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0章 辟海!
    崩山、辟海、裂地、撕天、斩神、降魔、灭仙。

    斗战圣拳七式,战族的无上拳法。

    修炼第一式崩山,并没有什么限制,只要是个普通人就可以修炼。

    然而从第二式辟海开始,就不一样了。

    不但需要武修习练化龙诀,还必须得达到化龙诀的第二层,更是需要武修的炼体境界小有所成,否则别说施展不出辟海这一招,就算是能施展,如果体魄不行,也会遭到这一招的反噬,轻则重伤,重则直接肉身破碎,死翘翘,异常凶险。

    陆鸣原本是不打算施展辟海的,虽然前两个条件他满足,但他不知道如今的身体素质能不能承受得住辟海的反噬,而且他才刚刚踏入化龙诀第二层的门槛,一次也没有施展过辟海,他还没冲动到拿自己的小命冒险。

    但现在他却不得不用了!

    他此刻体内灵气匮乏,根本不足以再次用焚天这等超过他修为的灵技,而九命花只能让他的肉身痊愈,并不能补充灵气,所以他也只能冒险一试。

    谁让他除了施展辟海,没有其它的底牌了呢!

    而面对一个化劲大师,就算是重伤的,也还是化劲大师,别的办法根本没用……

    刚一施展,他便感觉全身的气力瞬间被抽空,更有一种昏厥的感觉袭上心头,让他脸色顿时惨白。

    既然做了,那就不能退缩,更何况如果此刻不拼命,那么最终倒下的人就会是他,因为余淮的凌厉一刀已经袭来。

    他双眼一狠,强忍住强烈的空虚感,任凭自己的力气被抽空,猛地一记手刀挥出。

    下一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仿佛听到了海浪的声音,哗,哗哗!

    然后刺啦一声,好似大海被切开,出现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将海水拦腰截断,看不见尽头。

    最后,他又感觉听到了一个声音,好像是余淮的惊恐声,但这时的他再难坚持,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他这回挡不住了吧!”

    这是陆鸣昏迷前最后的念头。

    他猜得没错,余淮没有挡住辟海,准确的说,余淮连挡住辟海的资格都没有。

    辟海一出,还没等余淮做出应变,就和这一片山林尽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真是一道深深的沟壑,蔓延五里有余。

    只是很可惜,他不能亲眼看见自己造成的恐怖画面,因为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特别调查局的驻吉省的秘密基地了……

    …………

    …………

    “这是哪里?”

    “你醒啦?”

    陆鸣刚刚直起身,便发现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看清来人是谁后,他迷迷糊糊地问道:“紫衣,你怎么在这儿?”

    来人正是颜女神——颜紫衣!

    “这里是特别调查局的分部,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瞧见他终于醒了,颜紫衣暗松了口气,调侃了一句。

    “我怎么在这儿?我不是在芒山外围的山林里吗?”陆鸣看了一眼四周,随后揉了揉脑袋,问道。

    “你之前确实在那里,但一天前就被我们送到这里了!”颜紫衣笑着说完,将他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原来就在他和余淮进入山林里时,马雯雯怕他出事,就给颜紫衣打去了电话,颜紫衣这才带人把已经昏迷过去的他带了回来。

    “这么说我昏迷了一天?那余淮呢?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老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后,陆鸣急忙问道。

    “余淮?就是拦住你的那个老者?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只有你,没发现那人,而且一点别人的痕迹都没有!”颜紫衣摇了摇头,然后深深地看了陆鸣一眼,话锋一转,“不过你昏迷的地方,十分奇怪!”

    看样子余淮是被自己彻底解决了,陆鸣安下心来,听见颜紫衣这么问,好奇道:“什么奇怪?”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颜紫衣拿过一个,将拍摄的画面递给他看。

    陆鸣狐疑地接过,下一秒,他面露惊容,不可置信地嚷道:“这是我昏迷的地方?怎么可能?”

    画面里是一片光秃秃的大地,中间有一道大裂缝,蔓延不知多远,宛若土地干裂日积月累形成,这哪里是他待的那片山林,分明是西北高原某个干旱地区的面貌嘛!

    “这里确实是你昏迷的地方,难道你去之前不是这个样子?”颜紫衣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我……”陆鸣刚想回答,陡然想到了什么,内心大惊,难道这一切都是我施展辟海造成的?

    越想越觉得可能,陆鸣连忙压下心中的震惊,佯装头痛,龇牙咧嘴地说道:“我记不得了,可能是这样吧,我头疼,真记不得了!”

    “那拦住你的那个老者,余淮,你总记得吧?”颜紫衣眉头一挑。

    “余淮?什么余淮?我说过这个名字吗?”陆鸣一脸懵逼,演得一手好戏。

    颜紫衣当即瞪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昏迷的地方原本是一片密林,但自从你和余淮进去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那里明显是人为造成的,不但有高温灼烧的痕迹,还有利器划痕,应该是精钢,你的衣服可以证明,而余淮,也就是跟你进山的老者,则是李家供养的化劲大师,今年五十六岁,擅长用刀,难道你还想我继续说下去吗?”

    陆鸣一愣,这才想起她有能够分辨对方是不是撒谎的能力,而且这里是特别调查局,只要他们想调查,那么就没有什么他们调查不到的事情,更何况一个地方,一个人。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还问我?”陆鸣不再假装头痛,尴尬地苦笑道。

    “我只是想亲口听你说出真相而已,不过……”颜紫衣没有说下去,但看向陆鸣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失望。

    看见她一脸的失望,陆鸣心里莫名一急,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只是有些事我不能说,也不想你们参与进来!”

    颜紫衣柳眉微蹙,“你是指你怎么被余淮追杀,然后反杀了一个武道大师的事情吗?”

    陆鸣点了点头,然后咧嘴一笑,“呵呵,这个……可以简略的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