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7章 一家团圆!
    苗头一起,陆鸣脸色顿时一变,没了刚才的得意,暗叫一声不好。

    如果放在昨天,他只会认为这是正常处男的正常生理反应,但自从今天跟老疯子见过面后,他这才知道压根就不是年轻人精力旺盛,荷尔蒙爆棚的事儿,而是火灵珠捣的鬼。

    “老疯子说只有当火灵珠不满意我的修炼速度,才会出现这样那样不好的征兆,可是不对啊,他让我半年时间达到筑基期,我半个月不到就一只脚踏入了筑基,速度已经很快了,怎么还会不满意呢?难道是给我的警示,让我不要懈怠?”

    陆鸣嘀咕一声,很是困惑。

    想不明白,陆鸣也就不再瞎猜,连忙默念清心咒消除那点蠢蠢欲动,跟父母、马雯雯交代了两句,便来到铁牛家,准备潜心修炼。

    反正问题的根源在于修炼进度,只要自己努力修炼,也就什么危险都没有了,陆鸣不由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殊不知这次天雷勾动地火,确实只是他的生理反应,跟火灵珠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完全是他疑神疑鬼了……

    …………

    最近难得有足够安心修炼的时间,陆鸣自然不会错过。

    龙门他本来就准备当甩手掌柜,就任由和尚、老五、马大力他们去折腾,特别调查局那边,雷傲说最近也不会给他安排什么任务,只希望他能尽早把孙毅唤醒而已,而产品上市的事情,早就定好延后半个月,至于周长喜,他并不着急下手。

    没什么事情需要他处理,所以他安心来到铁牛家,指点了一会铁牛崩山拳的要义,然后在铁牛家布置了一个简单的聚灵阵,正式开始修炼。

    说实话,这还是自从吕步仁夺舍他之后,他第一次真正安下心来修行。

    一边修炼,一边内视己身。

    看着丹田内面积足有几十平方公里的灵海,陆鸣内心五味杂陈。

    灵气化海,海上升灵台,这是凝气晋级筑基的过程。

    那天醒过来后,他就发现丹田内的灵气气旋消失了,替代的,则是这片可以用大湖来形容的灵海。

    灵海越大,说明修士打的根基越好,未来的修行路能够走得更远。

    原本他应该高兴才对,但他确实高兴不起来,因为正常情况下,当灵海形成的同时,灵台也会筑起,这是修士公知的常识,可到他这里就打破了这种认知。

    灵海是有了,而且足够大,但特么灵台没有筑起,这叫什么事啊?

    就好比床上剧烈运动了半天,临门一脚的时候却萎了,多扫兴?

    当天陆鸣就将脑海中的传承记忆翻了个遍,最后在一篇杂记上发现了一点有用的信息,说只要继续修炼,当灵海达到本人的极限时,方才能升起灵台,不过也只是可能,写下那篇杂记的修士也没见过这种情况,只是听闻过,然后顺手写下了自己的猜测而已。

    好在这些天他清晰感觉到实力越来越强,并没有什么不适,他这才放心,而且也没别的办法,他只能继续加快修炼,期待灵台早日筑起的那一天。

    不再去想这些,陆鸣将身心放在修炼上面。

    就在他修炼的时候,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旁,无论是屋外的铁牛,还是陆鸣,都没有发现,仿若真的鬼魂。

    认真看了几眼陆鸣,那人双眼明亮,脸上露出羡慕之色,暗自呢喃道:“这小子还真是气运逆天,竟然被她重铸了灵海,真是羡煞老道也,不愧是天命之人,比不了,比不了啊!”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跟陆鸣分开的老疯子——天机道人!

    似乎想到了什么,天机道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拿出一本小册子放到陆鸣身旁,然后手指在一张白纸上不停挥动,最后呢喃了句“别说老道吝啬,不给你小子好东西,怎么做,就看你自己选择了”,身影便渐渐虚化,消失无影。

    修行无岁月,当陆鸣醒转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瞧见丹田内的灵海又壮大了几分,但依旧风平浪静,陆鸣无奈一叹,不再管它,起身站起。

    不过突然,眼角余光似乎瞥到了什么,他当即俯下身拿起一张纸和一本泛黄的小册子,看完上面写的内容后,陆鸣先是一震,然后面色古怪起来,最后鄙夷说道:“你这个老流氓,把我陆鸣当什么人,龌龊!”

    急忙将那张纸烧掉,随后将小册子视若珍宝地放入乾坤戒中,陆鸣这才美滋滋的和铁牛离开了铁牛家……

    …………

    …………

    “你俩回来的还真是时候,我真怀疑你俩是不是掐着饭点回来的!”看见陆鸣和铁牛进屋,正拿碗筷的马雯雯笑着调侃道。

    “回来的早不如回来的巧嘛!”陆鸣嘿然一笑。

    “马姑娘,俺帮你拿吧!”铁牛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憨声说道。

    “你跟大牛学学,一点眼力见没有!”马雯雯剜了陆鸣一眼,然后朝铁牛笑着说:“大牛,你以后叫我雯雯就行,不用你帮了,赶快进屋吃饭吧!”

    陆鸣无语,不由揶揄道:“大牛,你学坏了,居然会献殷勤了!”

    “俺没有!”铁牛表示自己很无辜。

    …………

    看着坐在饭桌旁的一双儿女、铁牛还有两个异常漂亮的大姑娘,陈秀娥和王大海脸上皆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自从陆鸣出事,家里多久没这么热闹了!

    陈秀娥有些触景生情,吃着吃着眼泪流了下来。

    瞧见她突然哭了,原本有说有笑的几人一下子懵逼了。

    王燕奇怪道:“妈,你咋哭了?”

    陈秀娥抹了把眼泪,“妈没哭,妈这是高兴!”

    在场除了王燕,其他人都隐约猜到了陈秀娥为什么会哭。

    马雯雯很善解人意地握了握陈秀娥的手,柔柔一笑,“陈婶,有陆总在,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的!”

    “你这老婆子,高兴还哭!”王大海笑骂一声,然后张罗道:“大家别管她,继续吃!”

    铁牛一脸认真地说道:“婶儿,以后您就把我当亲儿子使!”

    “我还在这儿呢,你抢啥,你顶多是干儿子!”陆鸣笑骂一句,然后劝慰道:“妈,雯雯说的对,现在只是开始,咱家的好日子还没真正到呢,您得省着点眼泪!”

    冷雪没有说什么,但也是握住了陈秀娥的另一只手。

    “好好好!”陈秀娥又抹了把眼泪,关爱地看向他们,说道:“我从没想过什么大富大贵,只要你们平平安安,我就知足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