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3章 老疯子与老妖婆!
    望着在前边领路的那条恐怖青蛇,冷雪小声感慨道:“我没想到鬼婆婆真放咱们俩走!”

    那双异常漂亮的眼睛里还残留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陆鸣当然也没想到。

    难道那个老妖婆良心发现了?

    还是说老妖婆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冷雪,不单单是因为冷雪的极品冰灵根?

    可从方才的接触来看,老妖婆绝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尤其是对他。

    猜不出老妖婆打着什么鬼主意,陆鸣索性不再瞎想,打量了一眼四周茂密的竹林,眼中流露出忌惮之色。

    离开小院子大约十几分钟,他和冷雪便看到一大片竹林。

    此时身处其中,陆鸣明显感知到阵法之力,很显然,这片区域,被一个庞大的困阵笼罩,如果不知情的人一旦进来,恐怕一辈子都不能走出去,就算是他,也够呛,因为直到现在他也没看出这里究竟是什么困阵。

    “修为深不可测,还有这么诡异的困阵,看来这个世界,远非我之前想象的那样!”

    自从得到修仙传承记忆,陆鸣一直认为这个世界像他这样的修士肯定少之又少,但这才多少天,也就不到一个月,他就遇到了两个修士残魂夺舍,知道了老疯子也是修士,现在又有这个老妖婆,再加上出狱以来的种种经历,他赫然发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生活着的这个星球了。

    难道,并未断绝,有很多传承留了下来?

    难道,地球不是他看到的那么灵气稀薄,还有很多灵气充裕之地能够修行,要不然怎么会有像老疯子、老妖婆这样的大能修士?

    难道,地球又将变回时代,要不然怎么解释一处处古秘,还有凶兽和妖?

    越想,陆鸣越毛骨悚然,越有一种危机感。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你想什么呢?”瞧见陆鸣没有回话,冷雪狐疑地看向他。

    陆鸣陡然回过神来,不觉间,后背湿了一片。

    长吁了口气,陆鸣岔开话题问道:“你真要跟那个老妖婆修行?”

    冷雪无奈一叹,“不修行还能怎么办,你能打得过鬼婆婆?”

    仿佛被戳到了软肋,陆鸣面露尴尬,他还真打不过那个老妖婆,可是怎么说自己也是帮她,用不着这么损哒人吧?

    话一出口,冷雪就意识到自己这话有点伤人,连忙歉意说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说的是实话,我现在确实不是那个老妖婆的对手!”陆鸣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苦笑道。

    “虽然鬼婆婆看起来挺凶的,但我觉得她人应该不坏,而且我能感觉得到她是真心对我好,让她当我师父,也没什么不好的!”冷雪说完,话锋一转,“不过前提是我得知道修行究竟是什么,得你这个懂修行的人告诉我了!”

    看见冷雪看向自己的眼光有些幽怨,陆鸣知道想瞒也瞒不住了,讪讪笑道:“等咱们到了山谷,我把修行的事情完完全全告诉你!”

    …………

    …………

    就在陆鸣二人跟着青蛇离开这个未知之地时,鬼婆婆的小院子里陡然出现一个老者,若是陆鸣在这里,定会一眼认出此人是谁——天机道人,老疯子!

    “呦,这不是鼎鼎大名的天机道人嘛,怎么有空来我这个丑老婆子这里了?”鬼婆婆冷眼看向不请自坐的天机道人,虽然在笑,但语气满满都是讥讽。

    “鬼师妹,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个臭脾气,我也是才知道你隐居于此,要不然我早就过来叨扰了!”天机道人不在意地笑了笑。

    “哼,我看你是恨不得躲我躲得远远的吧?”鬼婆婆冷哼一声,道:“别叫我鬼师妹,我又不是什么美人,当不起!”

    “你啊你,都多少年的事情了,你还耿耿于怀!”天机道人苦笑道。

    “哼,凤姐姐要不是因为你,怎么会香消玉损,我能忘记吗?”鬼婆婆眼神突然变得怨毒起来,随后自嘲一笑:“也是,你当年女人那么多,死了一个,在你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

    听见她提起那个尘封了几十年的名字,天机道人莫名一痛,一抖袖,一个酒壶在手,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将剩下的酒水倾洒在地,虽未说话,但悲意自起。

    瞧见这一幕,鬼婆婆眼中的恨意这才散去,似乎也不想再提起伤心往事,沙哑道:“那个臭小子就是你寻了几十年的徒弟?资质平平,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了,对了,他有一点像你,一样滥情!”

    天机道人将酒壶收起,丝毫没在意鬼婆婆的冷嘲热讽,淡淡道:“我们天机宗收弟子,讲究的是缘分,不看其他!”

    鬼婆婆突然问道:“既然你把他当你徒弟,那刚才我要杀他的时候,你怎么不救?”

    天机道人洒然道:“我们天机宗带徒弟,讲究的是散养,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生死有命,全凭自身,更何况你也不可能真杀他!”

    鬼婆婆冷冷一笑:“我们圣雪宫带徒弟也有规矩,不能有儿女私情,你看好你那宝贝徒弟吧,要是让我发现他对小雪有什么不轨之心,我活剐了他!”

    “你们圣雪宫貌似没有这一条吧?”

    “从我这里开始有的,不行吗?”

    天机道人顿时不乐意了,“我可早就发现冷雪那丫头是极品冰灵根了,要不是寻思给你留着,我怎么可能让那头小妖袭击他们,你可别乱搞!”

    “这么多年,你还是一肚子坏水,连你徒弟都坑,佩服佩服!”鬼婆婆一脸的鄙夷,然后一针见血地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给他们俩创造机会,好让小雪以后跟你徒弟双修,不但能助你徒弟登上大道,还能让你天机宗拥有我们圣雪宫不世出的天才,你可真是好算计啊!”

    被鬼婆婆拆穿心思,天机道人一点也有没脸红,嘿嘿笑道:“这不是对双方都好嘛,何乐而不为呢!”

    鬼婆婆着实被他的厚脸皮给气笑了,“你就不怕我把这事告诉那小子?不怕我斩了他?”

    “我这也是为他好,他应该能懂,至于你杀他,以你的修为,恐怕还不行!”天机道人神秘一笑。

    闻言,鬼婆婆双眸微眯,“那你不怕我让冷雪修我们圣雪宫最狠的心法,绝了你的念想?”

    “那可是实属罕见的极品冰灵根,你可不能置气!”天机道人一惊,随后一脸肉痛的拿出一个长方形木盒推到鬼婆婆面前,闭上眼睛说道:“这个算是封口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