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1章 你怎么停下了?
    冷雪哭了!

    虽然此刻肌肤相亲,但当他看见冷雪紧咬嘴唇、无声哭泣的倔强脸庞,他心中刚刚腾起的欲-火和怒火瞬间熄灭。

    “咳,看来我真不适合当禽兽,只能禽兽不如了!”

    陆鸣自嘲一叹,从冷雪的娇躯上起来,躺在了一旁。

    身体一轻,冷雪陡然睁开眼睛,看见陆鸣没有对自己做羞人的事情,而是躺在一边,抹了抹眼泪,咬牙问道:“你怎么停下了?”

    什么叫我停下了,我压根就没开始好不好!

    陆鸣不由翻了个白眼,“我还没饥渴到这种程度!”

    冷雪瞄了一眼他那只能算精瘦,但皮肤比女人还好的身体,内心莫名一暖,不过嘴上却说道:“那你还把衣服脱了?”

    陆鸣顿时语塞,他能说刚才真精虫上脑,想把她就地正法吗?

    当然不能,所以他辩解道:“我热不行吗?”

    然而就在这时,一具火热的躯体贴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没有一点点防备。

    感觉到那弹性十足的胸部和滑嫩的肌肤,陆鸣猛然偏过头,看见冷雪将头埋在自己的胸口,不由咽了口唾沫,有些磕巴地警告道:“你……你干什么?你不会真想把我那啥吧,我可告诉你,你别玩火,小心引火**!”

    冷雪突然问道:“你喜欢我吗?”

    陆鸣一愣,随即佯装镇定地说道:“我讨厌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喜欢你,别做梦了!”

    冷雪轻声说道:“那你心跳得怎么越来越快?”

    陆鸣老脸一红,无语回道:“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很漂亮,而且身材也很有料,你脱溜光趴在我身上,我要没点反应,那我还是男人吗?”

    冷雪抬起头,直视陆鸣的双眼,说道:“其实我也很讨厌你,觉得你是这世上最讨厌的人!”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你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顺着视线正好能看见她那规模宏大的胸部和那道深深的事业线,陆鸣急忙避开她的目光,艰难开口。

    但冷雪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自顾自地说道:“我明明讨厌你,但这些天,我总是会想起你,想起你救我的时候,想起你和我斗嘴的时候,想起你救我爸的时候……,就连做梦也是,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奇怪个粑粑,咱能不能先分开再说?

    陆鸣现在只感觉浑身发烫,口干舌燥,满脑子都是她的火辣身姿,哪有心思回答她的话。

    这时冷雪秀眉微拧,“你别顶我,先回答我问的话!”

    陆鸣现在真是欲哭无泪,他也是身不由己啊,生理反应嘛!

    “说了你别顶我,你还顶……”

    “姑奶奶,你要再不起来,我估计还得顶你……”

    瞧见陆鸣一脸的尴尬,冷雪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向下瞄了一眼,顿时如小猫般惊吓出声,急忙把腿移开,但并没有松开陆鸣,反而抱得更紧了。

    这下子陆鸣彻底把帐篷支起来了……

    陆鸣这个郁闷,这叫什么事儿啊,不跟她啪啪啪,她就这么折磨自己,要不要这么狠?

    为了避免跟她发生超友谊的事情,也为了避免自己失了处男之身,陆鸣当机立断,一记手刀切在了冷雪的勃颈处,将她打昏了过去。

    随手将她扒拉到一旁,用被子把她的性感娇躯盖上,陆鸣而后盘膝而坐,在传承记忆里找了篇清心咒默念起来。

    过了好几个片刻,他才平复欲-火,恢复正常。

    看了眼俏脸红扑扑,呼呼大睡的冷雪,陆鸣眼神复杂莫名,幽幽一叹:“讨厌我,还总想我,那不就是喜欢上我了嘛,我那么吼你,你还能喜欢我,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咳,可惜了!”

    也不知道可惜什么……

    将衣服穿上,陆鸣就要走出房间,不过突然似想到了什么,走回到冷雪身旁,盯了她几秒钟,眼神一定,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把手伸进被子里,在她胸前摸了一把,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同时嘴里念叨着“没把你就地正法,收点利息还是可以滴”。

    …………

    …………

    翌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金卧室,冷雪眼皮动了动,没过几秒钟,悠悠醒了过来。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喝醉了,然后去找陆鸣主动脱衣服想和人家啪啪啪,被人拒绝了竟还爬上床没羞没躁地趴在人家身上,简直污到不行……

    “我怎么会做这种梦,而且对象还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真是没谁了!”

    冷雪抱怨一声,然后直起身伸了个懒腰,但当她看清周遭的环境后,身体顿时僵住了。

    她急忙低头掀开被子,下一瞬,她脸色大变。

    不是梦,自己真去找陆鸣了,还睡在了陆鸣的床上,更是几乎脱光光!

    一念至此,冷雪俏脸唰的红了,急急检查了一遍身体,确认自己没有真的**后暗松了口气,随后慌张地穿上衣服裤子,逃似地离开某人的房间。

    不过刚跑出卧室,她就迎面撞见了某人!

    某人故作轻佻地打量了一眼冷雪的身体,玩味说道:“冷大小姐,睡醒啦?我的床睡得还舒服吗?”

    冷雪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再次快速回忆了一遍昨晚发生的一切,方才清冷说道:“很舒服,从今以后,咱们两不相欠!”

    陆鸣伸手拦住她,戏虐道:“你这可就不厚道了,你睡舒服了,我却没有,怎么能说两不相欠呢?”

    冷雪哼了一声,“你说陪你睡一晚,我做到了,当然算是完成了诺言,至于你在不在,跟我没关系!”

    陆鸣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就算你兑现了诺言,那你就不好奇之后发生了什么?”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权当被狗咬了一口!”冷冷说完,冷雪用力甩开陆鸣的胳膊,快步朝楼下走去,留下陆鸣呆愣当场。

    被狗咬?

    “呵呵,我不止咬了你一口,还舔了你一下呢,可惜你都不知道!”陆鸣咧嘴一笑,随后把右手放在鼻尖嗅了嗅,满脸陶醉。

    那美妙的触感,现在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啊!

    不过说实在话,他还是比较喜欢冷冰冰状态下的冷雪,可能是习惯被她怼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