震,艰难问道:“你没骗我?”

    “信不信由你!”

    “老疯子,你就不能给我个准话?喂,老疯子……”

    陆鸣心中呐喊,但不再有任何回音。

    低下头,看着衣衫不整、双眸紧闭、一脸紧张,但却坚定的柔美脸庞,陆鸣咬了咬牙,不再抵抗,任由**驱使,只留一丝神智运转双修之法,压了上去。

    就在他与孙香真正不分彼此之时,天机道人早已离开了小院。

    “臭小子,这么好的事情我还能骗你,你也太不识好歹了,要不是我算出她与你有缘,我说什么也不会将这么好的姑娘便宜你!”

    回头瞅了眼,天机道人十分无语地喃喃一句,随后得意一笑,身影一闪,消失在夜色中……

    …………

    …………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当第一缕晨光落入房间,陆鸣睁开双眼,醒转过来。

    下一秒,他感觉手臂有些发麻,胸口更是温热,双眼大睁,猛地看向正趴在自己胸口,昏昏欲睡的香嫂子,昨夜的风流韵事刹那回忆起来。

    不过转瞬间,他的双眼便温柔如水,怜惜地看着香嫂子,心中颇为感慨。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真的和香嫂子在一起了,而且还是一步到位。

    虽然有些突然,有些被动,但既然已经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

    反正自己也喜欢香嫂子,正好去除了香嫂子那些顾虑。

    轻柔地摸了摸香嫂子的秀发,陆鸣突然感觉到香嫂子浑身一颤,虽然幅度很小,但怎能瞒过他的感知。

    陆鸣顿时古怪一笑,岂能看不出香嫂子已经醒了,是在假寐而已,玩心大起,手掌顺着发丝下移,触碰香嫂子光滑白嫩的香肩时用指甲划了划,然后一边继续下移,一边笑道:“昨夜还没尽兴,要不要继续前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