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3章 吴长喜、死!
    李旭东多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看不出陆鸣有可能在挑拨离间。

    但他并不在意,因为他本来就准备用吴长喜对付陆鸣和那个曾羞辱过他的雷傲之后,就让吴长喜当替死鬼,甩手扔掉,既然早晚都是弃子,为什么不趁机收揽陆鸣这个潜力股呢?

    成功了,就赚了,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嘛!

    “你点个头,我现在就让他血溅当场,当然,如果你喜欢亲力亲为,我也不会拦着,怎么样,我的诚意够足吧?”李旭东压根就没理会吴长喜,笑看向陆鸣。

    难道这种大家族出身的人,天生就会这么算计,这么冷血吗?

    难道他们真就高人一等,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的生死,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他们以为他们是谁?

    陆鸣心里有一团怒火熊熊燃烧,愈演愈烈。

    他最看不得别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都是从娘胎里生出来的,凭什么他们就自命不凡,视别人如草芥?

    凭什么?

    凭、什、么?

    “你今天能够为了我舍弃他,那么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跟他一个下场,你觉得我会那么傻,跟你这么冷酷无情的主子吗?”陆鸣鄙夷说道:“而且你们刚才还商量怎么对付龙门,怎么对付雷大哥,更是想要把我一家子人抓来给他泄愤,你觉得我听完那些,还会投靠你吗?”

    李旭东微微皱眉,不置可否地说道:“我们李家,准确的说是我,从来不养废人,只要你能发挥出你的价值,我就不会对待你像对待他一样,而且没有用的人,自然会被舍弃,这是弱肉强食的法则,现实如此,怨不得别人,至于我们之前的谈话,那是建立在你没有价值的前提下,现在不同了,我自然不会再那么做,不过……”

    李旭东没有把话说下去,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无外乎威胁的狠话。

    “这就是你们大家族处事的态度?”

    “没错,不单单是我们李家,其他家族或者大势力,皆是如此,这是上层社会默认的规则,这也是各家之所以称之为大家族,各个势力之所以称之为大势力的根本,不在乎什么情义,只在乎能力和利益!”

    陆鸣听完自嘲一笑:“呵呵,看来我真的不适合你们所谓的上层社会!”

    “只是你还没达到那个层面,所以还存在那种幼稚的想法,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要拥有共同的利益,就算是仇人,也会亲如兄弟,凭你的潜力,迟早会进入上层社会,虽然残酷,但这就是现实,你不接受也得接受!”李旭东缓了口气,微笑说道:“我是因为惜才,才会跟你说这么多,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口才真的很好,不去演戏、说相声,真是白瞎了!”不过陆鸣随后话锋一转,不屑道:“但凭你也配当我的主子?你算什么东西?”

    闻言李旭东敛去笑容,沉声说道:“这么说你是不答应了?”

    陆鸣反问道:“你说呢?”

    李旭东可惜地摇了摇头,随后指了指一个方向,随口说道:“杀了他!”

    下一瞬,一道破空声赫然响起。

    紧接着,一柄闪烁着幽光的飞刀没入了吴长喜的眉心位置。

    “你……怎么……”

    吴长喜双眼怒睁,含糊不清地嘟囔几个字便直挺挺地倒下,直到死,他都不敢相信李旭东要杀的人竟然会是他,死不瞑目……

    陆鸣也没想到李旭东指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吴长喜,瞳孔骤然一缩。

    这时李旭东开口了,“这是我最大的诚意了,也是你最后的机会,希望你能珍惜!”

    陆鸣脑袋一转,瞬间明白过来李旭东这么做的用意。

    他不仅仅是表达诚意,更是在告诉陆鸣,他李旭东想要取一个人的性命,轻而易举,包括陆鸣,是种威慑,而且,他原本就没想让吴长喜活下去,如果陆鸣再不答应,那么吴长喜死的锅,就得陆鸣来背了!

    好狠的心,好毒的手段!

    但说实在话,郑柯刚才那一手飞刀,确实让陆鸣有些忌惮,陆鸣可以肯定,就算郑柯不是化劲大师,也不远了,因为郑柯出手的瞬间,给他的感觉很像龙爷。

    不过想要陆鸣替这种人卖命,就算一百个宗师在这里,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他陆鸣,有自己做人的底线,也有自己的处事态度,所以他断然拒绝道:“你还是做好下去被吴长喜缠着的准备吧!”

    “不识时务,不识抬举啊!”李旭东再次摇了摇头,然后叹道:“郑大哥,送他去陪长喜吧!”

    话音未落,郑柯已经动了!

    唰唰唰!!!

    三道破空声不分先后响起。

    只见三把精致小巧的飞刀划破空气,直奔陆鸣的眉心、胸口袭去,快若闪电。

    如果是普通人,定然躲不开这突如其来的暗袭,但陆鸣不是普通人,就在郑柯出手的时候,他同样动了。

    自从将崩山拳修至大成,他就对危险有了一种本能的直觉,更何况他修为半只脚踏入筑基期,六识敏锐,哪会感知不到郑柯的杀机。

    随着噗噗噗的声音响起,三把飞刀应声没入墙壁内,而陆鸣的身影已然快速冲向郑柯,双手化拳,崩山拳适时用出,一道刚猛的劲风呼啸而过,直奔郑柯的面门袭去。

    他能躲过飞刀并没有让郑柯感到意外,面对他的凶狠一拳,郑柯面色如常,同样一掌拍出。

    砰!

    拳掌相碰,一触即分。

    陆鸣只感觉一股气劲自拳头传入他的手臂,后退几步,才将这股内劲卸掉。

    反观郑柯则只是退后一步,但脸色不再淡定了,内心更不平静,只是试探一击,就让自己手掌发麻,可想而知陆鸣刚才的一拳力道多么恐怖,绝对是个大敌!

    郑柯眸光如炬,沙哑开口:“我低估了你!”

    “可我没高估你!”

    陆鸣说完,眼神一冷,再次攻了上去。

    他现在可以肯定,这个长相普通的中年人和龙爷一样,都是内劲巅峰武者,但他已经今非昔比,他自信不用修为之力,也能和郑柯抗衡而不落下风。

    而且他正愁没有合适的武者可以毫无顾忌地练手,就来了一个郑柯,这种机会他岂能错过!

    瞧见他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郑柯心中大怒。

    “竖子休要猖狂,看我如何斩你!”

    低沉喝道,郑柯甩手射出七把飞刀,怒然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