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2章 李家的反应!
    陆鸣现在修为半步筑基,就连焚天都可以施展,自信可以炼制出唤醒孙毅的奇药。

    得到陆鸣的保证,孙泰激动莫名,连忙千恩万谢,那架势,如果他要是个女的,恐怕就要以身相许了!

    陆鸣不在意地笑了笑,告诉孙毅不用感谢什么,大家都是同事,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对于孙泰,陆鸣还是很有好感的,先不说他哥哥违抗命令救雯雯的事情,就说他,也是很有血性,很直爽的军人,结交这种人,陆鸣很愿意。

    而且自己现在身处特别调查局这种复杂而神秘的部门,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不说发展什么亲信、眼线,起码也得有几个熟人照应,而像孙毅兄弟俩这种没什么心眼,自己又对他们有恩的人,再好不过了。

    又热聊了一会儿,陆鸣便让他送家人离开。

    这一走,起码短时间是看不见了,当母亲的,自然放心不下儿子,陈秀娥红着眼眶叮嘱不断,到后来都不想走了,陆鸣哭笑不得,只能连连保证一定能照顾好自己,这才劝说他们离开。

    不过说实在话,陆鸣也有些放心不下他们,毕竟这是家人第一次出宝鸡县,还是直接一步到位,出国,但没办法,如今哪个地方都比宝鸡县安全,他也只能这么做。

    望着车队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陆鸣很是感慨,同时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被逼得让家人远走,现在想想,陆鸣就觉得自己失败,是耻辱。

    而这笔账,这种耻辱,自然要算到李家身上。

    现在,没有了后顾之忧,陆鸣甚至有些期待,期待李家向自己发难。

    陆鸣双眼不觉间冰寒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站在他的身侧,淡淡道:“把家人都送走,看来你的麻烦不小啊!”

    听到那冷冰冰的声音,不用回头,陆鸣也知道是谁。

    “我只是送家人出去玩而已,怎么你会觉得我有麻烦呢?”陆鸣看向那张冷艳的美丽面孔,好奇道。

    “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冷雪好整以暇地反问道。

    不愧是龙爷的亲生女儿,七爷的养女,光凭这些就能推断出自己有麻烦了!

    陆鸣没有明说什么,淡笑道:“既然你这么想,那你为什么还留下来?就不怕受牵连?”

    “我既然答应帮你,就不会食言,而且你都让雯雯走了,我要是不在,你这还没兴起的事业怎么办?靠你?”冷雪眼神玩味地看着他。瞧见冷雪那傲然的神色,陆鸣本能的就要喷她几句,但话到嘴边就说不出来了,因为人家说的是实话,马雯雯一走,现在没了她,陆鸣还真就玩不转。

    可是自己怎么就这么生气呢,尤其看到她傲娇的嘴脸……

    陆鸣压下怒意,换上一副笑脸,笑呵呵说道:“那这段时间有劳冷大小姐了!”

    “你没必要跟我假惺惺的,我知道你现在巴不得损我两句呢,我也是,不过还是那句话,我答应你的事儿,就一定会做好!”冷雪清冷说完,瞥了陆鸣一眼,然后施施然地走回了屋,留下陆鸣错愕当场。

    “日子还长,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过了良久,陆鸣这才狠呆呆说道。

    他就不信了,还总在她那里吃瘪……

    …………

    …………

    就在陆鸣一家人踏上旅途的时候,隆城市李家豪宅里,气氛异常凝重,只听一声声怒吼不断响起。

    “废物,都是废物,这么些天还没调查出什么来,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你们还有脸回来,啊?”

    “现在连余大师也跟丢了,你们,你们……”

    说到这里,李振天满脸怒容,恨不得一掌将跪在自己面前的两名手下给拍死。

    林华不敢抬头,也不敢言语,冷汗直流。

    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替自己开脱。

    李旭东和郑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他使出浑身解数,还是一点踪迹也查不到。

    唯一让他有些感觉无辜的是余淮。

    余淮可是化劲大师,人家不让他跟着,他能怎么办?

    而且他隐隐觉得,三爷和郑柯估计是凶多吉少了,但这种话,他怎么可能当着家主的面说出来,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不过有人可没他这么胆小,穿着布衣的王海面色平静地说道:“家主息怒,不是我们无能,我觉得,三爷和郑柯,可能已经不在了,而罪魁祸首,就是陆鸣,和陆鸣身后的特别调查局!”

    闻言林华一惊,李振天则面容陡然肃杀起来,盯着王海,沉声喝道:“你说什么?”

    王海面不改色,“我也不想这么认为,但现在来看,只有这种可能性,我相信以家主的睿智,应该早就猜到了!”

    李振天深深看了王海一眼,又问道:“那余大师呢?难道他也被杀了?”

    王海回道:“那倒没有,今天上午,余大师回话,说特别调查局的人防范周密,他暂时不好动手。”

    听见王海这么说,李振天有些惊讶,“你们不是和余大师失去联系了吗?”

    林华也是诧异地看向王海。

    “我也是刚刚接到余大师的电话,还没来得及禀报,而且之后我们也确实联系不上余大师了,您也知道余大师的性子!”王海无奈道。

    李振天怒色稍缓,突然问道:“那你觉得,是陆鸣动的手,还是特别调查局?”

    王海笑了笑,“那就得看余大师给咱们带回什么消息了,不过,我觉得应该是特别调查局的高手,陆鸣,咱们已经调查过,郑柯是内劲巅峰武者,就算陆鸣有些本事,也不可能是郑柯的对手,而且,他怎么敢!”

    李振天思忖片刻,赞赏地看了王海一眼,然后转头对林华喝道:“多跟小海学学,如果下次再办不好事情,我就不会这么轻饶你了,下去吧,尽快跟余大师联系上。”

    “是,谢家主饶恕,属下必尽全力!”林华连忙叩首,然后灰溜溜走了出去,不过心里已经怨恨上了王海,这么大的消息都不告诉自己,光想着自己出风头,这笔账,他林华记下了。

    林华出去后,李振天将王海扶起,赞赏地拍了拍林华的肩膀,没有说什么赞赏的话,但动作已经表明一切。

    “小海,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