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1章 冷雪离开!
    闫守宽当然知道林少商所说的董事长是谁,那就是只见过一面的陆鸣。

    不过自从上次见完面,陆鸣就没再出现过,林少商说陆鸣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但在闫守宽看来,陆鸣是在忙于应付李家的发难。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闫守宽对陆鸣是相当有好感的,不单单是因为陆鸣能研发出壮体药这等奇药和深不可测的武力,还因为他感觉陆鸣和自己很像。

    不过说心里话,闫守宽不认为陆鸣有能力和李家抗衡,即使有他的帮忙。

    身为闫家的核心子弟,闫守宽很清楚隆城五大家族的底蕴之深是何等可怕,就连他父亲,也就是闫家当代家主闫九天都不敢说对付得了李家,更何况陆鸣?

    但闫家和李家向来不和,所以他才决定帮助陆鸣,不过也只是暗地里的。

    在他想来,他将季兰庭和风无量拉进鸣天公司,是帮陆鸣又找了两个强大帮手,按理说林少商应该爽快答应才对,但听林少商的口气,好像陆鸣不希望有别人掺和进来,这让闫守宽不解,也有猜测。

    其实他猜得很对,陆鸣压根就没想过依靠别人,就是他闫守宽,要不是林少商请过来,而且陆鸣看他蛮对自己的脾气,恐怕早就被陆鸣拒绝了,又怎么可能希望季家和风家掺和进自己的事业。

    作为陆鸣的好兄弟,林少商自然明白陆鸣的想法,但现在特殊时期,林少商觉得拉季家和风家入伙才是最正确的决定,所以林少商才没直接拒绝闫守宽三人,留有余地。

    但季兰庭和风无量并不知道陆鸣的存在,因为闫守宽没有说。

    震惊过后,季兰庭胖乎乎的脸上露出好奇之色,问道:“少商兄弟,不知贵公司的董事长是哪位高人,我们可否能见上一面?”

    风无量没有说话,但却把目光投向闫守宽,意思很明显,希望闫守宽帮忙说话。

    但闫守宽暗暗摇了摇头。

    林少商歉意说道:“季总、风总,两位放心,我一定会把两位的诚意带到。”

    点到为止!

    该说的都说了,季兰庭和风无量就没在继续这个话题,畅聊其他,十分热络。

    就在林少商四人热聊的时候,站在远处的一名其貌不扬的中年侍者一直盯着他们,并且将他们刚才聊的内容完完全全通过藏在耳中的袖珍对讲机告知了另一头。

    过了片刻,那名侍者好似得到了命令,这才端着香槟离开原位,化成几十名侍者中的普通一员,游走于宴会厅,服务来宾。

    …………

    …………

    翌日一大早,陆鸣和冷雪就驱车回到了白山村。

    准备准备,二人便按照鬼婆婆留下的方式,联系了鬼婆婆。

    一个小时后,一道身影出现在陆鸣家,不是鬼婆婆还能是谁。

    “鬼婆婆!”冷雪亲切叫了一声,迎了过去。

    “小雪,凡俗的事情都处理好了?”鬼婆婆冷漠的脸上泛起慈爱的笑容,打量了一眼冷雪,笑问道。

    冷雪点了点头。

    “那咱们走吧!”说完,鬼婆婆拉着小雪的手,就要离开小院,完全把陆鸣当成了空气。

    但陆鸣可不想当空气,瞅见鬼婆婆背着一个包裹,连忙问道:“前辈是要离开这里?”

    鬼婆婆原本不想搭理他,但似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沙哑道:“没错!”

    得到鬼婆婆的肯定答复,陆鸣突然有种感觉,感觉冷雪这次跟着鬼婆婆离开,再次相见恐怕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心里莫名一慌,追问道:“不知前辈去哪里?”

    “我们去哪里,你还没有资格知道!”鬼婆婆冷冷回道。

    对于鬼婆婆的冷淡态度,陆鸣早就已经免疫了,不死心地问道:“前辈要去何处,我自然不敢过问,但冷雪是我的朋友,我必须知道她要去哪里,要不然我没法给她的亲人交代!”

    鬼婆婆刚要发飙,但看见冷雪拉着自己的胳膊,一副央求的小模样,只能不甘不愿地说:“自然是领小雪去我教圣地修行。”

    陆鸣又问:“那是哪里?冷雪何时才能回来?”

    鬼婆婆猛然回头,阴沉着脸看向陆鸣,怒声道:“我教圣地,岂能告诉你,小雪何时归,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别以为你是那个老东西的弟子,我就不敢动你,你要再啰里啰嗦,我现在就杀了你!”

    “鬼婆婆!”冷雪哀求道。

    “哼,你以后要是再敢对小雪起歪心思,我必斩你!”鬼婆婆哼了一声,抓住冷雪的小手,骤然发力,几个闪烁间便消失在陆鸣的视野里。

    望着二人离去的方向,陆鸣双拳攥得发白,过了好久,这才松开。

    “你个老妖婆,等我修炼有成,定然让你好看!”

    陆鸣寒声低语。

    虽然他很不想冷雪被那个老妖婆带走,但他清楚,即使他拼命,也没能力拦下那个老妖婆,只能眼睁睁看着冷雪被她带走。

    这种无力感,让他异常难受,同时也让他坚定了更加努力修行的决心。

    “既然你认识老疯子,就算你不告诉我你带冷雪去哪里,我也会想办法知道,不过……”说到此处,陆鸣双眼一寒,“等到那时,一旦让我发现冷雪在你那里受人欺负,我陆鸣保证,定然让你和你的教派付出惨痛代价!”

    …………

    …………

    父母、小妹、雯雯和周勇出国了,现在冷雪也走了,陆鸣望着空荡荡的房子,莫名有种寂寞感。

    自从他出狱,家里还没有只剩他一人的时候。

    但没办法,前有李家的威胁,后有鬼婆婆的霸道,他只能这么做。

    “现在我了无牵挂,也是时候去隆城了,不过在那之前,我得让自己更加强大才行!”

    陆鸣盘膝坐在炕上,陷入沉思。

    虽然他现在修为半步筑基,肉身堪比化劲巅峰大师,实力不可小觑,但能动用的手段着实寥寥无几。

    除了从火炎子那里得来的灵技焚天,还有斗战圣拳,他发现自己没有别的手段了,而且施展焚天消耗灵气巨大,对于灵石不多的他来说能不动用最好不动用,因为一旦体内灵海耗尽,将会得不到补充。

    斗战圣拳的第二式辟海也是一样,对他的肉身负荷很大,总不能每次动用辟海就服食一片九命花,那可是生死人肉白骨的圣药,不是这么挥霍的,而且用一片少一片,必须得留到关键的时刻使用。

    也就是说,他现在唯一的战斗手段,就只有斗战圣拳的第一式,崩山了!

    “让我看看,我应该选择修炼何种武技和灵技呢!”

    陆鸣开始翻阅脑海中的传承记忆,搜寻适合他的功法。

    不多时,他双眼一亮,有了决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