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7章 余波!
    宝鸡县鼎鼎大名的吴局长死了!

    只用了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吴长喜惨死家中的消息就传了出去,这还是在公安局刻意封锁的前提下,但凡是在宝鸡县有点身份的人,都知道了,相信不出第二县的老百姓也会陆续知晓,因为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不亚于一场地震!

    一些通过关系知道吴长喜是被他杀的人们,无不错愕,无不把目光聚焦到龙门身上,他们觉得应该重新正视这个新崛起的地下势力了。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就在前不久,吴长喜得罪龙门之主,被龙门之主以强横之姿抓走的消息疯传宝鸡县,这才没过几天,吴长喜就死了……

    也就是说,龙门的作案动机……最大!

    可能有人会说是巧合。

    兴许是巧合,但就算是巧合,只要不是傻子,还是都会把吴长喜的死联想到龙门身上,因为龙门有动机、有实力。

    而且出了这么大的事,影响重大,总得有人遭殃。

    这个锅,龙门不背谁背!

    而相对于吴长喜之死,梁杰突然成为植物人就像一朵浪花,泯于大海中,县不起任何风浪了。

    ……

    就在陆鸣回到天宝酒楼的一个小时后,特别调查局打来了电话,是雷傲。

    雷傲没有寒暄什么,直接问他这事儿是不是他做的,陆鸣没有隐瞒什么,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雷傲沉默片刻,然后告诉他无论谁来问,都不能承认,并让他安心,说这件事局里会出面。

    陆鸣当然不会承认,因为吴长喜本来就不是他杀的,至于李旭东和郑柯,早就被他毁尸灭迹,他现在更不会承认了。

    第二个打来电话的人有点出乎陆鸣的意料,竟然是赵五赵阳。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赵五的父亲让儿子问他的,陆鸣不想将赵五拖进漩涡里,直接否认了。

    老八林少商是第三个询问此事的人,这回陆鸣没有否认,告诉了实情,又聊了一会儿,陆鸣才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龙门如今的总部里,老五急冲冲地走进办公室,看了一眼屋内的和尚和马大力,直接问道:“你们听说了吗,吴长喜死了?”

    和尚点了点头,然后戏虐道:“这事儿不会是你干的吧?”

    “我可没那么大魄力!”老五顿时白了和尚一眼,迟疑道:“你们说,这事儿会不会是龙主干的?”

    和尚不再嬉皮笑脸,也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同样一脸严肃的马大力。

    马大力知道他们俩的意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房间内沉默几秒后,和尚凝重说道:“大力,把这事儿告知龙主吧,同时咱们也要做好应付雷霆打击的措施,毕竟吴长喜跟咱们龙主有过节,就算不是龙主做的,别人也会认为是龙主做的!”

    马大力点了点头,急忙走出房间打电话去了。

    马大力一走,老五唏嘘道:“看来宝鸡县又要变天了,就是不知道是好是坏!”

    跟他共事这么多年,和尚岂能听不出他的意思,思忖片刻,两只小眼睛绽放一缕精芒,咧嘴一笑,“我觉得会是大晴天!”

    闻言老五双眼一眯,叹道:“希望吧!”

    …………

    …………

    隆城市一栋别墅内,一个穿着华贵的妇女正哭得稀里哗啦,正是吴长喜的妻子,李旭芬。

    “爸,长喜就这么稀里糊涂被人给杀了,你可得为女儿做主啊!”李旭芬哽咽喊道。

    “哭,你就知道哭,不就是死了一个男人嘛,大不了你再找一个!”看见女儿哭哭啼啼的样子,李振天一脸的不悦,不由呵斥道。

    “爸,怎么说长喜都是你的女婿,你……”李旭芬小声抱怨,但话未说完,就被李振天沉声打断道:“咱们李家,没有这么废物的女婿!”

    这时,一个管家打扮的四十多岁男子走了进来,李振天问道:“查的怎么样?”

    林华看了一眼李旭芬,然后在李振天耳边耳语了一番。

    听完,李振天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你确定?”

    林华点头,低声道:“确实是郑柯的飞刀,一击毙命!”

    李振天又问道:“那老三和郑柯人呢?”

    “暂时联系不上,不过……”林华话锋一转,“吴长喜的枪上有三爷的指纹!”

    李振天眉头一皱,“这件事,你怎么看?”

    林华慎重地说:“得先找到三爷再说!”

    “去吧,你知道该怎么做!”李振天吩咐一声,然后看向一脸哀求的女儿,敷衍道:“别哭了,爹会替你男人讨个公道!”

    …………

    …………

    翌日一大早,陆鸣全家动员,前往王燕考场的所在地。

    作为引起宝鸡县动荡的始作俑者,陆鸣却像没事人一样,正和妹妹聊着考试的注意事项,为妹妹加油打气。

    “哥,你都说了好多遍了,我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王燕没想到老哥突然这么絮叨,无语说道。

    “你这孩子,你哥是在传授你经验,是为你好,怎么又不耐烦了!”陈秀娥瞪了女儿一眼。

    “今天是燕儿的大日子,别影响燕儿心情!”王大海提醒道。

    王燕朝母亲吐了吐舌头,陈秀娥无奈摇了摇头。

    “哥也是有点紧张,你别怪哥唠叨,一会正常发挥,保持平常心就行,哥相信你!”陆鸣尴尬一笑。

    “嗯!”王燕重重点头,说了句“等着我的好消息吧”,然后和马雯雯击了一掌,这才蹦蹦跳跳随着人流朝考场走去。

    这时陆鸣急声喊道:“燕儿,准考证带没?”

    王燕扬了扬手中的小袋子,没入人群中。

    望着王燕离去的方向,马雯雯打趣道:“陆总,没想到你也有这么紧张的时候!”

    陆鸣苦笑一声,“感觉比我当年高考都紧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马雯雯回答了他,“关心则乱!”

    陆鸣讶然,还真是。

    就在这时,陆鸣眼角余光瞥见了一道身影,让马雯雯领着父母先回车里等着,挤过送孩子来的众多家长,来到那道身影旁,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