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1章 不速之客!
    龙门虽然诞生的时间极短,但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宝鸡县,直接成为宝鸡县地下世界的绝对霸主,地位无人可撼,简直如同传奇。

    这些时日,凡是跟地下世界沾点边的人,无不在讨论龙门,甚至连一些普通老百姓都是,但谈论的越来,越传的离谱。

    有人说龙门完全是政府扶植的傀儡,而龙爷和七爷等一众曾经的地下世界大佬,也都是被政府给收拾了。

    也有人说龙爷并没死,如今的龙门就是龙爷的龙堂演变而来,之所以诈死,是因为龙爷设局坑杀了七爷和一众大佬,怕有人报复,这才退居幕后。

    为什么会这么说?

    龙爷的两个得力手下和尚和老五现在就在龙门,活得好好的,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嘛!

    但有人也说其实是一个背景强大的神秘人,买通了龙爷和七爷的手下,将宝鸡县地下势力一网打尽,这才建立了龙门,一统宝鸡县地下世界。

    ……

    究竟哪一个才是事实,可谓众说纷纭,但不口否认的是,龙门如今的当家人,也就是龙主,被讨论的次数绝对高居榜首。

    因为这个龙门之主实在是太神秘了……

    不过不管怎么传,沈二福众人也从没将龙主跟陆鸣联系到一起,此刻得知陆鸣就是龙门之主,一方豪强,他们怎能不震撼!

    尤其是沈二福、白亮、张可这三个了解陆鸣底细的同乡,那就更震惊了,当然,也更加激动。

    就在众人还没从马大力的话缓过来时,肖莽一脸好奇地问道:“这个龙门很厉害?”

    有很多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肖莽,连龙门都不知道,这货还是宝鸡县的人吗?

    被他们这么看着,肖莽大脸一红,旋即一瞪眼,“娘了个皮的,俺刚从盛京回来,没听过龙门不行吗?”

    肖莽本就长得凶悍,还剃了个大光头,活脱脱的大坏蛋形象,他要跟别人说自己是好人,估计没人会信,当然,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这么一瞪眼,那些人没敢再鄙视他,其中曾在县城混过日子的青年将得知的有关龙门的消息讲了出来。

    听完,肖莽这才明白龙门多么牛逼,陆鸣多么牛逼,猛地一拍大腿,兴奋喊道:“娘了个皮的,我就说我眼光好,还真是!”

    众人一阵鄙夷……

    这时,沈二福似想到了什么,陡然看向马大力,迟疑道:“大力哥,难道你也是……龙门的人?”

    马大力点了点头,而后唏嘘道:“原来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在县城瞎混,起初我还跟陆哥产生过误会,但陆哥不但没对付我,反而不计前嫌,将我收为麾下,我这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可以说,如果没有陆哥,就没有我马大力的今天,陆哥对我都能这样,只要你们忠心跟着陆哥,他会怎么待你们,不用我说了吧?”

    听见马大力这么说,众人心安不少,对未来的生活也更有憧憬了。

    沈二福又问道:“那陆哥怎么当上上校了?”

    马大力深深看了一眼沈二福,然后又扫了眼好奇的众人,嘴角一勾,“这就不是你们能打听的了,等你们通过陆哥的训练才有资格知道更多!”

    其实,马大力也不清楚陆鸣怎么当上的上校,他怎么说……

    肖莽咧嘴笑道:“大力兄弟,陆哥准备训练我们什么啊?”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马大力淡淡说完,吩咐了一句,然后背着小手走出了厂房,给众人留下一个高大上的背影。

    “特么的,竟问我些不知道的,一群坑货!”走出厂房,马大力无语地扯了扯嘴角。

    马大力离开后,肖莽转头看向沈二福等人,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舔着大脸问道:“二福兄弟,上校是个啥玩意?”

    众人齐齐翻白眼,大哥,你还能知道点啥?

    …………

    …………

    就在他们热议陆鸣的时候,陆鸣回到了天宝酒楼,同时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看着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穿着布衣,留着寸头的三十岁左右青年,陆鸣问道:“你找我?”

    王海同样打量着陆鸣,然后淡淡回道:“如果你就是陆鸣,那我找的就是你!”

    陆鸣坐了下来,“没错,我就是,不知你是哪位?”

    “李家,王海!”王海目光炯炯地盯着陆鸣,一字一顿地说。

    虽然语气很平静,但却一股傲意透了出来。

    李家?

    陆鸣心底一震,但面色不显,淡笑一声:“我认识姓李的有很多,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个李家?”

    王海眯了眯眼,“隆城、李家!”

    陆鸣这才佯装惊讶地说道:“原来是隆城李家,那你可是贵客啊,失敬失敬,不知道什么风把王兄吹到我们这个小县城来了?”

    王海意有所指地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清楚我为何而来!”

    陆鸣笑了笑,“我真不清楚,还请王兄指点!”

    瞧见他还跟自己装糊涂,王海脸色微冷,旋即直接说道:“陆鸣,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吧,我来这儿,就是想问问你,我家三爷和郑柯失踪,是不是你做的?”

    陆鸣委屈道:“我跟你们李家没有任何交集,再说我都不认识你们李家三爷,还有什么郑柯,怎么可能让他们失踪呢,你可不能一上来就吓我,我胆子小,禁不住你吓唬!”

    王海沉声道:“那吴长喜死亡的事情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啊!”陆鸣点了点头,随后似想到了什么,震惊道:“我听说吴局长死的时候身边有两个人,很有可能是那两个人杀了吴局长,你现在说你们李家失踪了两人,不会就是你们李家的人杀了吴局长,然后逃之夭夭了吧?”

    “你放屁,吴长喜是我们李家的女婿,怎么可能是我们李家的人杀了吴长喜!”王海没想到陆鸣竟敢倒打一耙,直接将吴长喜的死栽赃到李家身上,虽然他也认为吴长喜是被郑柯用飞刀杀的,但他怎么可能承认呢,当即一怒,喝问道:“你利用你的身份,直接把吴长喜关进了军牢,三爷李旭东将吴长喜保了出来,你怕他们会报复你,所以狠心杀了吴长喜、我家三爷和郑柯,我们李家已经调查清楚了,难道你还想否认吗?”

    “呵呵,故事编的真好,连我都差点信了,但很可惜,这个锅,我不会背,而且……”陆鸣冷笑着看向王海,眯缝着眼说道:“如果你们李家认定我就是杀人凶手,那你找我来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