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9章 告诉我!
    吴长喜还从没见过面对枪口还能面不改色的人,这种胆魄与镇定,让吴长喜心头大震。

    当然,吴长喜不相信这个年轻人是真不怕死或者能够躲避子弹,而是认为他有强大的背景觉得能让自己投鼠忌器,不敢开枪!

    但吴长喜只是猜对了一半,陆鸣确实有背景,也怕死,但他如此镇定的源头却是他本身的实力,他自信可以在吴长喜开枪之前躲开并且解决掉吴长喜,那么这种威胁还算是威胁吗?

    …………

    随着吴长喜掏出枪,办公室里的气氛就降到了冰点,压抑无比。

    不过僵持了十几秒钟后,预想当中的血腥场面不但没有发生,正相反,原本气势汹汹的吴长喜竟然把枪放下了,这让大家暗松口气的同时更有惊讶。

    堂堂市公安局局长,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的一句话给吓住了?

    当大家注意到陆鸣此时的不屑眼神和镇定面色,这才释然,不过也更震惊了……

    “在宝鸡县,还没几个人能够欺负了我吴长喜而没付出代价,今天你算一个,但如果还有下一次,哼,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宁可豁出老命也要跟你奉陪到底!”吴长喜深深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领着儿子朝门外走去。

    不过下一瞬,一条胳膊拦住了他。

    “我让你走了吗?”陆鸣收回手臂,冷笑着说道:“你儿子的事情算是完事了,不过该聊聊咱们俩的事儿了吧?”

    吴长喜顿时眉毛倒竖,双目愠怒,“我已经不跟你计较你打我儿子的事了,你还想怎样?正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难道你非要把事情做绝?”

    “你儿子差点耽误我妹妹的前程,我只是打了他一巴掌,已经算是客气的了,你应该感谢我替你教育儿子,怎么还能计较呢?”陆鸣笑着说完,脸色刹那冷然起来,“你不分对错就拿枪指着我,还威胁我,现在却像没事人一样准备走了,你问过我了吗?”

    “好好好!”吴长喜气的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吴长喜咬牙切齿地说完,一声大吼,“动手!”

    随着哐当一声巨响,房门应声裂开,十来个警察冲了进来,将枪口对准陆鸣,而站在门口的周勇此时也被十来个黑黝黝的枪口对着,不敢动弹丝毫。

    这一幕,彻底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吴亮和梁晓哪里见过这般阵仗,直接吓得小脸煞白,哭了起来,但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陈斌虽然年过半百,但也吓得不轻,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李曦倒还算镇定,不过俏脸也是白如纸,双手死死攥着衣角,而王燕则哭着喊着:“不是我哥的错,你们别开枪,呜呜,别开枪!”

    “没事,燕子,别怕!”直到这时,陆鸣依然面不改色,竟还安慰起妹妹来。

    “哥,我不要你给我出气了,我不念了,咱们回家,回家吧!”

    “放心,他们不敢把哥怎么样!”

    陆鸣看见妹妹这么害怕,内心一叹,轻抚妹妹头发的手微一用力,王燕就昏了过去,在外人看来,则是王燕吓晕的。

    将妹妹小心放到椅子上,陆鸣刚直起身,便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他的后脑,双眼顿时一寒,“这是你第二次拿枪指着我了!”

    “那又怎样?你现在能把我怎样?”吴长喜彻底发狠了,“在宝鸡县这一亩三分地,就算你是龙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卧着,明白吗?”

    “告诉我,听、明、白、没、有?”吴长喜用枪顶了顶陆鸣的后脑勺,一字一顿地问道。

    “你特么要敢碰我兄弟一下,我弄死你!”瞧见吴长喜的动作,周勇大怒,破口大骂道。

    “周黑子,是你再敢动一下,我弄死你才对,你……”

    吴长喜话未说完,便感觉手上一痛,等他反应过来时,手枪早已不翼而飞。

    当看见手枪不知怎么就跑到眼前的青年手上后,吴长喜面色大变,惊恐道:“你……”

    陆鸣拿枪顶在吴长喜的脑门上,直接把他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

    这突然的一幕,让在场的众人更震撼了,一众警察压根就没注意到陆鸣是怎么做到的,其实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胆敢夺枪,顿时紧张极了,其中一个年长的警察

    当即喊道:“放了我们局长,要不然我们开枪了!”

    当陆鸣好似没有听见一般,冷眼看着吴长喜,戏虐说道:“你问我能把你怎么样,现在知道了吗?”

    吴长喜恼羞道:“我是公安局局长,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你也没好果子吃……”

    陆鸣一脚踢向吴长喜的膝盖,然后居高临下地说道:“告诉我,你知道了吗?”

    跪在地上的吴长喜哪能不知道他这是用刚才自己的方式羞辱自己,简直气炸了,但人在枪口下不得不低头,此时在吴长喜眼中,他就是一个疯子,也相信他真敢开枪,咬牙开口,道:“我……知道了!”

    陆鸣满意一笑,然后打开保险,冷喝一声:“知道就好,叫你的属下把枪放下,都给我蹲墙角去!”

    吴长喜可没陆鸣的手段,哪里敢不听从,闷声喊道:“还不照他说的做!”

    一众警察这个怒,但别无办法,只好放下枪,排成一排蹲在了墙根。

    被陆鸣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羞辱、威胁,可以说是吴长喜平生最大的一次耻辱,他猛地抬起头,双眼怨毒地看向陆鸣,不甘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就算栽了,你也得让我知道栽在谁手上!”

    这时吴亮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急声说道:“爸,他是王燕的哥哥,叫陆鸣,以前坐过牢!”

    “陆鸣?”吴长喜双眼一闪。

    周勇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吴长喜和蹲在墙根的那些警察,担忧道:“鸣子,现在怎么办?”

    陆鸣明白周勇担心什么,掏出手机,说道:“你打这个号码,将这事告诉对方!”

    周勇没有追问,既然陆鸣这么说,那就一定有把握能够处理好今天的局面,拿着手机走出了办公室。

    “没错,我就叫陆鸣,怎么,这么想知道我的名字,准备以后报复我啊?”陆鸣很大方的承认,然后玩味道。

    “你现在是绑架,恐吓国家公职人员,这么多人在场,就算你背景通天,你觉得就算我不报复你,你还能完好无损吗?你现在若是把我放了,我可以当做没发生,否则就算你背景再大,你还能大过政府?”吴长喜冷声说道。

    “放了你,你就当做没发生过?呵呵,你当我是白痴吗?”

    陆鸣冷笑着说完,一巴掌扇在了吴长喜的脸上。

    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