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4章 回村!
    吃完午饭,陆鸣把周勇介绍给和尚、老五、马大力等人,又吩咐了几句,然后和铁牛领着妹妹返回白山村。

    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就高考了,陆鸣不想因为今天的事情让妹妹成为围观对象,影响她备战高考,而且学校里也没什么可教的了,还不如直接回家复习,一是清净,二则是也想最后帮妹妹一把,怎么说他也是当年宝鸡县的高考状元,而且还有马雯雯这个燕京大学的高材生,两大学霸辅助,定然比那些老师强!

    更何况第一次送妹妹回学校,陆鸣就给了她特制的壮体药,嘱咐她按时服用,现在看着皮肤越来越好,长相也越来越水灵的妹妹,陆鸣知道妹妹肯定听了自己的话,而特制壮体药,可不单单是改善体质那么简单,更能激发大脑的潜能,使人越发聪敏。

    因为他把找到的唯一一株壮神草放了进去,虽然壮神草的药效缓慢,短短十几天并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陆鸣相信足以让妹妹应付高考了,而且他看重的不是现在,而是妹妹的未来。

    毕竟,壮神草是曾经让无数修士拼命争夺的奇草,它的真正效用远不止于此……

    …………

    由于路修得差不多了,陆鸣三人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回到了白山村。

    回到家,陆鸣没让妹妹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父母,只说是让她回来安心复习,顺便让马雯雯帮助妹妹最后冲刺。

    王大海和陈秀娥知道马雯雯的学历,没有怀疑什么,拉着王燕回屋问东问西去了。

    知道陆鸣今天干了什么的马雯雯也没有点破,答应下来,进屋给王燕简单布置了些任务后出来,玩味地看向陆鸣,“陆总不愧是陆总,走到哪里都惊天动地,我看用不了几天,整个宝鸡县都知道陆鸣的鼎鼎大名了!”

    陆鸣一愣,“你都知道了?”

    马雯雯揶揄道:“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是不知道,那我还怎么当陆总的手下啊?”

    怎么听她这话酸溜溜的?

    陆鸣苦笑一声,“你就别挖苦我了,我这不也是事出有因嘛!”

    马雯雯剜了他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总成了陆上校了?”

    陆鸣顿时明白她这是埋怨自己什么都不跟她说,大喊冤枉,连忙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是简化版的。

    闻言马雯雯这才不再阴阳怪气,担忧道:“孙大哥还没醒过来吗?”

    陆鸣点了点头,“我暂时还唤醒不了他,不过等他们把我想要的东西送来,我就一定能救活他,放心好了!”

    马雯雯感激道:“谢谢你!”

    陆鸣知道孙毅一天不醒过来,马雯雯就一天心不安稳,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这件事也是因我而起,这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要是不把你的救命恩人治活,你还怎么死心塌地帮我做事啊?”

    “你放心吧,我还没傻到放弃你这条大腿!”马雯雯没好气地回了一嘴,然后认真说道:“陆总,工作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完了,听林总那边说产品也已经研发好了,万事俱备,咱们什么时候正式投入生产?”

    陆鸣思忖片刻,说道:“投产可以进行,但上市的事情先不着急,等我妹妹高考之后再说!”

    又交代了几句,陆鸣和铁牛这才朝铁牛家的方向走去。

    铁牛家很多年没人住,早已破败,但自从陆鸣派人修葺后,现在已然像个家的样子了。

    不过刚走到门口,陆鸣就听到两道争吵声从屋里传出。

    “你个老不死的,这么多年还是这个德行,能不能玩了?”

    “就许你缓棋,不许我缓,怪不得当年晓云没看上你,忒没品!”

    “你还敢提当年的事儿,信不信我揍你?”

    “你揍我,你能打过我嘛,手下败将,来来来,看看谁揍谁?”

    走进屋,陆鸣便看到两个同样瘦小的老头正坐在棋盘两边,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架势,这个无语,连忙劝道:“我说七爷、龙爷,你们怎么说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不会因为下盘棋就打起来吧?”

    没错,这两个争得脸红脖子粗的老头正是曾威震宝鸡县几十年的地下世界龙头,现在已经“死了”的龙爷和七爷。

    看见陆鸣和铁牛进来了,冷锐和龙天彼此一瞪眼,冷哼一声,谁也不理谁。

    不愧是好兄弟,脾气一样臭!

    陆鸣内心苦笑,铁牛也是强忍着没笑,憋得好难受……

    这时一道身影从院外跑了进来,蹲在陆鸣身前,睁着大大的眼睛,伸着舌头,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样,正是土狗将军。

    “将军,过来!”看见将军,龙天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招呼道。

    但将军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压根没有动弹的意思。

    龙天脸一黑,笑骂道:“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跟了新主人就忘了老主人了!”

    这时冷锐在旁边补刀:“那是因为老主人人品败坏!”

    龙天当即大怒,“你今儿个非得打一架是不?”

    瞧见这俩老头又要开始了,陆鸣急忙岔开话题问道:“您二老在这儿住得怎么样?”

    “这里山清水秀的,还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身边有个烦人的老家伙!”七爷瞥了龙天一眼。

    “哼,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龙天回瞪过去。

    得,这俩老头一天不掐看来是没法活了,陆鸣表示已经尽力了……

    似乎也发现在两个小辈面前争吵跌份,龙天说了句“大牛,你陪这个老家伙下几盘”,然后拉着陆鸣走出了屋子。

    一出屋,龙天就露出期盼的神色,小声问道:“小陆,你打听到了吗?”

    陆鸣歉意地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打听到,不过我已经托人了!”

    闻言龙天有些失落,叹了口气。

    看见龙爷这么伤心,陆鸣有些不忍,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但我可以领你去他曾经待过的地方!”

    龙天双眼一亮,“真的?”

    陆鸣点了点头。

    龙天脸色一急,“那咱们现在就去!”

    陆鸣为难道:“现在不行,到那里都天黑了,而且那里很危险,得准备准备,这样吧,咱们明天早上出发!”

    “行,那听你的!”龙天再次露出笑容,答应一声,走回屋里,同时大笑道:“来来来,老家伙,咱们继续,这回我一定要赢到你心服口服!”

    看着心情又好起来的龙爷,陆鸣不禁感慨人生的际遇真是变幻莫测,如果不是那晚的火拼,他不会想到龙爷和七爷有那么深的渊源,也不会想到冷雪会是龙爷的亲生女儿,更不会想到,将军的原主人龙飞,竟然是龙爷的大儿子!

    没错,他们俩口中的“他”,就是失踪了十年的龙飞……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