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8章 李旭东!
    就在陆鸣一家其乐融融地共进晚餐时,宝鸡县一栋高档别墅内,吴长喜正一脸殷勤地给身旁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男子倒着名贵红酒,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感激说道:“三哥,要不是你,妹夫恐怕这次是真栽了,这杯酒,我敬三哥!”

    说完,吴长喜仰头,将满满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但李旭东却只是抿了一小口,不咸不淡地说道:“我只是看在我妹妹的份上才走这一遭,而且你怎么说也算是半个李家人,向来只有李家人欺负别人,可从来没有别人敢欺负我们,我们李家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说出这番话时,李旭东满脸的傲气,仿佛身为李家人,是一件极为荣耀的事情,丝毫没有顾忌吴长喜的感受,也压根没在意。

    别看吴长喜是宝鸡县的公安局局长,听着很牛逼,但在李旭东眼里,屁都不是,因为吴长喜这个局长,本来就是靠李家的关系才得来的,要不然凭他一个普通警察,怎么可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

    原本李家还想栽培栽培他,但经过这件事,李旭东用屁股想也知道吴长喜算是到头了,更没必要客气。

    闻言吴长喜笑容一僵,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后立马恢复谄媚的笑容,说道:“我明白,我明白,但我还是要谢谢三哥的救命之恩,以后有用得上妹夫的地方,妹夫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旭东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斜睨着眼看向吴长喜,“那个陆鸣的背景你查得怎么样了?”

    吴长喜不敢怠慢,连忙将查到的信息说了出来,而后奇怪道:“按理说他一个坐过牢,还没有丝毫背景的农村小子,成为龙门之主已经够奇迹的了,怎么还能成为什么上校?”

    李旭东不答反问,“你就查到这些?”

    吴长喜尴尬地点了点头。

    “废物!”李旭东心里暗骂一句。

    他奇怪,李旭东比他更奇怪,要不然也不会让他仔细查探陆鸣的背景。

    能将吴长喜救出来,不是李旭东多么牛逼,要不是老爷子动用了关系,恐怕李旭东现在还不知道吴长喜被谁抓走,关在哪里呢!

    然而第一次去要人,还是吃了闭门羹,直接被人拒之门外了,提了隆城李家也没管用,这让李旭东顿时火大,在吉省,还没人敢不给他面子,他是谁,他可是李家的三爷!

    后来又是老爷子出手,才让他成功把吴长喜带走,他这才知道抓住吴长喜的人是什么特别调查局的人,但老头子没有跟他细说什么,只告诉他别惹特别调查局的人。

    特别调查局不知道是国家什么部门,李旭东也不在意,老头子一句话就让对方放了人,可想而知再厉害也没他们李家厉害,而那天遭到的冷遇至今他还历历在目,又在老头子那里显得自己很无能,这口气,他说什么也咽不下。

    “你想不想报仇?”李旭东突然问道。

    “我当然想,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欺负过!”吴长喜下意识说完,看了眼李旭东,迟疑道:“可是老爷子发话说……”

    李旭东冷声打断道:“老头子只说我,没说你!”

    “可是……”

    “有我在,你还怕什么,就问你想不想吧?”

    吴长喜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如果再不攀上李旭东这条大腿,恐怕以后他在李家更没有地位了,而且一想起那天的经历,他就恨不得把陆鸣给活剐了,没有过多犹豫,咬了咬牙,说道:“三哥,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听你的!”

    李旭东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你……”

    …………

    …………

    陆鸣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开始“惦记”上他了,接下来几天,每天大部分时间他都用在修炼上面,其余时间则视察视察工作,辅导辅导妹妹复习,没事的时候跟冷雪斗斗嘴……,过得相当充实。

    唯一让他遗憾的是丹田内的灵海依旧在壮大,但灵台却没有一丝一毫要升起来的迹象,仿佛修为卡在了这个地方,让他既无奈又无力,只能尽力往好的方面想。

    距离高考还有两天,妹妹需要回学校填志愿,陆鸣不再继续修炼,跟父母一商议,决定全家人出动,前往宝鸡县。

    毕竟在这个时代,对于任何家庭来说,高考都是大事,关乎孩子的前程,所以每个家庭都极为重视,陈秀娥和王大海自然不会例外,而且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女儿的学费、生活费什么的都不用再担心了,他们更是把重心放在女儿的学习上。

    但他们没什么文化,想来想去,只能在吃的方面下功夫,短短不到几天,王燕就胖了好几斤,这让开始注意外表的王燕有点小怨念。

    但更让她郁闷的是全家都要陪她高考去。

    不就是一个高考嘛,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搞得她压力很大,越来越紧张,她很不愿意。

    陆鸣自然看出了妹妹的担忧,毕竟他也曾经历过这一关,用过来人的语气安抚了妹妹一遍,这才让王燕同意。

    当天,陆鸣一家再加上铁牛、马雯雯,出发去了宝鸡县。

    冷雪没有去,原本马雯雯也想留下,处理公司的事情,但这几个人没有一个会开车的,没办法,马雯雯只能当司机了。

    来到宝鸡县,陆鸣几人下榻的地方自然是周勇的天宝酒楼。

    得知陆鸣父母和妹妹来了,周勇哪里敢怠慢,直接歇业,以最高规格,最热情的态度迎接,那亲热劲,恨不得直接把陈秀娥和王大海当成自己的亲爸亲妈,看得陆鸣直翻白眼。

    得,又来一个抢他“儿子”的位置了……

    但陈秀娥和王大海可就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了。

    他们俩都是正宗的农村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就连宝鸡县城,他们俩来的次数都是能数的过来,此时得知周勇是天宝酒楼的老板,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心底非常自豪。

    这种平时根本接触不到的“大人物”,现在对自己这么个农民这么热情,他们不傻,知道全是因为陆鸣。

    儿子有出息了,他们很开心,比谁都开心!

    所以,自豪、骄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