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9章 彼此的震惊!
    烟尘未散,一道人影慢慢走了出来,真正显露出陆鸣的身影。

    只不过此时的他略显狼狈,不但满身脏垢,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尤其腰部的位置,衣服更是缺了一大块,将腰上一道长长的血痕暴露出来,正是被余淮一刀所砍。

    陆鸣脸色也有些发白,但双眸冰冷刺骨,怒视向余淮,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杀意。

    就刚才余淮那阴险的一刀,就算他体魄再如何惊人,化龙诀第一层的防御再如何逆天,也是抵挡不住,要不是昨天他刚好将化龙诀第二层修炼至入门,恐怕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就算这样,他的腰部还是被划破了一道血口子,虽然并不致命,只是轻伤,但足可见化劲武者、武道大师的全力一击多么骇人,也足以让他对余淮杀机凛然。

    就在这时,一道极度不可思议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你居然没事?”

    当看见陆鸣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模样,余淮瞳孔骤然一缩,满脸惊容。

    那可是化劲大师的全力一击,再加上由精钢所炼的锋利大刀,怎么可能只是让他破了点皮?

    看着陆鸣暴露在外泛着淡青色光泽的肌肤,余淮不明觉厉,难道这也是灵武者的手段吗?

    肌肤如青玉,肉身堪比金石,难道,灵武者也有类似化劲大师的护体气罡?

    如此强大的防御力,让自己如何破?

    第一次,余淮心中萌生了退意!

    但此时即使余淮想走,陆鸣又怎能同意。

    “来而不往非礼也,现在轮到我了!”

    陆鸣冷冷说完,上百枚低阶灵石如无中生有般漂浮在他的身周,下一瞬齐齐碎灭,释放的磅礴灵气眨眼间便钻进他的体内。

    紧接着,他双手迅疾掐诀,随后冷然看向余淮,沉声吐出两个字:“焚、天!”

    当陆鸣掐诀的时候,一股生死危机陡然在余淮心中浮现。

    虽然不知道他在憋什么大招,但余淮清楚必定非常厉害。

    不能让他继续下去。

    这个念头一起,余淮脸色一狠,就要冲过去阻止。

    但陆鸣从拿出低阶灵石到掐诀,再到出言,只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

    还未等余淮冲出,一层涟漪便以陆鸣为中心扩散而出,快若奔雷。

    噗!

    火焰冲天!

    方圆一公里,宛若火海,仿佛有一面超大的由火焰形成的镜子从天而降。

    但仅仅只持续了两个呼吸,火海幻灭,镜子碎裂,仿若从没出现过一样。

    不过,此时的这里却焦黑一片,之前还存在的花草树木尽数消失,才像真正的没有出现过,而这一切,无不证明刚才的火海才是真实的……

    陆鸣没有去关注周遭的环境,脸色比方才更苍白了一些。

    他现在修为半步筑基,但仍不是真正的筑基修士,强行施展只有筑基期才能用的灵技焚天,虽然不会让他再像上次那样只能靠九命花续命,但还是让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他体内的灵气不但消耗了近乎九成,全身更是无比虚弱,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都不为过。

    “这次,应该能解决掉他了吧!”

    陆鸣将视线投向余淮刚才站立的位置,只见一个宛若泥塑的乌黑人影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被焚天烧成碳似的,暗松了口气。

    但随后,他耳朵动了动,感知到了什么,猛地仔细望去,瞳孔骤然一缩,“没死?”

    这时,咔咔声响了起来。

    下一秒,砰地一声,泥塑彻底炸裂,显露出余淮的真身。

    陆鸣猜得没错,余淮确实没死,但却凄惨无比。

    不但头发、眉毛、胡子尽皆没了,就连衣衫都被火焰焚尽,全身红肿,仿佛在沸水里烫了一遍,而后背,更是血肉模糊,有焦糊味散出,令人作恶。

    但余淮完全没有理会这些,冰冷的眼眸看向陆鸣,脸上的怒容就像恨不得要生吞活剥了陆鸣一样,杀意无边。

    有多久了,或许是十年,二十年,自从自己成为武道大师,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什么时候被人打得这么凄惨过。

    没有,一次都没有!

    但今天,自己却让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给弄成这副惨样,还击成了重伤,要不是刚才自己反应够快,那么自己现在就成了烤乳猪了,但还是慢了一步,要不然后背也不会伤势严重。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只有杀了他,才能挽回自己作为武道大师的颜面,才能洗刷耻辱!

    “你以为就你有防御措施吗?我也有,别忘了,我是武道大师!”

    余淮握紧烤得漆黑的大刀,一步一步向陆鸣走去,同时残忍说道:“你放心,我不会直接杀了你,我要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割下,让你受尽折磨,然后把你的亲人抓来,在你面前一一处决,让你彻底绝望,最后,我要让你求我杀了你,只有这样,才能洗刷你今日带给我的屈辱!”

    听见余淮的话,陆鸣凤目一凝,他不是没想到化劲大师能够劲气外放,在体外形成护体气罡,但他万万没想到护体气罡居然能够抵挡得住焚天的高温和恐怖的杀伤力。

    不过当他听见余淮接下来的冷酷话语后,脸色不由肃杀起来,旋即讥讽道:“呵呵,你做梦呢吧,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现在是重伤之身,实力十不存一,凭什么杀我?难道你就不怕我再给你来刚才那么一下?”

    “你还有那个能力吗?”余淮不屑道:“你要真能使出刚才的手段,你还会跟我在这里说话吗?”

    “没了灵武者的手段,就算我重伤,照样能够斩你!”余淮自信说完,狰狞一笑,猛然加快脚步,持刀朝陆鸣凶狠袭去。

    “果然是只老狐狸,不过……”陆鸣嘴角微弯,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呢喃道:“就算我不能再次施展焚天,也不代表我杀不了你!”

    一朵洁白无尘的花瓣早已落在他的手中,正是有生死人肉白骨疗效的圣药——九命花!

    一口将九命花花瓣吞下,陆鸣眼中的战意刹那攀升到了极点,站在原地,变拳为掌,似很随意地向袭来的余淮切去,同时两个字从他的嘴里喷薄而出。

    辟、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