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8章 你是灵武者?
    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

    余淮顿时止住冲势,刹那横移,同时手腕一抖,重百斤的大刀当即立于身侧。

    砰!

    一篷火光在刀身上绽放,异常突然,仿佛来自于虚无。

    从刀身上传来的巨大力道,不由让余淮一个踉跄,手中的大刀更是差点脱手而出。

    只见刀身出现一个凹处,上面赤红如烙铁,散发着极高的温度。

    这是什么?

    余淮心中大惊,但还没来得及仔细辨认,两道火光如流星般飚射过来。

    与此同时,陆鸣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双拳赤红,有火光弥漫,哪里还有刚才临阵脱逃的模样,杀气腾腾。

    余淮身形陡然爆退,堪堪避过两道火光,但他身后的两颗粗壮大树却未能幸免,被火光粘上便熊熊燃烧起来,眨眼间化为飞灰,仿若从没存在过一般。

    见状余淮面色狂变,急忙跟陆鸣拉开安全距离,用错愕的目光看向陆鸣,失声道:“你……你是灵武者?”

    “没错,小爷就是灵武者,所以,你可以去死了!”陆鸣冷声说完,半步筑基的修为猛然爆发,连连甩手,几道由火灵气形成的灵气匹练如陨石般砸了过去,而后身影一闪,再次袭了上去。

    刚才假意脱逃,实则偷袭,居然没能得手,陆鸣暗叹可惜的同时更是对化劲大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他知道,面对准备全力出手的化劲大师,如果他还不拿出压箱底的手段来,纯属找死。

    至于余淮能知道灵武者,他并没有感到奇怪,灵武者虽然神秘,但对于能够修炼到化劲境界的余淮来说就算不得什么隐秘了,不过既然暴露了自己的真正身份,那么陆鸣就绝对不会放余淮走,必须杀之,这也是他变相逼迫自己,破釜沉舟。

    当陆鸣承认自己是灵武者后,余淮心中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

    没错,余淮确实知道灵武者,但从没亲眼见过灵武者,刚才陆鸣施展的诡异手段,再加上陆鸣现在赤红若烙铁的双拳,他这才有些猜测,但他没想到陆鸣还真是。

    可是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是灵武者?

    来之前,余淮就调查清楚了陆鸣的来历,又在宝鸡县潜伏了两天,等到特别调查局的人没再保护他,才选择在这里出手,一是怕给李家惹不必要的麻烦,二则是如果陆鸣真是武者,那么也就预示着李旭东和郑柯铁定被杀了,自己可以直接出手灭之。

    但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陆鸣是灵武者,不传说灵武者多少年不出世了嘛,怎么突然出现了,而且还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余淮随即恍然大悟,起初他还困惑一个毫无背景的农村小子怎么就成了国家秘密部门的人了,原来如此。

    不过就算这小子是灵武者又如何?

    自己堂堂化劲大师,而且达到了化劲小成之境,岂会怕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一念至此,余淮脸色恢复镇定,手中大刀不断舞动,但并未着急与陆鸣近身厮杀,想要试探灵武者的威力到底如何。

    砰砰砰砰!!!

    那些灵气匹练尽数被余淮稳稳挡住,不过余淮的大刀也出现了一个个小坑,恐怕陆鸣再来那么几下,大刀就会彻底碎裂掉了。

    察觉到这一点,余淮心里有了底,沉声喝道:“我还以为灵武者多么不凡,原来不过如此,如果你就这么点手段,那你的下场还是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话音渐散,余淮闪避开一道灵气匹练,不再被动防御,悍然冲了过去。

    陆鸣没有多言,欺身而上,斗战圣拳第一式崩山全力用出,竟准备以肉拳硬撼锋利大刀。

    “竖子猖狂!”

    瞧见这一幕,余淮怒吼一声,但心中大喜,双手握刀,高高跃起,随即猛然下斩。

    这一刀毫无花哨,但却发出刺啦一声脆响,仿佛空气被劈开的声音,大刀未至,刀气先至,吹得陆鸣头发飞扬,衣衫猎猎作响。

    陆鸣感受到了这一刀的不凡,不过面色不见丝毫慌乱,眼中反而露出炙热的战意,轻喝一声,一拳刹那轰出。

    “开!”

    但就在这时,余淮脸上露出淡淡的嘲讽,下一秒,大刀陡然消失在应有的轨迹上,出现时已然在陆鸣的身侧,变斩为横扫,只取陆鸣的腰身。

    这就是武道大师的真实水平,发力随心所欲,连绵不绝,并没有需要蓄力、缓力一说,能初步违背惯性。

    这一幕,让陆鸣神色大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余淮这么阴险,竟然虚晃一刀,想要躲避已然来不及。

    “既然不能躲,那就直捣黄龙!”

    陆鸣双眼一狠,仿佛没有察觉到危险似的,依旧朝余淮冲去。

    “想要逼我收刀,你还是太嫩了!”

    余淮是武道大师,岂能猜不透陆鸣的用意,心中不屑,空闲的一只手猛然拍出。

    砰!

    拳掌相接,响声震天。

    紧接着,陆鸣面色一痛,整个身体横飞了出去,撞断了好几颗大树,方才落地。

    但余淮也没好到哪里去,脸色一白,同样倒飞了出去。

    陆鸣依靠领悟崩山拳的真意才触发武学传承,如今毫无保留的施展崩山拳,哪还会是以前的威力,足可以将五百斤的巨石击得粉碎。

    如果余淮准备周全,自然能够勉强抵挡,但他注意力都放在那一刀上,同时也小觑了陆鸣的拳脚功夫,再加上仓促应对,即使用劲气卸力,也是不行。

    正所谓一力降十会,更何况陆鸣这一拳的力道比之前强了好几倍。

    蹬蹬蹬又后退几步,余淮才止住退势,随后一口老血喷出。

    “我真是小瞧了你,之前居然没用全力,不过,你还不是得死在我的刀下!”

    余淮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心中得意想道,他相信,就算自己这一刀没把陆鸣斩成两截,也会让陆鸣离死不远了。

    再次吐出一口血水,余淮大步朝陆摔飞的地方走去。

    不过下一瞬,他就止住了脚步,双眼大睁,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见烟尘中,一道模糊的身影慢慢从碎木堆中站了起来,不是陆鸣还能是谁。

    “这……怎么可能?”

    余淮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