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9章 你们敢干吗?
    送走老八林少商,陆鸣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和铁牛离开了天宝酒楼。

    半个小时后,两人出现在宝鸡县城郊区的一个厂旁内。

    看见陆鸣和铁牛来了,等候多时的马大力急忙走上前,恭敬道:“龙主!”

    陆鸣点了点头,扭头看向正站在厂房中间的二十来个精壮青年,微微蹙眉,“怎么就二十个?”

    马大力连忙苦笑道:“没办法,咱们宝鸡县太小,按你的要求,我暂时只能找来这些!”

    以龙门如今的实力,在宝鸡县想找身材健壮、有些打架底子的年轻人,应该不难,但马大力只找来这么多人,看来真如马大力所言,宝鸡县太小,人才太少啊!

    至于马大力尽没尽力,陆鸣丝毫没有怀疑,除非马大力不想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了……

    陆鸣脸色稍缓,问道:“他们背景干净吗?”

    马大力肯定道:“这点你放心,他们都是我从乡下找来的,身份背景,绝对没问题!”

    陆鸣又问道:“有咱们村的人?”

    马大力点了点头,“有三个!”

    陆鸣这才释然,他说怎么看着里面有几个人眼熟呢,原来也是白山村的村民。

    这时铁牛憨声问道:“陆哥,你找这么多人干嘛?”

    “当然是培养咱们自己的苗子了!”

    陆鸣说完,迈步走了过去。

    看见连马大力都恭恭敬敬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二十个青年十分好奇他的身份,当然,也有拘谨。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这位就是花钱雇自己的大款,或者富二代,能不能拿到他们以前想都没敢想的工资,就靠现在的表现了。

    所以他们一个个站得笔直,倒是有三个人青年看清陆鸣的面容后,有些震惊,也有些不确定。

    陪着陆鸣走到二十人身前,马大力清了清喉咙,郑重说道:“这位就是我的老板!”

    果然!

    二十个青年连忙按照马大力之前的交代,齐齐躬身,喊道:“老板好!”

    陆鸣瞥了一眼马大力,然后温和笑道:“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大家不必那么拘谨,我叫陆鸣,你们直接称呼我陆哥就行了!”

    瞧见这位年轻老板和和气气的,一点老板架子也没有,众人确实没刚才那么紧张了,但还没人傻到真直接叫他陆哥。

    这时,一个皮肤黝黑,长相硬朗的青年壮着胆子问道:“你是白山村老王家的陆鸣?”

    陆鸣点了点头,“我就是,你也是白山村的?”

    硬朗青年激动道:“我是二狗子啊,沈二福,村东老沈家的二小子!”

    “二狗子?”陆鸣仔细看了看沈二福,笑道:“你小子长这么大了,我都没认出你来,你怎么过来了?我记得沈叔说你去南方当兵了?”

    这个沈二福比他小三岁,十七岁就当兵去了,以前白白瘦瘦的,没想到变成这样。

    沈二福尴尬道:“我确实在南方当了三年兵,不过后来犯了错误,就被开了,刚回来,正好碰见大力哥,我就过来了!”

    说完,沈二福指了指身旁的两个青年,介绍道:“这是白亮,这是张可,小卖店张婶家的小儿子,我们三个一起当得兵!”

    能有一米八个头的白亮和一米七左右,皮肤也是黝黑的张可急忙喊道:“陆哥!”

    陆鸣笑问道:“你们俩不会也在部队犯了错误,被撵回来的吧?”

    白亮和张可尴尬笑了笑,沈二福则解释道:“是我连累他俩了,我们放假在南方一个市溜达,碰见一个男的当街欺负一个老大娘,我看不过去就把那个男的给揍了,没想到那个男的家里在当地挺有势力,找来十多号人把我们给围了,但还是让我们三个给打了,后来事情闹到了部队,我们就……”

    听见沈二福这么说,在场的人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向他们三人的目光满是尊敬,更有一个光头壮汉叫好道:“打得好,这种人渣,就该揍!”

    陆鸣突然问道:“你后悔吗?”

    “我不后悔,要是再来一遍,我还得揍那男的,就是连累了我两个兄弟……”沈二福歉意地看向白亮和张可,十分愧疚,但并无悔意。

    白亮和张可连忙劝道:“咱们是同村的,又是兄弟,还能看着你被欺负不管,兵不当就不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不挺好,跟了陆哥,还怕没好日子!”

    他们三人前些天就知道陆鸣在白山村的壮举,有心想要投奔陆鸣,但怕家里知道他们是被开除军籍才回来的,所以一直没敢回白山村,留在宝鸡县城里,寻思找份工作先干着,正好碰见了马大力,被丰厚的工资待遇吸引,就过来了。

    原本他们想看看老板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也像被他们暴打的那个男人似的,他们铁定不会干,给多钱也不干,不过现在好了,老板是陆鸣,他们安心了。

    “虽然你们和我一个村子的,但我不会照顾你们,既然你们决定跟着我,以后就都是我陆鸣的弟兄,不分彼此!”陆鸣岂能听不出他们话里的意思,淡笑一声,而后话锋一转,肃然喊道:“你们有句话说得很对,跟着我,你们铁定会过上好日子,而且是你们从来没想象过的好日子,但前提是,你们得有能力跟着我,我陆鸣,不要废物!”

    这话不单单是对沈二福三人说的,也是对其余十七人。

    众人神情一禀,顿时严肃起来。

    这时那个之前叫好的光头汉子问道:“陆哥,你需要我们有什么能力,而且你招我们,到底干啥?”

    其他人也是看向陆鸣,光头汉子问的,也正是他们想问的。

    “第一,忠诚,第二,忠诚,第三,还是忠诚!”陆鸣竖起三根手指,淡淡道:“这是你们的第一个能力,那就是忠诚,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干什么,你们能做到吗?”

    光头汉子质疑道:“那你让俺们杀人放火,俺们也得做?”

    “如果我真让你们杀人,那个人就该死,如果我让你们放火,说明这个火应该放,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不会让你们去做,因为我干不出来这种事,不过我跟你们交个底,你们以后会杀人,而且可能不止一个,但你们不是为了作恶而杀人,而是为了守护而杀人,当然,能不杀人是最好的,但有些时候,咱们不害别人别人却想着害咱们,那咱们怎么办,只能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说到这儿,陆鸣双眼微眯,铿锵喝道:“守护、反击,这就是我让你们干的事情,你们……能干吗?你们……敢干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