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0章 算账!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张熟悉面孔,李凯双目圆睁,一瞬间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一脸惊恐地、颤抖地喊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在宝鸡县想要找到你,很难吗?”陆鸣冷冷一笑,道:“呵呵,原本我真没想来找你,因为你在我眼里,现在连一只苍蝇都算不上,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和梁杰勾搭在一起,对付我的朋友,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今天,我就来找你清算总账的!”

    “你……你要干什么?你把我李家害得家破人亡,把我爹给杀了,难道还不够吗?现在又要杀我,你好狠的心啊,就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李凯突然不再害怕了,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我害你们?我狠?呵呵,我见过不要脸的,还从没见过像你们父子这么不要脸的!”陆鸣被李凯的话气笑了,眼神一寒,怒声喝道:“当年你失手将人打成植物人,你爹为了救你,竟然找人开车撞我爸,然后用医药费当筹码让我替你坐牢,是谁狠?在我坐牢的时候,你不但不感激,反而将我女朋友给夺走了,是谁狠?而后你们伙同龙堂的人加害我和我的亲人、朋友,是谁狠?要不是我今非昔比,恐怕早就被你们父子给玩死了,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害谁?”

    那一声声喝问犹如锋利的刀子,扎得李凯面色越来越白,百口莫辩。

    他也没法反驳,因为从头到尾,都是他们李家的错,还能怎么反驳?

    难道说陆鸣就该被他们家欺负,就该被他们玩死,而不能反抗吗?

    如果放在以前,当然可以,但现在,陆鸣不再是那个没有背景的农村小子,可以任人宰割,陆鸣拥有的实力,早已让他们李家只能望其项背,所以他和他爹李福沦为如今的凄惨模样,完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正所谓不作不死,就是此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娇小身躯挡在了李凯的身前。

    “陆鸣,我求求你放过他吧,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也没有能力报复你,我求求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行吗?”

    林小美眼神复杂地看向这个曾经喜欢过、最后抛弃了的前男友,看向这个她早就看不透、只能仰望的男人,哀求道。

    陆鸣看向她的目光同样复杂。

    刚才他们俩的对话,陆鸣都听到了,他原本以为林小美是因为物质才跟李凯在一起的,但没想到事实并不是那样,或许物质层面占了一部分,但更多的,却是爱。

    也就是说不管李凯用了什么手段,林小美确实是爱上了李凯,才会背叛他。

    现在想想也是,如果林小美真是那种物质女,怎么可能跟他做男女朋友那么多年呢,而且他也不可能爱上那种女人!

    “为了这种男人,值吗?”陆鸣叹息道。

    “无论他是好是坏,既然我爱上他了,我就不会后悔!”林小美坚定说完,再次哀求道:“我知道我曾经伤了你,我也知道我没有资格求你什么,但他是我的男人,而我能帮到他的,只有求你!”

    虽然对她已经没了往日的感情,但不得不承认,陆鸣有些佩服她了,不过他也不是从前的陆鸣了,不可能因为一个陌路人的一句话放了仇人,收起那点对往日的缅怀,沉声说道:“任何人做错事都要付出代价,他也不例外!”

    林小美眼神一黯,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随后咬了咬牙,突然跪了下来。

    “你干什么,林小美,你给我起来,他是我的杀父仇人,你不能给他下跪,你起来,起来啊!”瞧见这一幕,李凯面色大变,声嘶力竭地吼着,双眼不觉间红肿起来。

    但林小美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一字一顿地说道:“求、求、你!”

    陆鸣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林小美,然后冷漠地看向李凯,“你让一个女人替你出头,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闻听此言,李凯立马爬到林小美的身前,紧紧搂着她,眼神怨毒地瞪向陆鸣,决绝道:“老子就算再混账,也绝对是个男人,姓陆的,我承认我没能力对付你,但我不怕你,有种你就恁死我,我要皱一下眉头,我就不叫李凯!”

    “你还算个爷们,不过你认为你们俩来这么一出,我就能放过你吗?”陆鸣脸色依旧冷漠。

    “我从来没指望你放过我,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想方设法弄死你,但还是那句话,我不怕,老子奢侈的生活过过,还让你的女朋友爱上了我,就算我没能力报仇,但老子这辈子够本了!”李凯傲气说完,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小美,他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愚蠢,有这么一个自己爱的,又爱自己的女人在身边,为什么以前不好好珍惜,为什么现在才明白过来。

    他后悔,但为时已晚!

    “这件事跟小美没任何关系,而且她也不知情,你要是个男人,就不要为难她,有什么事冲我来!”

    听见李凯这么说,林小美终于控制不住哭了起来,反搂住李凯,哽咽道:“凯!”

    李凯紧紧搂着林小美,仿佛想把一辈子的力气用尽,悔恨道:“小美,以前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以后找男人,一定不要再找我这么混账的!”

    说完,李凯双眼一狠,将藏在兜里的匕首掏出来,狠狠刺向自己的胸口,但下一瞬,一道劲气击在了他的手腕,将匕首弹飞。

    “我让你自尽了吗?”收回手,陆鸣冷冷说道,但眼底却有一丝异色闪过。

    这时林小美才意识到李凯刚才想要干什么,急声说道:“凯,你怎么能做傻事呢,你要死了,你让我们娘俩以后怎么活啊?”

    李凯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愕道:“娘俩,你……你什么意思?”

    林小美擦了擦泪水,看了一眼李凯后望向陆鸣,低声道:“我怀孕两个月了!”

    什么?

    不单单是李凯震惊莫名,就连陆鸣也是面露惊色。

    陆鸣知道林小美说这话的目的,同时也知道她不会骗自己,因为她明白骗自己的代价。

    沉默片刻,陆鸣一闪身,飞开了出租屋,不过离去前撂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语,“从今往后,我不想再在宝鸡县看到你们!”

    看着陆鸣离去的方向,林小美如释重负,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抽泣道:“谢谢!”

    而李凯依旧震惊地合不拢嘴,显然还没从林小美怀孕的事情中缓过神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