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2章 凤傲九诀!
    《烈焰刀》,五品高阶灵技,火灵根修士适用灵技,筑基期方可修行。

    虽然陆鸣还没正式踏入筑基期,但他的灵海之广,完全不逊于普通的筑基修士,足可以修习烈焰刀,但这不是他选择这门灵技的原因,而是因为施展烈焰刀对灵气的消耗非常小。

    烈焰刀,顾名思义,是把火灵气凝练成飞刀形状,飞刀越小,威力越大,非常适合偷袭和远程攻击。

    而且烈焰刀讲究的是对火灵气的掌握程度,用极少的火灵气爆发出最大的杀伤力,这才是烈焰刀这门灵技的精髓。

    烈焰刀入门,便可释放一把火灵气形成的飞刀。

    小成,则能同时操控九把。

    大成,九十九把。

    如果把烈焰刀修至圆满,一念之间,便可在周身形成万千飞刀,无穷无尽,威力和续航能力,不可想象。

    《仙影无踪》,则是一门身法灵技,同样为五品灵技,但品阶却是极品,同样是筑基期修士才能修习。

    仙影无踪只有三个境界,有影、无踪、无我。

    练至小成,便堪比一倍音速,只见其影不见其身,快到无边。

    大成,则堪比五倍音速,瞬息间移至千米之外,连影子都看不到。

    圆满,就不能用音速来媲美其威力了,仿佛瞬移,这一秒在这里,下一秒就可能在千里之外,无影无踪,近乎空气,无所不在,无所不至,堪比神仙。

    《霸拳》,则是一位炼体大能创造的武技拳法,虽没有品阶,但足以媲美五品或者六品灵技。

    讲究大开大合,一往无前,一拳出,天地惊,十分霸道。

    霸拳跟斗战圣拳第一式崩拳有些类似,正适合此时的陆鸣。

    这是陆鸣翻阅修仙传承记忆,确认修炼的三种功法,不过还有一种功法让他心动,但他有些犹豫该不该修行。

    《凤傲九诀》,既不是武技,也不是灵技,而是一门心法,但它也可以说成既是武技又是灵技。

    因为修炼凤傲九诀,不但可以提升自身灵气的品质,还能淬炼肉身,准确的说,是灵技和炼体术的合成品。

    而且修炼它没有门槛限制,唯一的一点限制就是必须拥有火灵根。

    但陆鸣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凤傲九诀没有品级标注,而且是残本,上面只有前三诀。

    不过不知怎的,当他无意中翻阅到这门心法的时候,他的心莫名一跳,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脑袋里呐喊:修炼它,修炼它。

    要不然他也不会纠结要不要修炼这门既没品级又是残本的心法,早就把它扔一边了。

    但越是纠结,脑海中的那种渴望就越是强烈,好似这门心法是他必须应该修炼的,一旦错过它,那么陆鸣就会抱憾终身。

    “既然被火灵珠前一任主人留下来,想必是好东西,那我先修炼试试,如果不好,停止修炼就是了!”

    这种冥冥中天注定的感觉,让陆鸣下定了决心,喃喃低语后,陆鸣不再迟疑,开始修炼这三种功法,至于凤傲九诀,修习是肯定的,但不是现在,因为修炼凤傲九诀的第一诀有些危险,必须在极度安全的地方修炼才行。

    修炼无岁月,当陆鸣从修行状态中醒转过来时,天色已是大黑。

    “我修炼了一天,居然连如何将火灵气化成飞刀形状都没办到,不愧是品阶达到五品高阶的灵技,想要修炼有成,不是那么容易的!”

    陆鸣一抬手,一缕火灵气突兀出现,不过就在火灵气即将化成飞刀形状时,却突然湮灭了,陆鸣不由摇了摇头,暗自感慨。

    这三样功法,虽然不是无上功法,但放在,每一样都是中型门派的瑰宝,自有其珍贵之处,陆鸣知道是自己太心急了。

    自己又不是那种天才,一步一步来吧!

    陆鸣安慰了自己一句,心态渐渐平衡下来,不过就在他准备继续修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感知内,让他微有些惊讶。

    身影一闪,陆鸣出现在门外,看着那张甜美的面庞,笑问道:“香香,你怎么过来了?”

    来人正是孙香。

    孙香知道王叔一家出国了,这两天家里没人,但刚才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屋内有灯光,还以为陆鸣家进了小偷,这才随着捡起一根棒子壮着胆子走了进来,此刻发现原来是陆鸣回来了,顿时暗松了口气,不过一想到前些天陆鸣对她表白的事情,再加上陆鸣那亲昵的称呼,孙香柔美的脸庞唰地一声红了。

    “你怎么在这儿?”孙香低声问道。

    “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陆鸣笑了笑,然后瞅了一眼香嫂子手中的木棒,调侃道:“倒是你,你拿着‘凶器’进我家,我就很纳闷了!”

    孙香连忙将棍子扔在地上,解释道:“你这两天不是去城里了嘛,我以为你家遭贼了,所以才……”

    说到这里,孙香似想到了什么,红着脸继续说道:“你别那么叫我,让别人听见不好!”

    陆鸣走到近前,直直地看着她,很自然地说道:“有什么不好的,我未婚,你未嫁,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叫你香香,有何不可?”

    陆鸣旋即又笑道:“还是说你不喜欢我叫你香香,那我叫你小香,香香姐……”

    未等陆鸣继续挑逗下去,孙香脸就红透了,娇嗔地瞪了一眼陆鸣,急声道:“你要再胡言乱语,我真生气了!”

    陆鸣立马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不说了,不说了,香香!”

    “你还说!”孙香脸羞得快要滴出水来,转身就要跑出去,但陆鸣怎么可能放她走,伸手拽住了她。

    “香香,上次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陆鸣直接问道。

    孙香最怕陆鸣提起上次的事儿,但她也知道,终究有一天要面对陆鸣,咬了咬牙,没敢回头,违心说道:“小鸣,我嫁过人,是个寡妇,我配不上你!”

    “我不在乎,我想听你的心里话!”陆鸣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天,香嫂子还卖不过这个坎儿,认真说道。

    “可是我在乎,而且,这就是我的心里话!”孙香伤感道。

    陆鸣一用力,便将孙香霸道地拽进自己的怀里,然后霸道地说:“如果我非要你不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