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1章 喜怒无常鬼婆婆!
    老妇穿着朴素,一看真就是久居山林的隐士。

    老妇衣衫整洁,可以看出她很洁身自好。

    老妇满头华发,面部褶皱,年龄定然不小,至少七八十岁。

    老妇身形佝偻,看着颤颤巍巍,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但陆鸣很清楚,她那瘦弱的身体蕴含着怎样的能量。

    因为她的双眼不但不浑浊,反而深邃如幽潭,目光如炬,好似可以看透人心。

    就是她的相貌有些丑陋,虽然在笑,虽然态度很温和,但给人的感觉却异常怪异,也可以说成……瘆人!

    这是陆鸣最直观的感受,他敢肯定,这个老妇,就是刚才传音给自己的那名修为至少达到筑基期的修士,而且,这个老妇,不是看起来的那么随和。

    就在陆鸣打量老妇的时候,冷雪客气说道:“老人家,我们迷路了,您知道怎么走出去吗?”

    “这里我熟络得很,知道,知道!”老妇笑着招呼道:“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了,快进来,陪老婆子我说说话!”

    冷雪点了点头,刚要走进去,但却被陆鸣拉住了。

    陆鸣朝老妇抱拳一拜,恭敬说道:“前辈,我们还有急事,就不叨扰前辈了,麻烦前辈告知我们怎么离开这里,等办完事,我们备上厚礼,再回来看望前辈!”

    “怎么,你还怕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婆子吃了你不成?”老妇瞥了一眼陆鸣,有些不悦地说道。

    “晚辈不敢,是真有事!”陆鸣连忙解释道。

    “如果你们想从这里走出去,就进来陪老婆子说会话,否则,哼,免谈!”老妇哼了一声,坐到石凳上,显然是生气了。

    陆鸣从老妇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信息,那就是没有她的指引,自己和冷雪想要平安走出去,那是不可能的,但让陆鸣不解的是她为什么非要让自己二人进去。

    这里陆鸣仔细观察了,没有什么困阵之类的陷阱,她想干什么吗?

    难道真是寂寞久了,想找人说说话,唠唠嗑?

    这时冷雪给了陆鸣一个放心的眼神,迈步走了进去,坐到石凳上,客气道:“我陪您说说话!”

    “还是你这姑娘懂得尊敬老人,不像某些人!”老妇顿时笑了起来,拍了拍冷雪的手,然后瞪了依旧站在小院外的陆鸣一眼。

    “某些人”,自然指的就是陆鸣了!

    陆鸣讪讪一笑,冷雪都进去了,他也只能跟着,不过没有坐,站到一旁,岔开话题问道:“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您怎么隐居在此啊?”

    老妇反问道:“你不知道这里是哪?”

    陆鸣回道:“我来的地方是芒山,但这里,我不清楚还属不属于芒山范围了!”

    老妇当即嗔怪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过来,你还真是不怕死啊,你不怕死,也别拉着这么好的姑娘陪你冒险啊!”

    从一见面,这个老妇对待他和冷雪的态度就完全两样,陆鸣很是无语,貌似自己也没得罪她啊,用不用这么区别对待……

    这时冷雪站出来打圆场:“老人家,不赖他,是我执意过来这边,又恰巧被一头老鹰袭击,他为了救我,才一起逃到这里,迷失了方向!”

    “还算是个男人!”听见冷雪这么说,老妇脸色才稍缓,然后拉着冷雪的手,笑呵呵说道:“丫头,别老人家老人家的叫我,显得生分,你叫我鬼婆婆就行,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冷雪回道:“鬼婆婆,我叫冷雪!”

    “这名字好,跟你的气质真配!”鬼婆婆很开心,笑得皱纹都堆积在一块,继续笑问道:“那个臭小子呢?”

    臭小子……

    陆鸣一脸黑线。

    冷雪好笑地看了一眼陆鸣,答道:“他叫陆鸣!”

    “这名字不咋地!”鬼婆婆撇了撇嘴,然后十分热络的跟冷雪攀谈起来,直接把陆鸣当成了空气。

    如果她要不是一个女的,不是一个老人,不是至少筑基期的修士,陆鸣铁定将她胖揍一顿……

    可惜他没那个能力,所以只能站在一旁,在心里抱怨几句。

    聊了能有半个小时,鬼婆婆这才看向陆鸣,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陆鸣没想到这个老太婆把自己晾了半天,然后直接下了逐客令,而且听那意思只是让自己离开,顿时沉声道:“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

    冷雪也是诧异地看向鬼婆,听出了问题。

    鬼婆婆沙哑道:“小雪跟我有缘,她留下来,你走!”

    冷雪一惊,连忙说道:“鬼婆婆,我不能留在这里,我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呢,不过您放心,我以后会常来看你的!”

    鬼婆婆好似没有听见一般,朝陆鸣喝道:“你还需要我动手请你出去吗?”

    这个时候陆鸣要是再不明白鬼婆这是想把冷雪留下来陪自己,那他就不是陆鸣了!

    陆鸣脸色一沉,“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鬼婆婆依旧平静地说道:“很简单,你要么离开,要么死,你应该清楚,我有这个能力!”

    冷雪俏脸一震,她没想到刚才还和颜悦色的鬼婆婆现在像变了个人似的,急声开口,道:“鬼婆婆,您怎么……”

    鬼婆婆一脸疼爱地拍了拍冷雪的肩膀,语重心长地教诲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是为你好,替你斩断情丝!”

    原来这个老妇不是讨厌自己,而是讨厌所有男人!

    陆鸣这才了然,但让他把冷雪留在这里,交给一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人手上,他办不到。

    “前辈,如果我今天非要带走冷雪呢?”陆鸣寒声道。

    “你可以试试!”鬼婆婆不以为意地说道。

    冷雪这时也看出来了,这个对自己很好的老人家不是普通人,要不然陆鸣不会这么忌惮,而且直觉告诉她鬼婆婆真有可能杀了陆鸣,咬了咬牙,朝陆鸣劝道:“你走吧,我留下来!”

    “那怎么行,她是什么人咱们都不清楚,我不可能把你留在这里!”陆鸣当即拒绝道。

    这时鬼婆婆开口了,“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会对小雪好,不会害她。”

    陆鸣冷冷一笑:“你强迫她留下来,就是为了她好?呵呵,我看是为你自己好吧?”

    鬼婆婆眯了眯眼,“你这么说也没错,老婆子我时日无多了,一身所学没人继承,好不容易碰到个喜欢的,又适合自己的衣钵传人,我当然不会错过!”

    陆鸣眉头一皱“适合你?”

    鬼婆婆阴森一笑,“也是,就凭你的修为,确实看不出什么,小雪拥有极为罕见的冰灵根,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冰灵根?

    陆鸣双眼大睁,不可置信地看向冷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