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4章 我让你们说话了吗?
    上了出租车,见陆鸣给司机指的地点是宝鸡一高,周勇立马猜到是谁出事了,低声问道:“是谁那么大胆子敢动咱妹妹,用不用我叫人过来?”

    陆鸣沉声开口:“不是你想的那样,刚才是燕儿的班主任给我打的电话,说燕儿在学校里偷东西被人逮住了,学校要开除我妹!”

    周勇原本以为是陆鸣的哪个仇家准备绑架王燕,没曾想竟是这种事情,诧异道:“偷东西?怎么可能?”

    陆鸣双眼微眯,“当然不可能,我妹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等到了学校,就知道是谁诬陷我妹了!”

    半个钟头,陆鸣二人到了宝鸡一高。

    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戴着眼镜、估摸着能有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陆鸣走了过去,问道:“你是王燕的班主任徐老师吧?”

    徐芳打量了一眼陆鸣二人,“你就是王燕的哥哥,陆鸣?”

    陆鸣点了点头。

    徐芳让他们俩先登记,然后带路朝教务处走去,一边走,一边介绍事情的经过,临到教务处办公室的门口,徐芳拉住陆鸣,犹豫了下,说道:“王燕是个好孩子,我觉得她不会做那种事,但揭发她的学生不是一般人,一会儿你进去,最好放低姿态,马上就要高考了,只要不开除,你们受些委屈也不妨不可!”

    陆鸣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陆鸣一眼就看到站在墙边,脸色发白,低头抽泣的妹妹,内心不由一痛,大步走了过去,心疼道:“燕儿,哥来了!”

    王燕猛地抬起头,当看见是哥哥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流满面地扑向陆鸣,哽咽喊道:“哥!”

    “你放心,哥哥在这儿,没有人能够伤害你,我保证!”陆鸣轻轻拍打着妹妹的后背,安慰道。

    “哥,他们欺负人,我没偷东西,我真的没有!”王燕委屈喊道。

    “哥相信你,乖,不哭,再哭就成小花猫了!”陆鸣又劝慰了一句,然后转过头看向坐在凳子上,正用鄙夷目光打量着自己的两男一女三个高中生,还有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胖子,冷喝道:“是谁诬陷我妹妹偷东西的,给我站出来!”

    那个穿着时髦,留着一头脏辫的女学生冷笑一声,反问道:“是你妹妹偷了我的东西被我人赃并获,呵呵,怎么成诬陷了?”

    另外两个高高壮壮,一脸痞气的男生连忙附和,站出来作证。

    王燕怒视向他们,瘪着嘴喊道:“李曦、高亮、梁晓,你们胡说,分明是你们强迫我拿手表换的,你们骗人!”

    李曦嗤笑道:“我那个包可是国际名牌,你觉得我会拿一万多的包去换你这个乡巴佬的手表,呵呵,你编故事编个像样点的行吗?而且,你有钱买表吗?”

    王燕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陆鸣看向妹妹的手腕,然后瞥了一眼那个李曦手上戴的表,双眼微眯,示意妹妹别气,转头看向一直没出声,仿佛在看戏一样的中年胖子,“你是教务处赵主任?”

    赵康点了点头,懒懒地问道:“你就是王燕那个坐过牢的哥哥?”

    这时周勇看不过去了,瞪着双眼喝道:“你特么跟谁说话呢?”

    赵康一皱眉,“果然是沆瀣一气,徐老师,麻烦你叫下保安,这里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允许粗鄙之人放肆!”

    虽然听不懂什么是“沆瀣一气”,但周勇还是能听明白这秃顶胖子在骂自己,顿时怒了,“你个死胖子,你特么再骂一遍试试?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瞧见陆鸣带来的人竟然跟教务处主任吵起来了,徐芳急忙朝陆鸣使眼色。

    陆鸣会意,劝道:“周哥,你先出去下,这里我能解决!”

    “跟他们还客气啥,直接……,好,那我先出去,揍他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周勇狠狠瞪了赵康一眼,走出了办公室。

    “真是社会的败类,粗鄙不堪,粗鄙不堪!”周勇一走,赵康怒斥一声,随后厌恶地看向陆鸣,挥了挥手,“王燕已经被开除了,你领着你妹妹办完手续就赶快离开吧,今天真是晦气!”

    徐芳为难道:“赵主任,马上就要高考了,这个时候开除王燕,岂不是断了她的未来,您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别开除王燕,私了什么的?”

    赵康毫不留情地说道:“你看看她哥哥领来的是什么人,跟这种人还有什么可谈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没报警就不错了!”

    只要能听懂人话,都能听出来赵康是在夹棒带棍骂陆鸣呢!

    李曦三人幸灾乐祸地看向王燕,目光带着挑衅和鄙夷。

    而徐芳则内心一叹,知道陆鸣的朋友是彻底得罪了赵主任,凭赵主任的小心眼,恐怕王燕的未来真就这么完了。

    不过作为王燕的班主任,她真的不忍心,连忙拽了拽陆鸣的胳膊,提醒道:“陆鸣,你跟主任道个歉,好好说说!”

    这时王燕抹了把眼泪,哽咽道:“哥,这个学我不上了,咱们走吧!”

    陆鸣歉意地看向妹妹,“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不过,咱们不用走,我陆鸣的妹妹,不允许有任何人欺负!”

    说完,他走向那个女生,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冷声道:“我妹妹的表怎么在你手上?”

    李曦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惊慌说道:“这是我的表,你松手,你弄疼我了!”

    陆鸣一把扯下手表,然后看向赵康,“这是我给我妹妹买的手表,你若不信,我可以让人将收据拿来!”

    李曦眼神一慌,急声道:“你……你胡说,这分明是我买的手表!”

    “你知道这表多少钱嘛,好几万呢,就凭你一个乡巴佬,怎么可能买得起?”

    “是啊,妹妹偷东西,哥哥坐过牢,呵呵,你们还真是一家子啊!”

    高亮和梁晓这才反应过来,腾地站起,纷纷开口。

    听见他们这么说,王燕怒声辩解道:“那表确实是我哥送我的,我作证!”

    就在这时,两声闷响陡然响起。

    啪啪!

    下一瞬,高亮和梁晓重重摔倒在地,脸上一个血红的手印清晰可见,更是满嘴鲜血,彻底被打蒙了。

    陆鸣冷冷看了他们俩一眼,“我让你们说话了吗?”

    屋里瞬间安静,落针可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